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分离的时候,可不可以好好说再见。(一)

分离的时候,可不可以好好说再见。(一)

相信每个人心中都存留著关于告别的愁滋味。你心目中最难忘的告别体验是哪一段?

我们的人生,无可避免地穿插了大大小小的告别,比如挚爱亲友离世,结束一段感情关系或离开一家公司,或许就那么一声再见从此天涯。

你通常会以怎样的方式和态度说再见?是否从中可以观察到自己的告别模式?

002-01a
图 / 捷克布拉格,军团桥—跨越射手岛,国家剧院。(俞旭珊提供)

和俞旭珊约在咖啡馆见面,她没有刻意着装打扮,却有种沉静的气质和随意的感性,让眼睛忍不住要追随她。仔细欣赏她发现,那是一种独有的、从内而外散发的神采。

对生命投注足够热情的人身上,往往会显现这样的光芒。她学的是音乐,拥有钢琴和长笛的教学资格,目前擔任鋼琴老師,自雇。这么外表阳光的人,我想像她的内心世界是什么颜色。“我是哭包,容易被感动。”她灿然一笑。

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只告诉她想听她聊内心话,比如她藏得比较深自己最在意的那一面,是否可以掏出来呼应她脸上的阳光。说完这话又担心吓她一跳,于是我说,当然不想聊也没关系,反正身为人嘛,我们总要找时间慢慢喝杯咖啡。

结果她来了,当她坐下对着我,表情是一种准备好了的姿态,明显是有备而来。

那个中午,一杯咖啡的时间过后,我们的话题从马丘比丘的梦想之旅回到现实生活,话题重心最后落到“告别”之上。“希望生命中每一次的告别都是美丽饱满的句号,奈何人生不尽如人意的事情还蛮多的。”她的语气充满感慨。

002-02a
图 / 新西兰,但尼丁,奥塔哥的第一教堂。(俞旭珊提供)

“祖母逝世很多年了,每次想到来不及和她好好道别,心里有非常多的遗憾。”接到祖母逝世的消息时,她和姐姐正在纽西兰旅行,顿时方寸大乱,即伤心又无助。匆忙之中返国奔丧,然亲爱的祖母已唤不回。

她说,祖母健在时,从来没有认真想过“来不及”这回事。然后突然有一天她走了,这时候才惊觉,该疼惜她的时候没有好好疼惜、想为她做的事情还来不及完成,甚至还未好好表达心里对她的爱……。

于是我问旭珊,愧疚感在心里慢慢堆积,会不会变成自责?她稍微犹豫了一下说“会!我会暗自质问自己:那一趟旅程早知道取消不去了!甚至认为,祖母的离开自己要负上责任。”因为祖母除了是祖母,也是一种精神性的存在,系着全家人的心,随着她的离世,全家有好长一段时间陷入低潮,因而更加深了她的自责。

在她的泪光中,我深深感受到,展示自己的脆弱和痛,最终将会转变成新的力量。

Save

(Visited 132 times, 1 visits today)
叶勤
她的文字,兼具散文的感性和媒体报导的理性,却饱含温度。她热爱观察人性,并接受专业的心理辅导训练。她写人性心理,读来是温暖的,像朋友谈心。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