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吃风专题 > 去 锡盖山 爬楼梯

去 锡盖山 爬楼梯

锡盖山 是 砂拉越 原住民 比达友族(Bidayuh)的聚居地。他们的祖先在公元1800年期间,因为躲避敌人的猛烈攻击,从邻国印尼 加里曼丹 的家乡且战且走,一路翻山越岭,终于来到 锡盖山 一带。当时敌人也一路追击而来,为了躲避,只好逃到山里去,结果误打误撞来到这个具备天然抗敌屏障的山头,敌人久攻不下只好撤军,而这些 比达友族 认为住在这里对族人比较安全,而且山里不缺食物和干净水源,就决定住了下来。

 

十多年前第一次跟着教会团体来锡盖山(Mount. Singai)朝圣,看着眼前的梯级纳闷,怎么不是“爬山”,而是“爬楼梯”呢?其实来过锡盖山的朋友都知道,上山不是“爬山”而是爬楼梯,这也是独特的登山体验。

这些梯级多年来不断“改良设计”,相信是为了减轻登山者的体力负担。穿越雨林直达山腰的梯级,是一条盐木小径,两旁有高耸入云的大树,茂密的枝叶,偶尔还可以见到一些色彩斑斓的爬虫和蝴蝶。

锡盖山
锡盖山的层层木梯。(摄影:陈柔)

虽然每天——尤其是周末都有上百的登山客,若遇上天主教礼仪年的四旬期和将临期期间,前来朝圣的教徒人数倍增,但锡盖山的天然环境多年来都被良好的保护,甚少发生破坏自然生态的事情。

锡盖山位于砂拉越古晋,坐落在石隆门(Bau)与马当(Matang)之间,短廊路口附近,山形从远处看犹如一张大地上的桌子,养育着各种各样的动植物。

根据砂拉越森林部的统计,山里有超过30种的两栖动物和20种的爬虫类,其中14种还是属于婆罗洲的特有品种。这里也有20多种的鸟类和脯乳动物,80多种的蝴蝶及1178种的植物,其中寄生植物就有超过150种。

锡盖山
锡盖山顶的风光(摄影:陈柔)

沿着梯级上山,沿途可以看到高耸的热带雨林树木,以及各种果树如榴莲树和“尖必腊”。如果适逢榴莲季节,运气好的话,沿途还可以捡拾榴莲大快朵颐

天主教会十多年来逐步提升登山的设施,提高登山的安全性,同时也在一些地点设立观景台,让登山客可以稍作休息的同时,欣赏美丽的风景。

严格来说,登锡盖山分成两个阶段,山脚下开始沿着梯级上到半山腰,那是天主教朝圣中心,这里有一座耶稣基督君王堂、神父住宅、长屋宿舍、食堂、会议室、露天广场等,是天主教团体闭静、朝圣和灵修的中心点。

假若你有足够的体力,还可以从教堂旁边的小径攀登到山顶,这段路程没有梯级,所以必须手脚并用,历经挑战才能登上山顶,欣赏到更美丽的风景。

锡盖山
美丽的露天剧场(摄影:陈柔)

♦ 来自加里曼丹的逃亡脚步

锡盖山是砂拉越原住民比达友族(Bidayuh)的聚居地。他们的祖先在公元1800年期间,因为躲避敌人的猛烈攻击,从邻国印尼加里曼丹的家乡且战且走,一路翻山越岭,终于来到锡盖山一带。当时敌人也一路追击而来,为了躲避,只好逃到山里去,结果误打误撞来到这个具备天然抗敌屏障的山头,敌人久攻不下只好撤军,而这些比达友族认为住在这里对族人比较安全,而且山里不缺食物和干净水源,就决定住了下来。

比达友族在山里建立了八个村落,分别是DAUN,GIANG,MOTI,PUOT,SAJONG,SAGA,SOMU和TUBEN。为了防止敌人再度来袭,以及发挥守望相助的邻里精神,八个村落之间的距离也蛮靠近。

