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专栏 > 喂,你踩着盘古的地盘!

喂,你踩着盘古的地盘!

朋友在搞原住民研究,经常感叹文献匮乏。早期缺乏教育机会的族群,文字记录本来就不多,而日常用具也以木头、树皮、藤等森林产品居多,抵不住时间的浸泡而腐烂坏掉,因此可以传世的文物也很少。

所幸留下口耳相传的神话故事,算是为族群留下了可供研究的线索。

其实不止原住民,世界上所有族群都留下了各自的神话故事。在文字还没出现以前,或者在教育还未普及之前,人们会把自己不太能理解的状态,以神话的方式“构思”出来,这是很普遍的现象。

神话
图片来源 / 318yishu.com

今天我们看到日升月落,看到风雨雷电,并不觉得出奇,因为我们懂得科学和地理。原始人的想法和我们想必是不同的,当时没有人可以解释这是什么现象,突然乌云密布风雨大作,好像天要塌下来,某种令人不安的力量仿佛存在于看不见的角落。也许当时有人对着暴雨祈求,过后雨就停了,天空又放晴了。因此,人们开始相信,风雨雷电是神,在特定时候惩罚人类,或者奖励人类。

我想,人类大概很早就已经懂得敬畏天地,不敢与天斗。如果说以狩猎为生的原始人懵懂理解到这点,那么开始懂得耕种的农业人类肯定更懂得看天地的脸色,因此神话故事在这个时期更为盛行,各种民间宗教和祈祷仪式也在此时应运产生。

不管哪个地方的神话,那些神都各司其职,天地万象都有神在管,人类的衣食住行和性也有专门“负责”的神。比如大家熟悉的阿波罗,就是希腊和罗马神话里的太阳神,而且这位太阳神是有身世的,乃最高神宙斯和黑暗女神勒托的儿子。阿波罗是光明之神、真理之神、预言之神、医药之神;同时精通箭术,多才多艺,被视为音乐家、诗人和射手的保护神。阿波罗的雕像是俊美的男性裸体,也被视为男性之美的典范。

搞农业很需要风调雨顺,所以当然有风神和雨神。以风神为例,几乎出现于所有的神话,中国有风伯飞廉;日本有志那都比古神;印度有伐由;希腊有埃俄罗斯;北欧有尼奥尔德;古埃及有舒等。

古人与天地自然的亲近程度,与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大不同。也因此,古人在长期观察各种自然现象后,对宇宙和世界的形成有诸多思考,留下不少大胆而瑰丽的创世想象,非常有趣。比如中国神话有“盘古开天”的说法,说盘古是开天辟地的大神。如果按照三国时代的说法,盘古生于天地混沌时,当时的世界是“一日九变”,天每日高一丈,地每日厚一丈,而盘古也每天跟着长一丈,如此生长了一万八千年。盘古的造型据说是龙身人头,他张开眼睛时就是白天,闭眼就是黑夜,呼气时有了热天,吸气时就有了冷天。盘古死后,眼睛化为日月,手化为飞鸟,骨头化为金银,头发化为草木,牙齿化为玉石,汗化为雨神,大肠化为江海等等。若以文学创作的角度来看这个神话,其意象极为大胆奔放。

再看北欧的创世神话,又有其在地特色。混沌的浓雾中,只有一道金伦加鸿沟,鸿沟以北是“雾之国”尼福尔海姆;鸿沟之南是“火之国”穆斯贝尔海姆。在热气与寒冰之间诞生了霜巨人之祖尤弥尔和一头名为欧德姆布拉德巨大母牛,尤弥尔吃着母牛的奶水维生,母牛则舔食寒冰上的盐粒。跟盘古相似的情节是,尤弥尔死后,他的头颅化为天空,脑髓化为云,身体化为大地,血液化为海洋,骨骼化为山脉,毛发化为树木等。

在科学还未成为主流的时候,神话在很长时间为人类“解释”了许多自然现象,其核心观念还是敬畏天地。我经常在想,人类在地球上繁衍至今,也创造了文明和繁荣,或许就因为有这许多先民的“提醒”,使我们不敢逾越某些界限,因而才得到天地的“祝福”。所以,当我们在批评许多老禁忌为迷信时,或许我们应当转个念,以其象征意义来看待老祖宗的口传。

把镜头调近,我们至今还可以听到有人说不可以手指月亮,因为那对月娘不敬;还有不可以敲打饭桌,因为饭桌上有桌神;若在野外解手,要先请土地公和土地婆回避等。这些迷信的背后,仔细想想很有意思——月亮影响潮水,潮水影响农作,所以月娘“得罪”不起;从前是粒粒皆辛苦,吃每一口饭都要感恩,饭桌的象征意义就在此;掌管土地的土地公,在农业时代谁敢往他脸上撒尿啊?!

古代教育不普及,但是尊重无处不在,这点倒是值得我们借鉴。

(Visited 42 times, 2 visits today)
蔡羽

『慢活时光』企划总监。右手执笔,集文化人、媒体人、研究人、设计人于一身,对文化产业有独到见解;左手从商,累积多年经验,对市场具敏锐触觉。

类似文章

Leave a Repl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