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吃风专题 > 亲爱的,我领养了有出生证的 婆罗洲人猿 !

亲爱的,我领养了有出生证的 婆罗洲人猿 !

婆罗洲人猿 保育其实是相当耗资的一项工作,中心管理员 Asraff表示,单是喂养人猿的食物,每年都大概要花上10万的经费。这还不包括人猿的医药费、中心硬体设施的维修费、教育醒觉推动等等的费用。因此,史蒙谷野生动物保护中心就在2010年开始推出人猿领养计划(Orang Utan Adoption Program), 邀大众一起参与人猿保育工作。

婆罗洲人猿
婆罗洲人猿属于极度濒危动物。(图 / 砂拉越森林机构)

领养孩子我们听得多了,那么你是否听过领养人猿呢?史蒙谷野生动物保育中心就有推动这么一个人猿领养计划(Orang Utan Adoption Program)。但是这里的领养不是让你把人猿给带回家养,而是透过你的捐款去助养它们,帮助它们日常的需要。更重要的是,透过一个这样的计划去唤起人们对人猿保育的关注。

婆罗洲人猿:极度濒危动物

人猿是属于婆罗洲和苏门答腊岛上独有的生物,意思是,世界这么大,但是你想看见野外生长的人猿,就只有在这两片土地上才找得着。目前我们所知道的共有三个品种的人猿,大约只有十万只的婆罗洲人猿(Bornean),只剩下1万4千只的苏门答腊人猿(Sumatran),和2017年才被发现的新品种——全世界只有800只的打巴努里人猿(Tapanuli)。

生长在我们婆罗洲这一片土地上的婆罗洲人猿在过去60年中,数量减少了50%,它们的栖息地,更是在过去20年里少了将近55%。一般上一头母人猿一次只能生一胎,而且生完一胎后,大概5-7年时间是不会再怀孕,只专注在照顾人猿宝宝。一直到宝宝可以独立生活了,母人猿才会再怀下一胎。这样的生育速度和减量速度对比,绝对是令人忧心。

婆罗洲人猿
人猿的生育速度非常缓慢。(图 / 砂拉越森林机构)

所以,在砂拉越目前只剩下2千多只的婆罗洲人猿已经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极度濒危动物。许多政府机构与非政府保育组织都给于这个珍贵的动物高度关注,希望它们不会在这片土地上消失。

你还记得那只叫“子弹”的老祖宗吗?

史蒙谷野生动物保护中心早在1975年就开始关注人猿的保育行动,一开始,这个地方是充作人猿收留中心,凡是受伤或是被非法捕捉的人猿都会被送来这里,医治和重新训练它们野外生存的能力。第一只来到这里的人猿,名字就叫做Bullet。

在1980年代末,一共有11只人猿住进了这一片占地653公顷的森林。在这之后,史蒙谷野生动物保护中心就不再收留和训练人猿,而是守护着这11 只回归野外的人猿。往后,若有发现被捕捉的人猿,都将被送往马当野生动物保护中心去照护和训练。

至今,原本没有人猿的史蒙谷森林,已经从第一代回归森林的人猿繁殖到了第三代,现在这片森林约有25只人猿,这里已经成为了它们的家。其中16只人猿依旧会来到中心,享用管理员为它们预备的食物。而没有再倒回来的人猿,管理员相信是他们已经有足够的条件,完全回归野外了。

婆罗洲人猿
史蒙谷最初是作为人猿收留中心。(图 / 豫悦)
婆罗洲人猿
中心管理员Asraff(图 / 豫悦)

“原本在年初,我们希望能组成一支队伍去追踪这些人猿的下落,但是因为疫情的缘故而耽搁了,希望不久的将来这个计划可以落实。”

人猿保育其实是相当耗资的一项工作,中心管理员 Asraff 表示,单是喂养人猿的食物,每年都大概要花上10万的经费。这还不包括人猿的医药费、中心硬体设施的维修费、教育醒觉推动等等的费用。因此,史蒙谷野生动物保护中心就在2010年开始推出人猿领养计划(Orang Utan Adoption Program), 邀大众一起参与人猿保育工作。

很需要你的领养计划!

