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吃风专题 > 古晋河滨公园 雕塑,藏着河流的民间故事。

古晋河滨公园 雕塑,藏着河流的民间故事。

这面长长的弯墙,树立在 古晋河滨公园 一角,以精细的雕工展示了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民间耳熟能详的 马来民间故事——鼠鹿与鳄鱼。鼠鹿又名“鼷鹿”,英文是mouse deer,马来文称为kancil,是一种体形很小的原始反刍类动物,样子很可爱。鼠鹿 深受马来民间的喜爱,不少有关动物的故事里都有 鼠鹿 的身影,一般上把 鼠鹿 描述成聪明灵巧。“鼠鹿和鳄鱼” 就是这样的一则故事。

 

漫步在砂拉越古晋河滨公园,观赏两岸美景和造型独特的黄金桥之际,也不要忽略了黄金桥附近三座有趣的雕塑。

 

♦ 鼠鹿与鳄鱼

这面长长的弯墙,树立在河滨公园一角,以精细的雕工展示了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民间耳熟能详的马来民间故事——鼠鹿与鳄鱼

鼠鹿又名“鼷鹿”,英文是mouse deer,马来文称为kancil,是一种体形很小的原始反刍类动物,样子很可爱。鼠鹿深受马来民间的喜爱,不少有关动物的故事里都有鼠鹿的身影,一般上把鼠鹿描述成聪明灵巧。

古晋河滨公园

“鼠鹿和鳄鱼”就是这样的一则故事——

有一天,鼠鹿发现河的对岸长满了水果,很想过去大吃一顿,可是河里却满是凶猛的鳄鱼。鼠鹿想了一想,想到一条妙计。

牠叫醒了熟睡中的鳄鱼大王:“鳄鱼大王,老虎国王要办宴会,想邀请森林里所有的动物出席,牠交待我来算算河里有几条鳄鱼,以便可以为你们准备丰盛的食物。”

古晋河滨公园

那鳄鱼原本想把鼠鹿当成晚餐,现在一听说国王准备要宴请,当然乐得很。于是牠使唤所有鳄鱼排成一排,从此岸列队到彼岸。鼠鹿跳上第一条鳄鱼的背,接着跳到第二条,口中数着:“一、二、三、四……”

数着数着,牠已经到了对岸,鳄鱼大王问牠:“你数完了吗?”

鼠鹿哈哈大笑说:“我只是要你们帮我渡河,谢谢了。”鳄鱼一听,知道上当了,又生气又无可奈何。

 

♦ 鳄鱼铜雕

河滨公园有两座鳄鱼铜雕,对着砂拉越河,自1993年至今仿佛在观望和守护着这个河道,很多游人对这两条鳄鱼印象深刻,纷纷在此拍照留念。

砂拉越河流多,纵横交错,绵延万里。看似平静的河流,实则鳄鱼出没,至今仍然不时发生鳄鱼袭击人类的事,更早以前就不必说了。也因此,靠河为生的原住民或马来人经常要跟河中的鳄鱼共处或搏斗。

古晋河滨公园

一如所有的禁忌故事——既畏惧又尊敬,鳄鱼的形象除了是凶猛的动物,也仿佛有了一种超能量的灵性,只要处理得当,人们相信牠还能守护河道

比如在华人社会流传的说法中,鳄鱼和老虎是民间信仰神祗大伯公的坐骑,老一辈说如果遇上鳄鱼或老虎,只要大声请求大伯公帮忙,就可以平安无事。

在古晋,坐落在砂拉越河畔的大伯公庙是历史最悠久的庙宇,香火鼎盛,相传早年在庙宇对面的河岸,经常就有两只白鳄出现,远远守着。

 

♦ 石头渡口雕塑

古晋河滨公园建设以前,砂拉越河岸遍布货仓和渡口,其中最有名的一座渡口就是石头渡口(Pangkalan Batu),大约就坐落在两座鳄鱼铜雕之间。

古晋河滨公园

由于这座老渡口正对着河对岸的布洛克拉者行宫,因此成为渡河到对岸行宫的唯一渡头,百多年来在砂拉越一直是最多帝王将相光临的一座码头。从白人拉者到英国殖民地总督乃至马来西亚成立后的首两任砂拉越州长,也都经由这座渡口往返两岸。此外,英女王或其他来自世界各国的显要、名作家等,都曾经在这座老渡口留下足迹。

1993年,河滨公园建成后,在距离石头渡口的百米距离处制作一幅船夫雕塑,旨在纪念这个贵族渡口。雕塑以瓷片表现摇桨的船夫,根据统计,这些往返于砂拉越河两岸的马来舢舨,每天至少载客超过千人,成为砂拉越河两岸人民互相来往的流动桥梁

(Visited 60 times, 1 visits today)
蔡羽
『一起吃风』企划总监。右手执笔,集文化人、媒体人、研究人、设计人于一身,对文化产业有独到见解;左手从商,累积多年经验,对市场具敏锐触觉。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