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专栏 > 允许自己悲伤

允许自己悲伤

跟小B一起早餐,心里头惦记著一个病重的友,于是边吃早餐边聊了一下她,以及她以往坎坷的生活经历。

朋友躺在医院,已经无法自体呼吸,她瘦弱的身体在十年里遭遇两次癌症,这一次的复发是严峻的考验,她此刻意识模糊犹如风中残烛。我因为身处国外无法探视,心里一直給她送上祝福。

前几天,中学同学的妹妹也是我的好友捎来消息,说她的哥哥走了。我隔天早上起来,想起他昔日的模样,边听耳机边做早餐,任眼泪奔流。

小B一向对我的内心感受非常敏感,我想著这两个朋友,只不过沉默了一下,或许神色稍微不佳吧,他就说“妳不要这样妈妈。

他很抗拒妈妈流露情绪,因为以一个大男生的认知角度,流露情绪意味示弱,就好比他在篮球场上,时刻都要谨记应用防御技术。

我说,是妈妈允许自己把感受表露出来,这样才能看见自己的悲伤,我不害怕看见这样的自己,让悲伤自然展现,滲入感觉,体验它的深度。

我看他继续听,于是接下去:“看见自己的悲伤意味著你不抗拒它的存在,如果那悲伤非常强烈的话, 你会恐惧、焦虑、这会像是迷了路,窒息般地迫切要找寻出口,也许会痛苦,也许并不,端看这悲伤的深度需要多少情绪呼应。往往要把这些情绪释放之后,才能平静下来,才能重新看到周边的情境,看看自己身处哪里,然后再想办法,探索光源,找寻出口。”

明明悲伤得不得了,却不允许自己流露情绪,如果真的那么坚强则另当别论,故作坚强却会堵住思想,无法思考,会毫无目标乱闯,这种状态就算出口就在眼前,也视而不见,甚至,一生都在迷路和找寻出口的路上。

长期过度压抑悲伤会浓缩成一种怨怼,所有情绪不经过处理就经由活吞、埋藏、封存。然而封存的情绪不会消失,会发酵、放大,在身心里蠢蠢欲动、伺机待发。

sky 2016
把这些情绪释放之后,才能平静下来,才能重新看到周边的情境,看看自己身处哪里,然后再想办法,探索光源,找寻出口。

谈到这里,小B好像听懂了妈妈的意思。接着他问:”所以你觉得朋友的病,跟她压抑情绪有关?“

我说以妈妈的了解,多少有些关系。她经历了很多感情的折腾、婚姻的失败,上一次病重最后活了过来,因而对癌症有了很多认识。

这一次,她对自己是否能够度过难关,其实一开始心态很健康积极,做足养生和运动。可是在跟癌症共处的过程中,难免有时会软弱,甚至焦虑,这时候很需要家人的鼓励和支持。

有一个说法是,人之所以会得癌症,是因为内心有很强大的能量无法找到释放的出口,长期压抑所致。以此推论,就算是男生,在难过时哭一哭、适当表达情绪,允许自己悲伤是非常健康,而且是必要的。(完

(Visited 69 times, 1 visits today)
叶勤
她的文字,兼具散文的感性和媒体报导的理性,却饱含温度。她热爱观察人性,并接受专业的心理辅导训练。她写人性心理,读来是温暖的,像朋友谈心。

类似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