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人在欧洲 > 小酒馆 老板

小酒馆 老板

小酒馆 里并没有很多人,感觉都是相熟的老顾客,有几个在看球,有一桌在打牌。我坐下看球,正好坐在打牌的那一桌旁。几分钟后,年轻老板向牌桌上的人说了一串话,他们就搬到另一边打牌去了。是说不要吵到我吗?

 

和我相熟的朋友都知道我逢重要球赛必放假,而且逢欧洲杯必到欧洲看球赛,却不到球场看现场球赛。要知道在马来西亚看欧洲杯的话,球赛应该是晚上9点、午夜12点和半夜3点;年纪渐长熬不了夜,在欧洲看球可以看正常时间——下午3点,傍晚6点和晚上9点。不到球场看现场球赛的原因是不想挤在群人里,尤其是一群汗臭醉酒的人群里。

小酒馆

在希腊时刚好是欧洲杯。在Kalambaka时,朵拉的民宿楼下就有一间小酒馆,晚上有些人在看球或玩牌。我光顾了三次。老板是个皮肤黝黑,相当年轻,满脸胡子的男子,英语完全不行。如果希腊有原住民,我怀疑他就是希腊深山里的原住民。

第一晚光顾时,他正在吧台倒啤酒,我指了指他手上的啤酒,用手势比了“小”,他明白了。后来我们就用这种方式沟通。他知道我只是来喝酒看球,啤酒喝完了会帮我添一杯小的。

店里并没有很多人,感觉都是相熟的老顾客,有几个在看球,有一桌在打牌。我坐下看球,正好坐在打牌的那一桌旁。几分钟后,年轻老板向牌桌上的人说了一串话,他们就搬到另一边打牌去了。是说不要吵到我吗?

 

小酒馆

隔天天气太热,下午我和澳洲女生到那里喝了杯啤酒,晚上我又到那里看球。球赛结束,我到吧台结帐,年轻老板笑笑举起右手在左胸前拍了拍。

我们之间没有言语,只有心神领会。日后我晚上喝啤酒看足球赛都会记起这个不知名的年轻老板,那笑容,仿佛说,I know you

(Visited 23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佩
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居住在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毕业生,副修中文系;苏格兰罗伯特哥顿大学国际市场管理硕士生。先后在媒体、美国商会和啤酒公司任职,目前转而担任某电台市场经理,业余彼拉提斯教练。她喜欢西方流行摇滚和嘻哈音乐,热爱看足球并且是德国足球队的粉丝。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