在这计划下,民众可以选择以个人身份领养人猿,领养一只人猿一年只需区区 200 零吉 。而关注动物保育的企业也可以选择以公司企业的名义领养人猿,每年的费用为1万零吉。领养者将获得一张领养证书,而在这项计划下所筹得的资金将全数用在人猿保育工作,包括提高民众意识、人猿所需的食物和医疗费用等。

目前,在领养名单上最年长的人猿是第一代被野放的 Seduku,今年已经50岁了,它的孩子也生了小孩,所以它是属于奶奶级的人猿。当然,除了它还有16只大大小小的人猿是等着大家来领养。这里“领养”的概念,不是指一只人猿由一个人认养罢了,而是这17只人猿可以重复地让不同的人认养,大家一起同心照顾他们。

婆罗洲人猿
中心管理员Murtadza(图 / 豫悦)
婆罗洲人猿
出生证书(图 / 豫悦)
婆罗洲人猿
死亡证书(图 / 豫悦)

在中心服务了20年之久的管理员 Murtadza 表示,在领养名单上最受欢迎的人猿通常都是那只主要的雄性人猿“大哥大”。之前是 Richie,而如今 Richie 年老,就换了 Edwin 上位。根据他的观察,会对人猿领养计划比较有兴趣的大多是外国游客,尤其是欧美游客,甚至在这疫情期间,还会透过电邮表示要领养人猿。反观,我们本地民众就比较少参与。

让他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南韩首尔古罗(Guro)县议会领养了当时刚出生的小人猿,并以该城市的名字为小人猿命名。很不幸的是,这只人猿——Digital Guro 在2015年去世了。他说,这样的命名方式是少有的,这次的机缘是因为该城市和我们的南市市政局是属于友好姐妹城市,而当他们来访时,又恰好遇上了刚出生的小人猿。

婆罗洲人猿
年老的 Richie 是中心里的明星。(图 / 砂拉越森林机构)
婆罗洲人猿
Edwin 是中心“新任”大哥大。(图 / 砂拉越森林机构)
婆罗洲人猿
Seduku 是祖母级的人猿。(图 / 砂拉越森林机构)

说起初生人猿,你们又知不知道史蒙谷野生动物保护中心的人猿都拥有自己的出生证明呢?这出生证给了人猿一个身份,也让管理员更容易掌握它们的习性和年龄。更少人知道的是,除了出生证,这里的人猿如果不幸逝世,它们也有死亡证书哦!

希望大家能更关注实蒙谷野生动物保护中心的人猿,积极参与领养计划,让人猿保育能一直持续,让我们珍贵的人猿不会在这片土地上消失。如果你有兴趣参与,可以到以下链接获取更多详情。

婆罗洲人猿
很多外国游客参与了领养人猿计划。(图 / 砂拉越森林机构)

点击 👉 我要领养婆罗洲人猿

💖个人名义领养:每年RM200.00

💖企业名义领养:每年RM10,000.00

领养者将获得一张领养证书,而在这项计划下所筹得的资金将全数用在人猿保育工作,包括提高民众意识、人猿所需的食物和医疗费用等。

推荐阅读↙

婆罗洲人猿,徒手开椰子的本事。

砂拉越生态明星,探索雨林的心跳。

close

Oh hi there 👋
您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欢迎免费订阅一起吃风 My Easy Moment,有关砂拉越的在地生活,有趣的多元文化,各种民族艺术和美食,或者旅游资讯,由我们来为您提供。此外,订阅会员日后还可以享有特定优惠。步骤很简单,只需输入姓名和电邮地址,就完成订阅手续,而且可以随时取消订阅。

We don’t spam!
Your information is strictly for our internal use only.

豫悦
专修大众传播,曾经是记者、专栏撰稿人,最后却选择不务正业,成为身份错综复杂的女人——三个孩子的妈、两个非营利组织的志工、一间绘本馆的掌柜。脱离不了关系的是孩子、绘本与阅读。

类似

Top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