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人在欧洲 > 我偏爱的 赫尔辛基

我偏爱的 赫尔辛基

赫尔辛基 和阿伯丁一样,灰灰的,冷冷的,空气却很清新,整个城市没有灰尘,正合我意。忙碌的大街对面的商场外挂着4层楼高的彩色广告看板,某个知名化妆品牌卖腮红。模特儿是个有胡子的漂亮男生,脸上不止上了腮红,还有睫毛眉毛口红粉底,仰着脸冷傲表情仿佛表态 I don’t care about your opinion。我很后悔没有拍下那广告。

多年前看了一部芬兰电影,说的是芬兰北极圈没有日光的长冬里的少年自杀故事。自此开始向往芬兰。半年没有日光?Cool,适合不爱炎日的我。但芬兰是多么的贵,我每每只能在机场望着飞往赫尔辛基的班机表流口水。

这次在伦敦机场出海关时,有个香港小孩(或是中国广东小孩,反正广东话很溜的。)也在队伍中不停拨电话找人问住宿。在他的单向对话中,得知他暑假想去赫尔辛基度假,在机场错过了班机,必须等到隔天才有机位,宿舍又关了,急需找朋友家借宿一晚。

当时我心想,你这幸运的死小孩,暑假到赫尔辛基?老娘甚至还没飞过芬兰航空领域呢。两个星期后,友人说,我们要从赫尔辛基进入东欧。我淡定的说,真的吗?赫尔辛基很贵哦。她说,yes, this is the best route。我内心在放鞭炮,赫尔辛基我来了!

赫尔辛基

铺陈那么长,想说的是,我对赫尔辛基的看法将不会客观。

虽然是夏天,赫尔辛基并不热。雨不断,冷冷的,正是我最爱的气候。芬兰是唯一使用欧元的北欧国家,很容易就发现这国家是他妈的贵。虽然已有心理准备,虽然瑞典也贵,但芬兰也太贵了吧。清晨抵达的我们早餐后决定,不过夜了。今天走马看花,存多点钱再回来。

我们把车停在4公里外的免费停车场,步行进城。走走停停,参观了几间教堂,经过几座堂皇但保卫森严的建筑物,到了市中心细雨还未停,人却多了起来,很多明显是游客,不停拍照。

赫尔辛基和阿伯丁一样,灰灰的,冷冷的,空气却很清新,整个城市没有灰尘,正合我意。忙碌的大街对面的商场外挂着4层楼高的彩色广告看板,某个知名化妆品牌卖腮红。模特儿是个有胡子的漂亮男生,脸上不止上了腮红,还有睫毛眉毛口红粉底,仰着脸冷傲表情仿佛表态 I don’t care about your opinion。我很后悔没有拍下那广告。

传统市场是我到每个城市的必访之地。人家在这里买卖几百年,再怎么变质也不会相去太远。我对深海鱼和起司认识不深知道得也不多,看到朋友不停在买,我忍不住问,很便宜吗?她说,也不会,但是德国市场少见,见到了也比这里贵。我也就明白了。

赫尔辛基

我走到沿海广场,有个Summer Bazaar,卖芬兰当地手工艺品和食物。我选了个卖鹿肉三文治的摊位,在小小窗口下订单,老板突然问我:where are you from?

Malaysia。

Oh, I been there。

Cool, do you like it there?

Yeah,sunshine and peace。

I am glad。

我们聊了一会儿他对太阳和海岛的热爱,我还和他那在厨房忙碌的泰藉男友打了个招呼,他说:I hope you enjoy Helsinki,我笑着答:you have no idea。然后我们道别。

拿着我的鹿肉三文治才刚坐下,朋友提着她的鱼肉和起司过来,我感触问她喜欢赫尔辛基吗?她说不,太冷了。 我心想,你试试天天活在摄氏32度以上兼灰尘满天飞的城市,或许冷一点无妨,空气清新最重要

我喜欢赫尔辛基吗?当然,我爱死了。值得一游吗?我正在存钱呢,你说呢?

【写这篇文章时,听的是Taylor Swift的最新单曲You Need To Calm Down,喝的是澳洲红葡萄混酿。】

阿佩
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居住在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毕业生,副修中文系;苏格兰罗伯特哥顿大学国际市场管理硕士生。先后在媒体、美国商会和啤酒公司任职,主業五金市场经理,副業彼拉提斯教练。她喜欢西方流行摇滚和嘻哈音乐,热爱旅行和足球賽。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