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不纸如此 > 你以为没有关联的做菜、做纸艺和科学实验……

你以为没有关联的做菜、做纸艺和科学实验……

请问:做实验,做纸艺和做菜有哪些共同点

没想过是吧?

哈哈。作为一个分子生物博士,却“跨界”去从事纸艺工作与教学,我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科学研究和纸艺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你是如何适应这不同领域之间的技能要求及转换?

做实验讲求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图 / 马湘茹)

这其实也难怪。因为一般上大家会认为科学研究是需要理性思考,讲求逻辑推理、严谨求证、精准测量、偏左脑的一个学科;而纸艺却是视觉艺术的一种,是讲求感受力、设计美感、色彩触感等偏右脑的学科。

先破除大家的一个迷思。所谓左脑比较理性具分析力右脑比较感性具创意力的学说在学界已经被破解及推翻。近几年,随着脑神经科学领域的进步,越来越多研究发现我们的脑虽然会有不同区块的分工,比如操控语言技能和空间技能的脑细胞是分布在脑部不同的位置,但这些区块是平均分布在左脑和右脑上的。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当我们在做数学计算时只运用左脑而当我们在画画时是右脑在运作的。我们的脑基本上是一个高度精细、由错综复杂的神经纤维网络构成的器官。它运作起来时是既分工又合作的。

回到正题,做实验,做纸艺和做菜究竟有哪些共同点?

以我长期在暗无天日的实验室里埋头苦干的经验、至少五年纸艺自学摸索碰壁经验再加上启蒙幼儿园程度的烹饪学习经验,我归纳出四点。

做菜讲求色香味。(图 / 马湘茹)

首先,是需要有扎实的技能训练及理论基础。

就科学实验而言,我们必须对实验的背景理论有一定的理解,也必须熟悉如何操作各种仪器以及了解各种实验用品的化学特质。纸艺也一样,我们必须了解如何操作各种工具,同时也要了解不同纸张的特性、熟悉各种纸艺技法,才能帮助我们创作出自己心里想要的作品。至于要做好一桌菜,对食材的了解、火候的掌控、调味料的先来后到等都是食物美味与否的关键。这些技能,皆没有捷径,都是需要一步一脚印的埋头实干,以理论为指南、实际经验为准,慢慢积累出来的。

其次,具备坚毅不放弃的耐力及勇于尝试的创新力。

不管做实验、做纸艺抑或是做菜,都必须有屡败屡战的精神。科学研究英文叫Research,即有不断地寻找(re-search)的意涵。发明家爱迪生就曾经说过:我并未失败,我只是找到了10000种行不通的方法。纸艺或做菜或许没有做科学研究那么严肃,但在过程里也是需要不断地尝试,从失败中学习、改进。汲取失败的经验,进而推陈出新去改良、去尝试未曾尝试的、去探索未曾探索的,这里说的虽然是纸艺和做菜,但听起来难道不也像是在说科学研究吗?

再来,具备“动手”的能力。

我记得我硕博的指导教授说过:you need a pair of good hands to do research,apart from your brain。实验室里常有这样的怪事,比如同样的器材,同样的实验,经过A的手,就可以获得实验结果。但换成B,就复制不了实验成果。换C来操作,又可以。那到底问题在哪里?说到底,就是“动手”的能力。你可以有很棒的点子、想法,但如果没有一双灵巧又沉稳的双手,是没办法帮助你执行脑袋里头的任何想法。因为毕竟实验、纸艺、做菜,都需要拿出实际具体看得到的“证据”。

这也让我联想到另外两个同样也需要很强“动手能力”的专业——外科医生和牙医。我曾在网络上看过日本某出名外科医院招募年轻医生的视频短片,里头的考试竟然不是考医学名词或诊断病情什么的,而是要求来应征的人选“动手”过三关。

哪三关呢?它们分别是在限时内完成迷你寿司拼盘、折出一定数量的迷你纸鹤以及将零散的昆虫器官拼凑出完整的标本。在整个过程里,应征的医生人选们只能使用所提供的小刀、镊子等。姑且不论这视频是否属实,但我觉得其背后的逻辑是正确的,因为对于一个外科医师来说,他、她的“动手”能力真的会决定一个手术的成败,甚至一条人命的安危。

纸艺讲求视觉美。(图 / 马湘茹)

最后,对生命有关怀、有爱。

除了之前提到的三点以外,最让我有深刻感受的反而是最后这一点。不管是透过阅读、电视节目访谈窥探到,抑或实际亲身接触到的科学家、纸艺家、大厨或面包师父等,我总是能够在他们的身上、他们的谈吐举止间感受到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尤其是对生命和人的关怀与爱。一个对生命没有关怀与爱的人,是没办法成为杰出的科学家、或创作出美好的纸艺作品、或烹煮出温暖人心的美食的,因为他们的“创作”是苍白空洞的。

科学实验及研究的存在是为了帮助并解决人类的问题,同时也引导我们探索未知。视觉艺术的出现则是为了让我们的灵魂之窗去感受、让我们的心灵得以体会美,同时也让我们去思考艺术家作品背后所要传达的信息。至于做菜更是科学与美学的结合。它一方面解决了我们饥饿需要吃饭的问题,一方面又带给我们各种感官上色香味的刺激及感受。

如果说一个好的厨师透过他做的菜来传达他对生活及生命的热爱,那么做科学研究及做纸艺也是一样的。那里头一定有他、她关注的课题、想表达的情感、想照顾的对象群、想提升的东西。这种爱就好比妈妈为孩子做菜的心思——怎么样搭配比较健康营业、怎样让不爱吃菜的孩子多吃一点菜、怎么样煮比较能引起孩子的食欲……虽然偶尔也会想到自己,但更多时候是为了对方。

所以,如果没有爱与关怀做基础,即使拥有高超的技能、一流的动手能力,也不过和机器无异。唯有懂得关怀与爱,一个做科学实验、纸艺或做菜的人才能散发出人性,也才能经由自己的作品触动到另一个有情生命

(Visited 195 times, 1 visits today)
马湘茹
『Paper N Quill』当家的,『9号课室』园丁,是典型的书虫。本来规规矩矩地在实验室里做分子生物学研究,因为一次不规矩的出走而闯入纸世界玩得不亦乐乎。除了玩纸,也喜欢养多肉、写写字。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