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慢活周刊 > 慢活周刊 007

慢活周刊 007

大树

摄影 / 浩煌

目录

01 / 主编的话 :慢慢找到好东西

02 / 慢活专栏 :古早不是味道,而是情怀

03 / 慢活专栏 :君子如幽兰?不,应道“幽兰如君子” | 梵语修辞中明喻的两个变种

04 / 主编精选 :林夕:对爱情要抱着失去也无所谓的态度

05 / 科技慢谈 :这是什么世界?黑冠猕猴也懂自拍

06 / 慢郎中说 :水土不服是怎么一回事?

07 / 慢游人间 :《堂吉诃德》的风车小镇:孔苏埃格拉

 

——————————————————————————————————

主编的话

001  慢慢找到好东西

从一颗种子的外表,很难想象它长大后的样子,也许是小草、小花或者是一棵大树。

慢活时光从面子书专页启程,去年10月10日有了自己的网站,直到今天你看到的【慢读志】【慢活周刊】,每一步都是一个小小的尝试。我们的梦想就如种子,老实说,走了一年多,今天的面貌并不是当初所想象的,但是大方向没有改变,给你一个“学习”和“休息”的地方

我喜欢看树,尤其是城里到处可见的雨树。她们有着美丽的树冠,在天空下伸张开来,给人遮荫也让人欣赏大自然之美。

雨树是属于含羞草科,有个外号:五点钟树。她们的叶子会在太阳下山前稍微合上,如我们闭起眼睛休息一样,夜里露水沾在叶子上,到了早晨,叶子打开时,露水就如下雨般落下,所以有个美丽的名字:雨树。

科学家研究显示,树(植物)和动物一样,也是有知觉和感情,所以每次我在看着树的时候,总会在想,树是不是也在看着我呢?

【慢活周刊】进入第七期,我们再来一个小小的尝试,从单纯只有原创专栏文章,再给你加料,为你精选好文章与精彩故事,陪你度过悠闲的周末,放慢脚步充充电,准备新一周的开始。

生活就像种子,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结果,期许你也和我们一样,在生活里慢慢找到好东西。(文:陈柔)

 

 

慢活专栏

002  古早不是味道,而是情怀 【时光你说】

虽然历史情节一再重演,但时光一去不复返,没有事情可以重来。天下大事如此,小至食物的味道亦然。

不确定始于何时,“古早味”成为餐饮业的金字招牌,也成为旅游攻略必然出现的字眼。然后我们发现古早味越来越多,有些好吃有些并不。好吃的叫老功夫,不好吃我们想说可能是不合口味。总之,古早味像是烫过金的味道,带有岁月的神秘感,好不好我们都觉得应该试试。

食物原本只是简单的概念,不就为了裹腹,而裹腹不就为了延续生命。只是每天吃生肉生菜毕竟单调,随着其他材料的发现,还有烹饪手法的变化,渐渐也就有了搭配和变化。你我彼此观摩一下,各种烹调手法就流传开去,逐渐形成不同的餐饮文化。当然,还包括各种用餐习惯和礼仪。

再后来,各家各户的私房菜,也慢慢走出厨房,在街上摆卖,饮食业大概就这样兴起了。既然饮食可以和商业结合,当然更加速饮食文化的交流和创作,形成今天的盛况。“民以食为天”这句老话充满智慧,一个国家是否歌舞升平,饮食业绝对可以当作指标。(文:蔡羽)

阅读全文:https://wp.me/p7OP6g-RV

 

