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吃素等于没杀生?

吃素等于没杀生?

那天和朋友在素食餐馆吃饭,发现菜里有只被炒熟了的菜虫。菜里有虫这回事在我的接受范围内,只要虫不是生的,和菜一起炒的不是蟑螂壁虎。我不作声把尸体挑走继续吃我的饭,不过朋友的反应可大了。她急急把侍应生叫来,侍应生一脸慌张地把菜和菜虫尸体撤走,留下一脸错愕的我。同行三人都不是素食者,另一个朋友说:“小姐,这可是不杀生的素食餐馆呀。”

请原谅我的迟钝。我尊重各个种族大小宗教甚至个人选择,但是,菜里不见有虫不保证种植过程农夫没有用农药杀过虫呀。他杀了虫你吃了菜,菜虫间接上是因你而死的,不是吗?吃素是不是等于不杀生是一个很大的课题,不在这里的讨论范围内。我重申,我尊重所有人的选择,我个人曾经纯素两个月,只是在菜里有死虫这件事情上,我们可以镇定点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吗?何必搞到一个侍应生如此慌张呢?

图片来源 / theodysseyonline.com

记得年前在布达佩斯有机会和两个年轻美国人一起坐下午餐。我们各点了当地一道传统食物,而我和其中一个美国人刚好点了同一道肉酱类的食物,而他的是素食选择。那餐厅用蘑菰取代碎肉让素食者也有机会尝试当地传统食物。他朋友说,这餐厅真好,让他终于有机会尝试当地传统食物,一路走来他都只有吃沙拉的份。他当时只是笑着并不说话,于是我问他为何吃素,是宗教或健康因素吗?他才说:“我爱动物,所以我不吃他们。”

这件事让我想起一个朋友,他是个潜水热爱者,他不吃任何海鲜,因为海底生物是他的朋友。我承认听到这句话的当下我暗地里翻了一下白眼,肤浅如我潜水时看到大石斑只想到它值多少钱,看到海参只想到它丰富的胶原蛋白。朋友坚守他的食物选择,多年后相遇,他依然不吃海鲜。这份坚定意志,让我对他,和所有素食主义者(vegetarian)、纯素主义者(vegan)、生素食主义者(raw vegan)、鱼素食者(piscetarian / pescetarian / fishetarian)深深敬佩。 在这万千诱惑的花花世界,他们可以拒绝炸鸡和烧肉,大概没什么是他们做不到的事吧

近年持续有科学家提出植物也有知觉的证据。美国植物科学系Jack Schultz教授认为,植物“是只行动非常缓慢的动物”,它会争夺领土、寻找食物、逃避捕食者、让猎物落入陷阱。Jack Schultz教授花了四十年时间研究植物和昆虫之间的相互作用,他说植物的移动是有目的的,这意味着它们一定意识到周围发生的事。

Jack Schultz教授只是其中一个对植物有深入研究的科学家,还有其他不同领域的科学家们也有对植物的感官做了多年研究,其中最有趣的是美国中情局资历深厚的测谎专家Cleve Backster在1966年无意间发现植物也有感情。Cleve Backster那次的发现后来被命名为“巴克斯特效应”,这里不多解释,上网搜索就可读到详情。

在这个任何传统认知都有可能被颠覆的时代,我敬佩所有坚定意志,并身体力行的人们。我尤其敬佩因为爱动物而选择不吃肉的人们,更敬佩早上五点起身做运动的人。科学越进步,人们发现的真相越多,被推翻的理论就越多。人们可以选择不吃某种食物,只是有无杀生这回事,就别给自己(和旁人)太大压力了

【写这篇稿时听的是Lana Del Rey的新专辑Lust For Life。】

(Visited 173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佩
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居住在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毕业生,副修中文系;苏格兰罗伯特哥顿大学国际市场管理硕士生。先后在媒体、美国商会和啤酒公司任职,目前转而担任某电台市场经理,业余彼拉提斯教练。她喜欢西方流行摇滚和嘻哈音乐,热爱看足球并且是德国足球队的粉丝。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