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吃风专题 > 休闲 > 吉贝木棉 ,王者的神木。

吉贝木棉 ,王者的神木。

吉贝木棉 最狂傲的一次盛放,是在千禧年世纪交替之时,那次的盛放足足有一周之久,棉花铺天盖地,低头看到的是铺成遍地白的广场,抬头看到的是密密麻麻随风浮动的棉花,甚至远在两公里外也还看得见棉花。

一座城市,若保留一些参天古木,肯定更添风光胜景。

砂拉越古晋的独立广场,傲然矗立着一株“神木”地标,路过者很难不对其巨大的身姿投以注目礼。“神木”有90呎高,树身之粗大概要四五人才能环抱,但你可千万别抱,因为树身上遍布尖刺;还有那四面八方延伸开去的板根,每面板根几乎就一个成年人的高度。

吉贝木棉
古晋独立广场的吉贝木棉树。(图 / 蔡羽摄于2014年

这株“神木”,是吉贝木棉(Ceiba pentandra),又名美洲木棉、爪哇木棉等,是会结出白色棉花的木棉树。独立广场的吉贝木棉,树龄估计百岁上下,由谁种下已不可考。今时今日,它被视为古晋最著名也最具身价的遗产树,根据2008年政府的估价,其身价已经超过百万令吉!

从不预先透露的花季

在干旱季节,吉贝木棉会开花和换叶,有时结出很多蒴果,而白色的棉花就藏身在蒴果中,一旦蒴果爆开时,棉花四散飘飞,“冬天”就来了。然而,这种“白雪皑皑”的画面并不常见。

印象里吉贝木棉最狂傲的一次盛放,是在千禧年世纪交替之时,那次的盛放足足有一周之久,棉花铺天盖地,低头看到的是铺成遍地白的广场,抬头看到的是密密麻麻随风浮动的棉花,甚至远在两公里外也还看得见棉花。

吉贝木棉
吉贝木棉开花结果的季节。(图 / 蔡羽摄于2014年
吉贝木棉
吉贝木棉开出的白色棉花。(图 / 蔡羽摄于2014年

那之后,“神木”很少再开出棉花,隔几年会小开些许,数量与千禧年不可同日而语。比较可观的另一次开放是2014年,也有数日之久,棉絮纷飞,广场上点点白色的星星,日落时分聚集了不少人,在树下席地而坐聊天赏花,甚至在野餐。也有不少人拎着纸袋,在广场各处捡拾棉花,听说以棉花塞入枕头或者制作被单,既松软又保暖。

问过一位长辈对这株吉贝木棉的印象,在千禧年以前,她的盛放竟然要追溯到1980年代!可见,这棵木棉树是惜“棉花”如金。

王者驾临必有原因?

根据资料,吉贝木棉原生于热带美洲,被移植到亚洲,在马来西亚的乡村地区不时可见。然而要像古晋独立广场这株“神木”这般高大威猛的,并不多见。若不是千禧年的那次盛放,很多古晋人也不会特别留意这株古木,而它究竟是什么来历呢?这是很多人心头的问号。

先来分享一个过去流行于南洋民间的传说,和另一个树种——榕树有关。

榕树在热带雨林中常见,其中有一种绞杀榕,是寄生植物,会将宿主树层层捆起来,最终将其捆死。宿主树死后形成枯树或空洞,人们认为鬼怪就喜欢寄宿在这些榕树洞里。这种榕树也因“手段残忍”,被称为“森林霸王”、“热带雨林屠夫”、热带雨林强盗”等。

吉贝木棉
木棉花开时,广场上的白色星星。(图 / 蔡羽摄于2014年
吉贝木棉
悠闲坐在广场上欣赏棉花。(图 / 蔡羽摄于2014年)

人们认为,应对榕树肆虐,就要种木棉树与之对抗。木棉树拔地而起,长得异常高大,在森林里形成鹤立鸡群之势,颇具王者气派,因此只有以木棉的王者之气,方能力压榕树的霸王之气。

古晋独立广场未开发前,是个阴凉的荒山,人们称这个地方为“七丛松”。在闽南语和潮州语中,“榕”和“松”皆发音为“seng”,这个地名的掌故实则出自该处生长着七棵盘根错节的老榕树。吉贝木棉的出现,是否源于当年人们想要以其压制那七棵榕树呢?当然,这些都不会再有答案,只能作为茶余饭后的闲扯。

如果你信了,那么显然木棉王者是胜利者,那七棵老榕树已经不在了,吉贝木棉至今仍直挺挺站成地标!

蔡羽
『一起吃风』企划总监。右手执笔,集文化人、媒体人、研究人、设计人于一身,对文化产业有独到见解;左手从商,累积多年经验,对市场具敏锐触觉。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