慢活专栏

003  君子如幽兰?不,应道“幽兰如君子” | 梵语修辞中明喻的两个变种 【弓街一号】

明喻

是诗歌舞台的唯一演员

角色变换 起舞翩翩

渲染知己者的心泉 ——《斑斓探幽》

 

upamaîkā śāilūṣī samprātā citrabhūmikabhedān

rañjayati kāvyaraṅge nṛtyantī tadvidāṃ cetaḥ ||  ——Citramīmāṃsā

明喻是诗歌舞台的唯一演员

这首诗出自Appayya Dikṣita(印度16世纪)未完成的著作《斑斓探幽》。如果说《水莲之悦》(Kuvalayānanda)是Appayya最受欢迎的一部梵语修辞著作,那么,《斑斓探幽》则是他对后世梵语修辞学影响最大的一部作品。现代学者Yigal Bronner指出,后世梵语作品在探讨修辞时,大多围绕《斑斓探幽》的论点展开,要么是赞同它,要么反对它。就在这样一部重要的作品里,Appayya明确指出:在诗歌的舞台上,唯明喻独尊。那么,梵语修辞中的“明喻”究竟指什么呢?这里,我引用上一篇关于梵语明喻的文章加以说明:

梵语里明喻的几个组成部分:本体(upameya)、喻体(upamāna)、共有性质(sādhāraṇadharma)和喻词(dyotaka/upamā-vācaka)。举个例子来说:君子之交淡如水。“君子之交”,就是本体,指谈论的事物本身;而“水”是喻体,是拿来打比方的事物。这例子的喻词是“如”,常见的其他喻词还包括“好比”、“似”、“像”等。而所谓共有性质,指的就是诗人所要强调的、本体和喻体之间的共有特性。在这个例子中,“共有性质”指的就是水和君子之交共有的“淡”这个属性。(参考:吾心为中国丝绸所织 | 梵语修辞中明喻的间接构建认知)

稍稍了解梵语修辞的人会知道,梵语修辞的种类不下百种。那么,为何其中偏偏以明喻独尊?(文:陈俐霖)

阅读全文: https://wp.me/p7OP6g-RO

 

 

主编精选

004  林夕:对爱情要抱着失去也无所谓的态度

关于爱情,因安乐而快乐,就是做到:不错过任何挑逗,也不为任何人守候;不给我的我不要,不是我的我不爱  

– 林夕

如果没有《十年》没有陈奕迅的浮夸,如果没有《百年孤独》没有王菲的痴狂。撰写爱红尘的爱情,林夕很明白。

很多人揣测林夕与黄耀明你填词我写曲的关系是不是一种爱,但肯定有一种情。坊间千奇百怪的传言直指林夕爱不到黄耀明,无论版本如何,他们情愫有过,名份不明亦无关紧要。有种爱不是朝朝暮暮,天涯两端,你仍是我的才气,你也是我的缪思,你还是我的意外。

林夕说过为黄耀明写词特别折腾,太多歌手折服在林夕笔下,唯有黄耀明难以收服。有次黄耀明对林夕的词说:“这句话有问题,我不是这样看爱情。”林夕心里想:”真是刁钻,让我想起,写了那么多情歌,究竟都是写我自己的,歌手的,制作人的,听众的还是谁的爱情?”

意外的是,我们都希望某个人替自己出奇刁蛮。

林夕没有公开过自己喜欢谁,没说过自己的爱情观是什么,爱情于他是什么我们不知道,只知道一个深情的人,让广大华语观众,在他的词海里流自己的泪。林夕的爱禅意很深,他曾说自己写的很多歌,是借爱情来抒发心灵:

“很多情歌,写的其实是生命,我不说宗教,比较像信仰。比如说我写放下爱情,爱情可能是一种载体,放下才是我要说的。”

他援佛入词源于1998年自己经历的一场大失恋:我想了很久,一个人可以怎样保护自己,想了很多道理,后来又写了《给自己的情书》。之后开始看佛经,发现它和我之前想的道理类近,佛的主旨是如何解脱痛苦。

林夕对爱的理想近乎超脱:“佛本就在人心,天空本是空,只是云遮盖视线,三万公里上一定是晴天。”

三千多首词,二手爱情经验的成份有,从爱情的揪心到爱情的释然,也是他的态度:“对爱情要抱著失去也无所谓的态度。”林夕用词与无数歌手谈恋爱著,他说我可不是爱情专家,我不过是心痛专家吧。

