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专题 > 如何让坚硬的城市变得柔软起来?

如何让坚硬的城市变得柔软起来?

有了善意的人,才会有善意的城市

“城市是人类惊恐、人类妒忌、人类憎恨陌生人和人类冷漠的暴力以及低现实主义的表现。” 1970年,乔纳森·拉班在《柔软的城市》中如此描述自己生活多年的地方。但是,他并不相信城市是一个纯粹的异化怪物,他认为城市是柔软的:“城市就像村庄或小镇,天生具有可塑性。我们以自己的形象塑造城市;反过来,城市在我们试图把我们自己的个人形式强加在它们身上时,也通过抵抗来塑造我们。”

一个柔软的城市应有的品格是善意。一个城市的善意是什么?它可以很微妙、很细小,也可以很庞大、很独特

发现城市中的善意是一个美好的过程。

善意
图片来源 / hunsci.com

| 自我完善的公益活动

“善意不是天真无知。善意并不是说当别人欺负你,还要无所谓地微笑。善意并不表示要当个逆来顺受的可怜虫。”《善意的力量》一书如是说,“其实,‘善意’是你所听过最强大的两个字。它意味着以思虑清晰的信心向前迈进,而这股信心来自于了解‘亲近善意,且将别人的需求和自己的需求视为同等重要’,这想法将让你得到所渴望的一切。”

善意的传播是互惠的过程。曾有城市年轻人参加社会企业发起的乡村支教活动,带着精心准备的课程和礼物,利用自己的假期来到乡村做一到两周的老师,将城市的善意带到乡村,让乡村的孩子感受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经历过支教的志愿者会感慨,他们的支教并不仅仅只是付出。因为他们从孩子们身上感受到、获得更多。那些单纯渴望的眼神,天真爽朗的笑声,还有真心实意的馈赠,嗓子沙哑时,讲台上悄悄放着的一个梨,教师节的一张自制卡片……

无论是个人还是整个社群,在不吝啬表达他们善意的同时,或许将获得更多。因为付出善意、参与公益活动也是最好的自我完善的机会。

善意
图片来源 / ibcclemmons.org

| 表达善意,往往只需调整一个数字

善意城市应该让所有人感到便利和安全,安装在红绿灯上的提示音箱、把慢车道和人行道“无缝连接”的缘石坡道、不间断的盲道、酒店内设的盲文触摸电梯……这些无障碍设施服务于残障人士,也是无障碍城市宣传的必备亮点。

但是,障碍并不仅仅阻挡着残障人士的便利生活。在日常生活中,身体健全的人也经常被某些公共设施的设计搞得焦头烂额、不知所措。比如,地铁换乘需要走上15分钟,或者总也搞不清指示所代表的意思,路牌总是似是而非。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里,人们都被要求适应那些非人性化的设计,如果适应不了,还会被傲慢的管理者嘲笑:这个人的脑子不好使,连个标识都看不明白。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通用设计中心(The Center for Universal Design)的朗·梅西Ron Mace教授及其同事在1995年提出了通用设计(Universal Design)的设计指针七原则。其中很重要的一条便是:避免使用者产生区隔感及挫折感。不因使用者的理解力及语言能力不同而形成困扰,使用者的期待与直觉必须一致,这是公共设施设计最基本的善意。

善意
图片来源 / cdn.searchenginejournal.com

| 社会企业是城市补缺公司

政府并非全能选手,亦非24小时超人,在它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若干个角落,还需要城市补缺公司的存在。

城市补缺公司,盯紧的多是公共服务领域那一点点罅隙里的商机。它可能是一家网络服务提供商、一家物流公司、一家养老院、一间民间智库,甚至是一家小小的跑腿公司、家政公司。

社会型企业所履行的社会责任,不再仅仅是捐款和公关。它们旨在改善公众利益,社会企业家的公益项目都集中关乎社会福祉的领域当中。在当今社会里,城市补缺者不是太多而是太少。真正的社会企业家,都是这个时代的骑士。如果有一棵嫩芽,不妨给它一点阳光一点雨露,让它好好生长。

文 / 金雯,转载自『新周刊』微信公众号

(Visited 72 times, 1 visits today)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