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我们究竟在害怕什么?

我们究竟在害怕什么?

当我仔细观察身边的人,包括当我审视自己的时候,发现人人心里藏了一只恐龙——恐惧真是无所不在,只是程度大小不一而已。有些恐惧像背景音乐,在你做每一件事做每一个决定的时候幽幽低鸣;更有些恐惧锣鼓喧天,霸占或偷袭你的每个思维,深怕你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我们意识到自己被恐惧左右,可是常常跳不出来。恐惧越多,自我防护心越强,高高筑起,你休想翻墙而去。

一位中国朋友聊起恐惧。在他记忆中的小时候,家人从不把恐吓当作逼迫小孩就范的武器。他们家住在坟场附近,唯一通往学校的必经之路绕过那一大片墓地,现在回想,当时年纪虽小,已经知道生死之别,但是从来没有感受过自己的胆小,不是因为他很大胆,而是从小父母的教育方式没有用上恐吓,生活中其他方面亦然,就算再顽皮,最多讨一顿打,父母亲没有在他顽皮到无法控制的时候用恐吓的方式来达到让他安静乖巧的目的。

他说非常幸运地,成长过程中没有留下恐惧的阴影。他觉得这影响了他长大之后面对人生的态度。二十多岁离乡追求理想,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气魄,身上带了300块人民币就上路。心里立下目标、决心断了自己所有的后路离开家乡出去创业,这份勇气的背后是一种天生的无畏无惧。“我觉得这份冒险精神源自于父母,他们用了最正面的方式引导我面对恐惧。”

大部分的人,无法像他那样,那么笃定的说自己不受恐惧影响。而到底我们在害怕什么?也许只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事,但是恐惧会放大觉受,让你备受干扰。

朋友说起先生有个非常严重的恐惧心理,当亲友称赞她漂亮,或能干,或煮的东西非常好吃时,她发现先生在一旁不发一语。她曾经忍不住问他,难道在他心目中她不漂亮能干、煮的东西不好吃吗?他说:“妳都已经得到太多赞美了,我不希望妳被宠坏。” 可见这男人多自卑,害怕赞美太太就是失去她。

好像我母亲的经历,她最近持续面对脚疾问题,她面对病痛的态度,让我深切体会到了她的恐惧。因为喜欢旅行,脚疾让她担心从此无法靠自己双脚到处游玩。其实根据医生的讲述,情况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糟糕,但是恐惧让她有一种负面的预设心理,终日愁眉不展,担忧已经超越了病痛所引发的痛苦。

我试图让她和自己的恐惧相处。以其责备自己的脚不中用,我要她改成疼惜,跟自己的双脚说话,带着爱抚摸它们,谢谢它们的贡献和陪伴。母亲看了我一眼好像说,“妳脑筋有问题吗”,可是还是照做了。事后看到她释然的笑容。

恐惧到最后会走到两个分叉路——(一)引发更多的恐惧;(二)从恐惧中提升自己,将它变成一股推动力。是阻力还是助力,首先要发现和接受自己的恐惧,再来想办法改善吧。

(Visited 182 times, 1 visits today)
叶勤
她的文字,兼具散文的感性和媒体报导的理性,却饱含温度。她热爱观察人性,并接受专业的心理辅导训练。她写人性心理,读来是温暖的,像朋友谈心。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