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怀味系列之三:我和鸡蛋的不解之缘

怀味系列之三:我和鸡蛋的不解之缘

鸡蛋这东西,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一直到初中上生物课才真正了解它,什么卵壳膜、气室、 卵黄膜、系带、胚盘等等,别看它平平无奇的样子,原来里面还大有乾坤。其实这些不知道也不要紧,只要知道鸡蛋的营养价值高就够了。

以前的鸡蛋哪有分什么等级的,后来才有了所谓的A蛋B蛋C蛋,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会搞混,到底是A蛋大,还是B蛋大呢?就算这些不懂也都不要紧,反正都是蛋嘛,管它什么ABC蛋,大一点或小一点都无所谓,只要市场不会断蛋就行了。

图片来源:网络

你看,它真的是既普通平凡,又如此贴进生活。

对我而言,这鸡蛋的价值与意义可一点也不平凡。

小时候我生活在一个四代同堂的大家庭,上有曾祖母、祖父母、爸爸和叔伯;下来就是孙辈们。我的大伯母生了7个男孩,也就是我的堂哥堂弟,而我妈妈也生了3男3女。

大伯母个非常强势的女人,凭着她生了七个男丁的优势,她在家中更是位高权重。本性淳良的妈妈当然是处于弱势。仗着大伯母的势力,堂哥常常欺负我们,无论对错,大伯母都是护着他们,我们就得委屈受气。我和堂哥虽相差两岁,但他始终是男生,力气比我大,当然斗不过他。

那时候的家庭一般上都会养些鸡鸭,我家也不例外。可是,养了鸡生了蛋,都被大伯母占为已有,然后我就眼巴巴地瞪着堂哥堂弟在享受吃半生熟蛋,看着他们悠然地洒了胡椒放了酱油,然后和蛋一起慢慢地搅拌,我越看越滚,口水都快掉下来了。

我真是太想吃蛋了,那要怎样才能吃到蛋呢?首先,手上必须要有蛋。

“那要怎样才能拿到蛋呢?”当时我不停地想这个问题。

有一天,忽然脑子灵光一闪,终于想到破解的方法。

图片来源:网络

我必须先观察母鸡下蛋的时间。经过几天观察之后,我总算摸清鸡下蛋的时间和习性。

一般都会在下午时间,下蛋后还会一直“咯咯咯”地叫,这时候大伯母都会在房里午睡,而堂哥都会到处趴趴走。这黄金时间不容错过,我会守在鸡窝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母鸡分娩,不敢张声,怕吵醒大伯母,我仿佛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好不容易等到它下完蛋,双手立刻伸进热热暖暖的鸡窝中,一边摸一边取蛋,有时候运气不好还会摸到鸡屎,一不留神还会被母鸡给啄了。我不会一次过把所有的蛋都拿掉,免得大伯母起疑心。通常为会先把蛋交到曾祖母手上,放在那儿是最安全的。当然我也不是天天有机会捡蛋的,如果遇到堂哥呆在家里,那我就没戏唱了。

曾祖母是家中的老祖宗,三不五时都会吃蛋进补,那以后,她都会吩咐多烫几粒,然后分给我和弟妹。嗄!你就不知道,当第一口拌着酱油胡椒粉的蛋液滑进嘴巴时,那种如愿以偿、心满意足的感觉,毕生难忘

曾祖母可没有天天吃半生熟蛋,当她不吃蛋时,我还能图什么呢?

曾祖母最爱喝可可,她泡可可的方法可不一般。首先把可可及糖放进杯中,敲一粒蛋进去,弄散蛋黄,再用滚烫的热水冲泡,随即盖上杯盖若干分钟。当打开杯盖的刹那,一股蛋香和可可结合的香味,随着冉冉升起的蒸气,温温地、微微地湿了我的脸颊,霎时,我贪婪地吸了口香气。

此时,熟了的蛋黄悬浮在可可表面,这就是我最爱的“可可蛋”啊!

“阿祖,我也要!”我按捺不住提出要求,深怕阿祖一口气把可可蛋给喝完了。

于是祖孙俩你一口我一口的。由于我吞得极快,间中阿祖也会多给我一口,一杯可可蛋喝下来,都是我喝得多。

当然,我也可以在其他时候吃到一些加了蛋的食物,例如蛋粥、菜脯蛋、肉碎蒸蛋、鸡蛋糕等等。

而今,鸡蛋放在超市里摆卖,垂手可得。

试问一颗没有加上渴望、等待和童年故事调味的蛋,还能如此美味吗?

(Visited 124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娘
她喜欢文字,闲来写上几笔;她喜欢美食和烹饪,有时化身厨房里的女王;她是手作包包达人,在针线之间遨游手工和创意天地;更重要的是,她怀旧,她享受当下的小日子,享受随心所欲的生活。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