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专题 > 一九一八,攻城掠地的大流感。

一九一八,攻城掠地的大流感。

读了一本2006年出版的科普书《大流感——致命的瘟疫史》,深感震撼。恰巧阅读最后一章时,香港爆发了流感疫情,丢了数百条人命,悲情的呼应着书里的内容,以及书末作者John M Barry对流感的隐忧。因此,我想应该写一篇读后感,把这段被遗忘的事迹重新端出来,或许里头有些重要的启示,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

1

先说1914年到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这场距离我们一百年的战事,又称为欧战,主要战场在欧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一战是史上规模最大的战争,共有6500万人参战,死亡人数超过1600万人。战后和谈对战败国的极尽压榨,种下二战的种子,结果把全世界都推入20年后的战火中。

大流感
一战又称为欧战。(图片来源 / i.ytimg.com)

一战在欧洲刚爆发时,远在另一头的美国只是隔岸观火,要到了1917年,战火烧及美国的利益,引发沸腾的舆论,时任美国总统威尔逊先是按兵不动,待群情沸腾之际,他才宣布参战。威尔逊采取激烈的统战手法,将全美国掷入战争状态,以战争利益为最高利益,以高压和专制手法打击任何一切动摇士气的言论和行为。他说:“要训练上战场的不止是军队,是整个国家。”

美国各处迅速冒出许多军营,每座军营都填满超额的军人,大家士气高昂,准备为美国、为世界而战。媒体被全面管制,为鼓舞军队士气而服务;所有医生和护士也被调集,成为部队的一份子。一切安排看来极为妥当,远方的敌人想必闻风丧胆。然而,威尔逊的决定却也意外地为无形的敌人制造了温床,并悄悄掩至,进入守卫森严的军营。

2

是的,流感开始爆发,从零星到遍地开花;从一个军营跳到另一个军营,并随之如洪水泻入民间。在医学界和科学家还未搞懂状况之际,医院满了,医生护士不足了,棺材也不够了,尸体堆积如山了,每家每户都有人死亡,而且死者以身强力壮的青年为多。流感迅速传染,从发病到死亡只需几天,很快的,美国的情况在欧洲各地复制。

1918年是抗生素还未面世的年代,现代医学还在起步阶段,医生和科学家联手,非但无力阻止流感肆虐,他们之中很多人还死于流感。流感病毒懂得伪装,骗过免疫系统的追踪,并将人体细胞占为己用。医学的无力,再加上“战争利益高于一切”这个观念的推波助澜,以及媒体掩饰疫情试图粉饰太平,导致人民内心鬼影幢幢,更如东风帮助流感肆虐,终于酿成人类史上最大的疫情。

流感要到了1919年才渡过高峰期,1920年后逐步减弱。现在来看看流感的一些数据——流感死亡人数经过长达20余年的不断调查与修改,到了1940年代估计较为准确的死亡人数为五千万到一亿之间,但也有可能超过一亿。意思是,瘟疫死亡人数有可能是当时战争死亡人数的10倍之多

“加入1918年代世界人口是18亿人,较高的估计数字意谓着在那两年之内,世界总人口有百分之五病死,特别是集中在1918年秋天恐怖的十二个星期之内。今天世界人口有63亿(按:指的是2006年)。只要以人口比例来推算,就可以想象1918年代感冒对今日世界可能的影响。如果以最低的死亡数字2100万人来算,可以折算成今天7300万人的死亡规模。较高的估计数字则相当于今天1亿7500万至3亿5000万人之间死亡的数字”。作者也指出,“这数字不仅高于历年来命丧爱滋病的人数总和,更远超过中世纪黑死病所造成的死亡总数。

大流感
流感是人类的可怕对手。(图片来源 / alabamanewscenter.com)

今天,尽管科学和医学进步或许可以增强对流感的战斗力,但医学界未必有把握全身而退。从近期香港的流感疫情来看,从5月5日至8月2日电统计资料,感染流感人数高达14713人,严重流感有450宗,死亡人数达307人,超过2003年的SARS疫情死亡人数。可见在医学昌明的年代,流感依然是可怕的对手。再加上当今世界的交通便利,人口流动率乃史上最活跃,为流感的传播提供了更为有利的条件。

3

回头说1918年的大流感,我们必须从中汲取哪些教训呢?

其一,流感因战事而起,也因战争持续而肆虐,结果致死更多人命。在利益当前,人性可以邪恶至极。如果当年适时了结战事,全世界一起对抗疫情,相信流感死亡人数有机会大大降低,挽救更多性命。顺道一提,威尔逊总统在战争结束后和谈进行中的关键时刻,竟也染上流感,引致中风,导致谈判桌上群龙无首,最后出台压榨战败国的协议,埋下希特勒崛起并发动二战的伏笔。

其二,真相不容掩盖,掩盖的结果只能导致人们掉以轻心,反倒加剧疫情。更坏的结果,就是当真相无从掩盖时,人们的信任也荡然无存,猜疑加剧,恐惧感也加剧,最后人人只求自保,人心寒凉。这个情况在大流感过后,美国人用来很长时间才得以疗愈。

其三,人类的历史不就是一部瘟疫对抗史,而参照威尔逊总统的言论,对抗瘟疫也不止是医学和科学的事,还必须是全民抗战。在病毒面前,我们应当如何应对?

其四,1918年的大流感唯一正面的意义,就是促成现代医学的飞快发展,科学研究得到了更多的重视。只是,以牺牲如此庞大的人数,唤起医学的觉醒,代价也不小

蔡羽
『慢活时光』企划总监。右手执笔,集文化人、媒体人、研究人、设计人于一身,对文化产业有独到见解;左手从商,累积多年经验,对市场具敏锐触觉。

类似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