锡盖山
老教堂遗址。(摄影:陈柔)

♦ 锡盖山与古晋天主教的发展

锡盖山的历史,虽然从印尼加里曼丹的比达友人开始,但间中还有一大段和古晋的天主教发展有莫大的关系,因为天主教在古晋的传教根据地,就是从这座山开始。

话说1881年,当时的砂拉越第二代白人拉者——查尔斯布洛克(Charles Brooke)要求当时驻纳闽和北婆罗洲的天主教神父Thomas Jackson,到砂拉越上游和拉让江一带传教,希望可以用宗教来感化多年反抗白人政权的原住民。

同年的7月10日,两位来自Millhill修会的神父:Aloysius Goossens神父及Edmund Dunn神父按照修会的安排,顺利来到砂拉越传教。前者选择在石隆门一带传教,而后者则选择在拉让江一带进行传教工作。

Aloysius Goossens神父的传教工作从石隆门的Grogo甘榜开始,这是当时本区域最大的达雅族聚集地。他在达雅族人的帮助下建了屋子,安顿下来后就开始向这些原住民传布福音,但是他的传教工作时间很短,第二年就被派遣到古晋市区的圣若瑟中学执教。

锡盖山
矗立在锡盖山山腰处的教堂。(摄影:陈柔)

♦ 锡盖山上的教堂

1885年1月,Francis Dibona修生开始来到锡盖山传教,他在Atasga甘榜建了一座小屋居住。而就在同年年终,Felix Wester Woudt神父取代了这位修生的工作。这位来自荷兰的年轻神父抵步后就在山上的Daun甘榜住下来,并在附近建了一座教堂和神父住宅,这座隐藏在山里的小教堂命名为圣若望堂。后来随着村落的搬迁,教堂也跟着族人搬迁到山脚下。

Felix Wester Woudt神父的传教工作并不顺利,因为要让这些信仰巫术的原住民皈依基督,不是一件易事。在他的日记里提到,当他把十字架拿给这些族人看时,还被他们嘲笑一番。他于1898年4月13日在古晋病逝时,只有37岁;可是他已经成功在锡盖山引导七个家庭皈依天主教,也建立一座小教堂及修院。而这也是天主教在古晋萌芽的种子,在另外一位接手传教工作的神父带领下,天主教信仰也从山上走到山下,形成今天庞大的天主教友团体。

锡盖山
传教中心入口处。(摄影:陈柔)

♦群众以爱心建立的朝圣中心

虽然锡盖山的传教历史可以追溯到1881年,可是建在山腰的朝圣中心却是在1981年,古晋天主教会庆祝百年庆典时被提出的建议,并在1999年才完成基本工程。在此之前,随着比达友族迁移,原来的小教堂已经荒废,但在百年回归锡盖山的计划下,当年传教的火热又再次被点燃起来。而当年的圣若望堂的盐木柱子,还保留一段在耶稣基督君王堂前,为百年的传教历史作见证。

锡盖山的山脚下入口处,你会看到许多砖块和沙石,这是作为朝圣中心的建筑材料。由于上山的路只有一条,就是沿着梯级上山,所以建设朝圣中心的建材都是由人力,一转一瓦的背上山去,包括山上所需要的食物和日用品。

为了加速建设速度,以及减轻原住民的负担,不论是来登山的,还是朝圣的教友,只要体力许可,都会主动的提着一两块砖块,或是一两袋的砂石上山。所以有人说,锡盖山的朝圣中心,是由登山的众人,不分宗教种族一起建立起来的。

所以下次如果你来锡盖山,记得也拿一袋砂石上山,共同为百年传承的传教历史延续精彩。

(Visited 392 times, 1 visits today)
陈柔
『慢活时光』编务总监。文化人出身,却曾经走转多个江湖——搞过传销、办过咖啡馆、进过媒体业、投身印刷产业,靠着过人的观察力,时常提出洞见。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