我要写出一个有生命的作品,我就得弯下腰舔自己的伤口。- 林夕

在爱情里的妖魔魍魅,轮回几回,变成自己的神,悟他自己。我们历劫食色性,踩踏出自己的红尘。记得贾宝玉转世下凡时,凡心已炙,师对宝玉说:“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倒不如不去的好。”

人间炼狱,还是要执著地去;情意电光火石,还是要用倾生去爱。

我们始终记得他写给陈奕迅:“喜欢一个人就像喜欢富士山。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不能搬走它。你总不能移动一座富士山,你只有自己走过去。爱情,逛过就已经足够。”  (文: abby /女人迷)

 

 

科技慢谈

005   这是什么世界?黑冠猕猴也懂自拍

印尼苏拉威西岛上一只黑冠猕猴于2011年抢夺一名英国摄影师的相机并意外自拍了对着镜头露齿而笑的照片,不仅因此而爆红,更获美国“善待动物组织”(PETA)遴选为今年的“年度人物”。 PETA称,名为纳鲁托(Naruto)的黑冠猕猴在自拍照中看来更像是一个高兴地露齿笑嘻嘻的“某人”而非“某物”,所以决定将今年的“年度人物”桂冠加冕给“他”。

英国摄影师斯莱特2011年前往印尼苏拉威西岛拍摄栖息当地的濒危动物黑冠猕猴时,纳鲁托将 其相机抢走并狂按快门,拍了几百张照片,包括对着镜头“咧嘴笑”的自拍照。 2015年,PETA代表6岁的纳鲁托入禀三藩市法院争取自拍照的版权,去年法院裁定斯莱特胜诉。后来,斯莱特与PETA达成庭外和解,同意将该照片的25%版权收入捐给保护黑冠獮猴的慈善机构。

黑冠猕猴是苏拉威西岛是当地原住民食物来源之一,因为遭到大量捕杀而濒临绝种。当局正努力加强宣导并立法保护黑冠猕猴,违法者最高可被判刑5年。 目前印尼有约2000只黑冠猕猴住在8800公顷保留区内,散居在北苏拉威西省的则有3000只。

 

慢郎中开讲

006 水土不服是怎么一回事?

小时候,出门时妈妈总会叮咛带一瓶家里的水,以防“水土不服”。我们总是照办也不问原理,但心里难免怪妈妈迷信,却也相信妈妈说不出所以然。后来在一篇文章里,才找到答案。

水土不服主要是因为消化道微生物菌群的变化导致的。

我们消化道可能有好几百种细菌,它们的种类和占比每个人的分配都不同,来源主要是两个:一是刚刚出生时吞下母亲产道的酸性溶液里带的菌群和最开始母亲口中的微生物;二是后天吃的食物在消化道形成的环境适于哪些微生物生长,就有哪些微生物。

而母亲传给我们的微生物也由母亲的母亲和母亲平时吃什么决定,这就是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当你更换生活环境时,肠道微生物不适应,自然就会出现“拉肚子”等水土不服的现象。

 

慢游人间

007  《堂吉诃德》的风车小镇:孔苏埃格拉

喜欢文学的朋友,去西班牙是孔苏埃格拉前可以重温下塞万提斯笔下的《堂吉诃德》Don Quijote de la Mancha),这里就是他冲锋陷阵的那个风车小镇。小镇旁边的山脊上有12座风车和1座重新修建的城堡,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行走其中的每个人都好像变成了堂吉诃德。小镇每年10月末会举行藏红花节,其间会有多座风车转动起来庆祝丰收。
作为一个富有文化底蕴的小镇,塞万提斯成就了孔苏埃格拉。

塞万提斯(全名: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是西班牙文艺复兴时期的小说家,也是西班牙语文化中最伟大的作家。作为文学史上第一部现代小说,《堂吉诃德》同时也是世界文学瑰宝之一。

塞万提斯和堂吉诃德是西班牙的骄傲;塞万提斯让堂吉诃德留在了书上,西班牙人却让他留进了历史:即使我们一无所有,还有堂吉诃德。

(Visited 56 times, 1 visits today)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