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分离的时候,可不可以好好说再见。(二)

分离的时候,可不可以好好说再见。(二)

当时间来到某个转折点,不得不划下句点时,要做到把是非对错摆一边,珍惜并尊重人跟人之间的缘起缘灭,跟对方好好道别,是不是太难了?

俞旭珊回想数年前和前雇主在不愉快的情况下结束了合作关系。这个经历是她心中一块抹不去的疙瘩,而刚好这事发生在她的祖母去世后,两件不如意的事撞上了,她说,人生因而被推入黑暗期。

003-01a
图 / 西藏,拉萨八廓街。(俞旭珊提供)

谈起这件事,她尝试跟我分享,然而看得出来眼神和语调充满遗憾。

回想当时,因为行政上有许多无法苟同的地方,她萌生离意,但是心底还系念著老板的恩情,迟迟无法做决定。然后发觉彼此理念慢慢渐行渐远,勉强接受留下来的后果却是诸般委屈和无奈,以致她后来毅然求去,仓促辞职让她心里既难过又生气。

当时,好像受困的翅膀突然松脱了,她急于展翅高飞,头也不回地奔向自己勾画的未来蓝图,把无法好好跟老板说再见的遗憾沉潜心底。最近,当她终于经历创业、站稳脚步后,回头看过去,开始思考这个遗憾是否可以弥补。

而这个想要弥补的念头,说明她已经鼓起勇气,诚心要面对自己的脆弱。

旭珊说,她有很多借口可以用来回避这个遗憾,而她选择面对它,“祖母的离世和个人离职的经历,教我诚实面对自己的遗憾,提醒我不断完善自己,为下一个告别做好准备。”这样的精神我觉得非常美丽又可敬。

于是,年节时候,她开始送祝福简讯给前任老板,希望随著时间的推移,双方心裡的那座桥重新搭建起来。

我也跟旭珊分享了自己的感受:“一旦自己把‘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这现实接受了下来,更重要的是,承担了下来,心就会宽了,并升起一股新的能量,去面对该面对的事。”

003-02
图 / 西藏,国道308,前往纳木错。(俞旭珊提供)

和旭珊喝完咖啡告别后,想到她谈起两件旧事伤心的泪眼,传了简讯问候她。她回复:“有个很好的听众当我的‘清补凉’是我的福份。我是一个在某种情况下,会很容易掏出心来,巴啦巴啦说个不停的人。”

她懂得把感觉说出来,不是随意往外丢垃圾,而是在述说的同时,也找出聆听自己的方法。

我们后来细想了一下,世上真的有各种各样的告别,而有些告别,会变成一道伤口,甚至永远带给人一种撕裂的痛,但是在感觉到这痛的同时,或许可以找到其他意义,比如给自己也给对方,少一些怨恨或不捨,多一些祝福和体谅。

(Visited 110 times, 1 visits today)
叶勤
她的文字,兼具散文的感性和媒体报导的理性,却饱含温度。她热爱观察人性,并接受专业的心理辅导训练。她写人性心理,读来是温暖的,像朋友谈心。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