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怀味系列之四:金瓜的故事

怀味系列之四:金瓜的故事

这黄澄澄的瓜啊,叫金瓜也叫南瓜。

金瓜是我听阿嫲叫的,南瓜是长大后才知道的。

小时候,我见到它的时候通常都是在碗里出现,所以我压根儿不知道它是圆是扃,我只知道它叫金瓜,当时我也不怎么喜欢吃,可是又不得不吃,因为没得选择。

这道我家的经典菜叫做“寿面金瓜汤”。煮法非常简单,寿面烫熟待用,金瓜去皮切块,蒜米爆香后加入金瓜块翻炒,倒入适量的水烧滚,加入寿面,最后以糖入味。整个口味吃起来其实是很冲突的,金瓜汤是甜的,寿面又带些咸味,可是这两种味道搭在一起又有互补的作用,当你觉得它甜时,有寿面的咸味来淡化它;觉得它咸时,又有金瓜汤的甜味来干扰它,使人不觉它甜。

就是这份又咸又甜翻来覆去的味道,让我在若干年以后,再次煮了这道小时候不是很喜欢的“寿面金瓜汤”。

这也是一道阿祖阿嫲喜欢吃的食物,常常都会出现在饭桌上。

那时候我还在上小学,全天制的,中午可以回家吃中饭,如果不想午睡,还可以乘机玩一会儿,然后又得赶回学校上课。小孩最期待的时刻莫过于放学,大伙儿争先恐后挤出课室,往校门口飞奔,我和堂哥堂弟也不例外。

男生当然跑得比我快,我不甘人后,在后面一直追一直追。每次回到家时,一眼就看到堂哥堂弟已经坐在那儿,大口大口的饭菜往嘴里送,饭桌下的双脚还不停的摇,脑子立刻闪过两个字“完了!”。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有好吃的,稍慢些就只能吃菜渣。我一刻也不敢怠慢,立刻丢掉书包加入战围。

如果回到家看到的是他们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桌底下的脚摊开着,有一口没一口的吃,我就知道准是煮了“寿面金瓜汤”,我骤然放慢脚步,随便扒几口就走人。

一直到现在,我依然不是很喜欢这道寿面金瓜汤,但我会想念。

一口一口地啜着金瓜汤,寿面一条条嗖一声就滑进口里,甜甜咸咸,咸咸甜甜,此刻味蕾牵动的是童时的记忆。

我是真的不是很喜欢吃寿面金瓜汤,但我爱它,因为我在甜咸交错的味道中,找到了阿祖阿嫲的影像,一遍遍地呈现,那样的清晰

(Visited 226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娘
她喜欢文字,闲来写上几笔;她喜欢美食和烹饪,有时化身厨房里的女王;她是手作包包达人,在针线之间遨游手工和创意天地;更重要的是,她怀旧,她享受当下的小日子,享受随心所欲的生活。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