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冰凉的岁月

冰凉的岁月

我爱吃冰,但我也很挑。

我只吃本地传统冰水,即由红豆、仙草、沙谷(sagu)、珍多(cendol)四种食材任意搭配而成的冰品,本地人习惯叫吃冰为“吃冰水”。

在点冰之前,我会先去和上述四种食材把把脉,先观其色再看其形,然后才决定要点哪种食材。

新鲜的珍多一定是透亮Q滑的,放隔夜的珍多一定会膨胀,不但没有了色泽,也失去其Q度,稍一拌动即断成一小截一小截的,完全没有口感可言,所以我是不可能挑它的了。

想到仙草就会自然而然的联想到黑色。只要把它切成一小块,就会发现它其实是黑中带褐。有品质的仙草,其口感一定硬中带Q,如果放置时间过久,会渐渐生水体积变小,口感变软,这样的仙草能吃吗?

相较于珍多和仙草,沙谷倒是没什么特色,但放久了也会膨胀;红豆若冷藏多天,虽不至于酸坏,但其肉质是松散的,吃到不再是红豆,而是红豆沙。

我认为本地传统冰水的食材中,当属珍多最考制作功夫,如果珍多品质不好或状态不佳,我是不会考虑吃冰水的。因此我吃冰水的原则是:珍多一定得条条分明,滑滑溜溜的,符合了这个条件,我才会再搭配不超过两种的食材(视食材的状态而定)。

图/陈柔摄影

好了,接下来就是看冰水的另外两种不可或缺的配料,即椰浆和亚答糖。

椰浆的椰香配上亚答糖独特的糖香,就可以品出其间的香浓甜美,两者间相得益彰,缺一不可。若椰浆太淡,则只能吃到亚答糖的甜,而吃不出其香;若椰浆太浓,则盖过亚答糖的香甜且易生腻。偏偏这两种配料是没法事前观察的,但一摆上桌面,我只要瞄一眼就可判断椰浆和亚答糖的状态。椰浆若是冷藏时间太久(隔夜),就会呈小块状,亚答糖过淡,淋在冰上是看不出颜色的。品质好又煮得好的亚答糖是浓稠的,有点像麦芽糖,在冰上可以淋出亮透褐色的糖浆。

如果能达到以上的标准,这份冰水应该可以吃得瞑目无憾。

我一直很坚持我吃冰水的原则,也许有人会觉得没这个必要,我也是这么认为。但是当我一看到冰水时,我的原则及标准就会不由自主的浮出来。我之所以那么挑剔,和我的家族渊源有很大的关系。

话说祖辈从中国南来时,为了维持生计便开了一家杂货店。当时家中僧多粥少,为了增加收入,于是便开始兼做“卖冰水”的生意,那时应该是60年代,我还在念着小学。

所以说,我就是一个吃着冰水长大的孩子,我能不挑吗?

藉由卖冰水的方便与优势,我可以任意的搭配冰水的口味,还可以肆无忌惮的吃。

因此无论晴天雨天阴天,我绝对不会放过吃冰水的机会。如果遇上大热天,最好就是来支kang tong(冰棒)。Kang tong 是用刨过的碎冰挤压进一圆形的杯模而成,一般上有cherry、orange及sarsi三种口味来搭配,最后还要淋上亚答糖。我的优势是,当吸干kang tong中的甜味时,我又可再度淋上各种口味及亚答糖,吸至冰棒溶化为止,后遗症是嘴唇被冰得麻痹不己。

炎炎夏日,吃kang tong 解渴,不失为最佳选择。

然而,由于我爱乱搭乱配,爸爸嫌我麻烦多事,心情好时就照我所点的做给我吃,心情不好时就免谈,得先靠边凉快去。

后来年纪稍长,在耳濡目染下,我已经学会如何刨冰,开始可以自己做冰水,不须要看爸爸脸色了。我爱怎么配,怎么搭,怎么吃都随我的喜好。也是因为有这样的方便,我每次都会尝试在食材上作不同的搭配,这样才可以吃到不一样的口感与味道。

我喜欢椰浆香浓的味道,因此我会用椰浆调以cherry口味,变成一杯香醇可口粉色的cherry椰浆,那味道超棒,如果再加入滑溜溜沙谷,口感更好。我也会舍去椰浆而单单用cherry水加上沙谷,顿时又变成一杯清凉冰。除了沙谷外,仙草也可以有这样做法,但是要配上sarsi水,若想吃口味重一点就再加上椰浆。若是想真正品尝珍多的味道及感受其滑不溜丢的口感,那么不妨来杯珍多冰,不加椰浆,只加糖水。那种感觉有如在吃了大鱼大肉后,忽然来碟小菜解腻一样,格外得清爽!

经过40多年的岁月,物非人非,事过境迁,我家早已结束了卖冰水的生意,我的冰凉岁月也随之冰封起来。

虽然此情此景已不复存在,难以忘怀的是味道,更留恋的是那段无忧无虑的冰凉岁月。

(Visited 142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娘
她喜欢文字,闲来写上几笔;她喜欢美食和烹饪,有时化身厨房里的女王;她是手作包包达人,在针线之间遨游手工和创意天地;更重要的是,她怀旧,她享受当下的小日子,享受随心所欲的生活。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