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我们的社会需不需要一间儿童书局?

我们的社会需不需要一间儿童书局?

2012年,我注册了一间公司 – 怡家绘本屋。那时候,很单纯的只是想带着三个小孩在家里,配合自己的兴趣做一点当时很流行的网卖,赚一些小外快。为什么卖书?因为我不会卖衣服。我的品味经过证明,只适合挑书。

2013年,随着命运的安排,回到家乡开了一家实体店。那时候,很单纯的只是想带着三个小孩,在家乡,配合自己的兴趣,带动一些亲子共读的风气,如果能够的话,再赚点小钱过日子。为什么去开实体店?因为当时的我有些太天真,不知道原来经营一家实体店是那么困难的,如果有早知道,或许我不会那么奋不顾身。

当然,日子好过孬过,还是都过了。其中的心酸也许不能写成血泪史,但倘若要细诉也是好几匹布那么长。所以直接省略,因为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怡家今天还在,一家转营儿童书为主的独立书局。(有人说,这应该是全东马第一家儿童书局,但是我自己本身并不是很确定。)

我们的社会需不需要一间儿童书局?

2017年,在很茫然的时候,我忽然又有了一些疯狂的想法,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吧!或许能有更好的想法。这样说也许听起来并不怎么疯狂吧?这一去,我就在台北街头走了六个昼夜,看了60多家的书局。

看了这么多,那么到底我们的书局和他们的书局有什么差别呢?台湾的书局有大型的连锁书局,有小型的独立书局;有很老旧的二手书局,也有豪华版的二手书局;有儿童书局,也有专到只卖侦探小说的书局。

在这么多不同的书局,看到了很多很不一样的装潢。有许多真的是非常细致精美,例如被列入全球最美的20家书局之一的“好样本事”。不过,这一趟让我看见的不是这些书局的硬体设施,例如设计或是所卖的书目跟我们有多大的不同,我看见的是“消费者”群的不同。

几乎去到每一家都是有人在看书,最少的也会有一个客人在翻书选书。另外一个很值得我们看重的情景是,就算是人很多,那家书局还是很安静的,每个人都专注地选书看书,不管是大人或是小孩。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24小时经营的诚品敦南店,还真的是24小时都有人在看书买书(我自己在里头从凌晨12待到清晨才离开)。另外,有一家茉莉二手书局,在我去到时还没开门,门外就站着许多人等候他们开始营业。

另一个重点是,这些人都不是来“斋”看书的,在离开前几乎都会到柜台结账至少带走一本书、或是其他的消费品如文具、饮料、甚至一张明信片等。一条街走下来,可能有超过3、4家的书局,而每一家都有他们自己的顾客群。

除了书局,其实我也走访了好几家图书馆。这些图书馆的设计、设施和藏书等都让我瞠目结舌,羡慕得很。而再一次,我看见的不止是硬体设施和我们的不同,“读者”群也真的和我们不同。

所拜访的每一家图书馆,不管是假日还是周日,都是有人在阅读。如果走到童书区,你不止能看到大量的绘本,还可以看到很多坐在那里陪着孩子共读的家长。看他们不厌其烦地把绘本一本接着一本地读给孩子听,那画面真的很美。

我们的社会需不需要一间儿童书局?

免费借阅的图书馆已经这么完善,有着这么多这么丰富的藏书量,但是书局还是如雨后春笋的不断开设,这意味着买书看书对这个社会群体来说是件和呼吸一样自然的事。虽然我拜访的好几家独立书局也都在感叹着经营的困难,也都在挣扎求存。可是,我想我们的困难也许有些不一样,他们面对的是竞争的困难,而我们面对的是没有消费者或读者群的困难。

回国后,我不禁一直在想着“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蠢问题。我们的社会现在需要一间专卖儿童书的独立书局吗?或是我们应该等多年以后等大家的阅读风气建立起来了才能容得下一间儿童独立书局的存在?

说真的,这些问题我都还没有一个确实的答案。想请问各位读者们,你一年看几本书?你一年买几本书?其中几本是童书?再请大家把这个问题问问身边的朋友,我们大概很快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说,是的,我们并没有很好的阅读风气,或是很用心地去培养一个孩子爱阅读。

如果跟着这个结论的逻辑思维,大人小孩都没有阅读风气,即也不需要一家专为孩子提供素质课外读物的书局存在;就算是你坚持认为需要一家怎么样的书局,但是我们现实的大环境其实也无法让这书局生存。这么想,合乎逻辑不?

(Visited 407 times, 1 visits today)
豫悦
专修大众传播,曾经是记者、专栏撰稿人,最后却选择不务正业,成为身份错综复杂的女人——三个孩子的妈、两个非营利组织的志工、一间绘本馆的掌柜。脱离不了关系的是孩子、绘本与阅读。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