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专栏 > 我看龙应台的《孩子你慢慢来》

我看龙应台的《孩子你慢慢来》

“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地做一件事:是的,我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他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用他五岁的手指。孩子,你慢慢来,慢慢来。”

这是在龙应台《孩子你慢慢来》里头让我最为动容的一句话,急性子的我做事说话都快过人,“慢”对我来说是和“酷刑”划上等号的一个字。但是这句话却给了我极大的震撼。一辈子的时间?等一个孩子扎一个蝴蝶结?倒不如我动手帮他扎,不用2分钟就搞定了!

可是有些事,真的急不来,尤其是等待孩子长大这回事。你这辈子有多少个2分钟待在他身旁帮他打个蝴蝶结?你若要给孩子最好的,不是帮他解决问题,而是给他有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是在育儿路上给我一个很深刻的体会。

孩子你慢慢来

《孩子你慢慢来》这书是我在十年前当新手妈妈时看的书,十年后的今天,再次翻阅依然句句铿锵。其实里头的文字是温柔的,这份温柔却有力地引起了许多共鸣。尤其经过了这十年的岁月,当初无法看得明白的部分如今也看懂了。

“脚踏车经过一片花开满地的平野,将车往草地上一倒,就坐下来,蒲公英年年都有,孩子那样幼小却只有一次。”

是的,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这是我如今很常跟其他新手妈妈们分享的一句话。我老大已经十岁了,再过两年他就上中学成了个少年人。其实,这阵子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初天真可爱的模样,说话也老气横秋。甚至连老二,也不允许我在他同学面前亲吻他的脸颊了。

曾经我以为他们的“长大”是那遥望无际的海,永远看不到的对岸,可是才一转眼,他们就急着要向我宣告他们“已经长大”,有一种让人抓不住的恐慌。

如今,当我看到许多孩子还年幼的妈妈们,急着要给孩子很多的培训,4、5岁就要送补习,担心孩子跟不上(其他人)进度,担心孩子输在不知谁设立的起跑点,却忘了其实我们这一代的孩子输得最惨的是在“童年”这一块。我们的孩子,没有童年。

“从妈妈的角度看孩子的世界,不难;难得的是妈妈会蹲下来,保持和孩子一样的高度看世界——我们是一样的生命,我们彼此尊重,我们一起成长。”

最近,刚过了全民戒备的考试季节,很多妈妈一见面和我谈论的话题就是孩子的成绩,有的甚至说到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许多妈妈一到考试季节就陷入焦虑和忧郁的状态,有时我不禁在想,到底什么时候开始,考试变成了妈妈的责任和压力?到底是妈妈在考试还是孩子在考试呢?

我老大说,考试跟平常做习题一样啊,只不过有算分数。当下给了我个当头棒喝!是啊, 只是个复习,看他们平常学的到底学懂了哪些,哪些尚需要被提升的。那么,皇帝都不急,我们这些陪在身边妈妈急什么?

于是那一整个考试周,我和我孩子都忙着追偶剧(刚巧那一周是世界雨林布偶戏嘉年华在古晋举行),他们开心我也开心。在看剧的过程他们对舞台表演,灯光控制布偶的操控, 和腹语等都充满好奇,这些都是在课堂上学不到的功课。

对他们的考试要求就是每天拿一个小时自己温习第二天要考的科目即可。结果考出来的成绩也不算太烂, 有些甚至是考到全班最高分的前几名。

除去了考试压力, 以平常心看待,甚至让那整个考试期间保持愉快的心情更能把实力在考场上发挥出来。

孩子你慢慢来

“不要忘记这些过去的记忆,因为这些记忆,会跟著我们的人生,一生一世,只不过,它们不再像我们儿时那么的明显。你可以说,孩子你慢慢来,可是有时候,快快地“放手”或许也是必要的。我知道,这很难,难极了,但是如果你记得我们儿时的甜蜜时光,如果你知道你在我们心中永远的位置,或许,它就会容易一点点。”

从一开始怀有第一个孩子, 我就憧憬自己将来是个十全十美的好妈妈,把孩子、家里和老公都照顾到无微不至。给孩子最好的, 让孩子成为最好的。

在这十年下来, 我的憧憬已经慢慢和现实磨合,把这个完美要求降低到一全一美就好, 只要孩子健全,妈妈很美即可。我明白了一件事,我永远不会是”最好”的妈妈,所以我孩子也不需要成为最好,比起许多的期望, 妈妈开心, 孩子快乐是应该被放在第一个位子。

因为将来有一天,我们回头望的时候,小学成绩单上那些分数算得了什么呢?谁还会去在意和记得?反而, 在我们回忆里会不断回播的应该是孩子那满足的笑顏,孩子那天真的童言童语,孩子在达成一个目标的自信眼神。

而在孩子回忆里有的应该是和爸爸妈妈出游或一起完成一件事的快乐时光; 妈妈临睡前的小故事;;家里餐桌上妈妈的味道;父母的拥抱和亲吻……

这些回忆都应该是要被刻意制造,在孩子小的时候你不做,错过了他童年,你更不可能会去做这些事,孩子和你的关系就会在追求考试分数中失去了。

到最后,我最想说的其实是, “妈妈,你慢慢来。” 放宽心,放开手,孩子不会因为学业不好就毁了他的人生,但有一天,你肯定会因为和他的关系不好而悔了你的人生。

(Visited 206 times, 1 visits today)
豫悦

专修大众传播,曾经是记者、专栏撰稿人,最后却选择不务正业,成为身份错综复杂的女人——三个孩子的妈、两个非营利组织的志工、一间绘本馆的掌柜。脱离不了关系的是孩子、绘本与阅读。

类似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