你在这里
主页 > 专题 > 【春节回忆篇】吴小红:春节总要和成龙一起过!

【春节回忆篇】吴小红:春节总要和成龙一起过!

很多人的春节回忆,都离不开电影。新年期间,总要至少看部电影才像话,因而“产生”了这样的一个名词——贺岁片。

成龙贺岁电影陪伴无数人度过新年。(图 / Youtube)

小时候的农历新年,一家人会浩浩荡荡的去看成龙的贺岁电影,几乎去的都是同一家戏院。戏院所在的购物中心里有家快餐店,虽然只是炸鸡几块、薯泥和汽水——现在看来只是一份再普通不过的快餐,却是当年的天下第一美食啊,这些都是我一直期待的‘新年重头戏’。

目前在新加坡担任讲师的吴小红,揭开春节回忆时,透着游子怀乡的情结。她清楚记得吃过快餐,钻入黑漆漆的电影院坐定后,耳边总是传来卡兹卡兹的咬嚼声。

“爸爸说那是不健康食品所以不让我们吃。我只能用着一双乞求的双眼,在黑暗中探索着那看不到的卡兹卡兹声。小时候怎么会那样喂不饱啊!回想起来,成龙贺岁片的剧情,我已经不记得多少。在荧幕前,我记得父亲欢颜大笑,有时甚至拍椅叫好!”

吴小红(右)与家人摄于槟城旧街道。

这些画面,始终定格在她的脑海中。每次向外国学生讲解华人春节的意义时,她都会说——合家团圆,一起祈福新年。根植在吴小红印象深处的春节,就要一家团聚,共话家常叙叙旧,同时聊聊新年展望。

“再大一点,我们移居槟城,新年时妈妈嘴上总说回家过年,而我们总是含糊以对。这些年我们在长大,而妈妈却在衰老、凋零。对于回家过年这件事,我们因此拥有隔代的诠释。家乡的新年已经是我们触及不到的过去。”

岁月一直在改变什么,也带走我们熟悉的过年方式。吴小红说:“手机科技铺天盖地而来,手机红包、简讯贺词早已成为现代新年的常态,时代的确不同了。”

吴小红乐见有些学生坚持守岁的习俗。(图 / taici.org)

除此之外,现代人的生活也日渐忙碌,难得的节庆假期,很常只想好好休息。这也造成越来越多人选择简单过年,甚至避年。我问吴小红的看法,她说——

我也曾经是这样想的,但最近听了一位民俗教授授课后,对此有了一番省思。一些传统习俗还是得一代代地传承下来,尤其是身在南洋的我们。累不过就那几天,然而忙碌的意义在于传承和教导。如果我们看到这个重点,也许庆祝时心态就不同了。比如令我很惊讶的是,我有些很洋派的学生,讲着字不正腔不圆的贺词跪拜领红包,还坚持守岁到天亮。

传统佳节的核心价值,其实都在提倡人情关怀。或许在忙碌的今天,我们更需要传统的人情味,提醒我们这个世界还是温暖的、美好的。

♦ 吴小红祝贺『慢活时光』读者——阖家团圆,新春快乐。


 

新春怀旧小词典:贺岁电影

贺岁片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香港,当年新艺城电影以巨星云集的《最佳拍档》揭开了贺岁片序幕。其后,与新艺城竞争的嘉禾电影就以大成本、大堆头的方式,拍摄《五福星》系列及《警察故事》系列等与《最佳拍档》打擂台。及后于80年代中期成立的德宝电影公司则以小成本,贴近生活,引起普罗大众共鸣的社会讽刺喜剧《富贵逼人》迎战,拉开了香港电影的贺岁片争霸,从此贺岁片的主调不离合家欢、大团圆,搞笑趣怪,巨星如云,动作特技,前卫科幻等模式。香港电影中的经典贺岁电影有《最佳拍档》系列、《五福星》系列、《警察故事》系列、《富贵逼人》系列、《家有囍事》系列、《花田喜事》、《射雕英雄传之东成西就》、《八星报喜》等。(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Visited 145 times, 1 visits today)
蔡羽
『一起吃风』企划总监。右手执笔,集文化人、媒体人、研究人、设计人于一身,对文化产业有独到见解;左手从商,累积多年经验,对市场具敏锐触觉。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