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我这样煮快熟面,你呢?

我这样煮快熟面,你呢?

在童年记忆中,一些食物是陪伴着我成长的,例如白面包、美禄麦芽巧克力饮料,还有美极快熟面。

相信不只是我,对于我大部分身边的朋友,快熟面是他们的味道记忆的一部分,尤其是宵夜的这段时光,你是否也有半夜肚子饿睡不着觉,摸黑爬起来煮一包快熟面的经验?

我记得第一次自己煮快熟面大概是在八岁左右,那次是父母出国旅游,留下哥哥姐姐和我在家。应该是学校假期的早晨,醒来后发现家里空无一人,应该是他们上班去了,打开电视看节目时,感觉肚子有点饿了,厨房又没有吃的,正感到失望之余,打开橱柜看到快熟面,心想就试试看煮吧!

凭着哥哥煮面的程序,手忙脚乱的为自己准备生平第一碗快熟面,结果发现原来比想象中来得简单,不消一会儿,就把面煮好了。虽然因为水放得太多,汤汁味道没有哥哥煮得好吃,但也算及格了,心里也因着这碗面而蛮有成就感的。

图 / 优优健康网

往后的日子里,煮快熟面也越来越熟练,汤汁火候也控制得心应手,还开始玩起“花样”来。这个灵感来自于哥哥一次的即兴创作,他在煮鸡汤面时,先把面条煮熟后捞干(那个年代没有快熟干捞面)然后乘热加入一片的芝士和少许牛油,马上就把鸡汤面的味道变得更美味。

之后,我也依样画葫芦学习这种煮法,后来还“自创”其他的料理风格,使我的快熟面烹饪经验多姿多彩。直到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煮法,是在咖喱快熟面里加入先用洋葱辣椒和酸橘腌好的茄汁沙丁鱼,而这个煮法也是意外发现的美味。

那是在我毕业后的那年除夕夜,我和大哥暂住在一个亲戚家。由于是年除夕,那位亲戚被孩子接去外头吃团圆饭,偌大的房子只有我个人,后来哥哥从外头赶回来,就急忙打点简单的团圆饭。我记得就是一碗福州八珍鸭汤及洋葱辣椒腌沙丁鱼(年年有余),两人吃过晚饭后,哥哥就约了朋友出去了,又留下我一个人。

睡到半夜被饥饿的感觉“闹醒”,心想一定要解决这个感觉,不然肯定睡不着觉。于是,就到厨房煮碗咖喱快熟面,打开冰箱要取出鸡蛋时,就看到刚才晚餐剩下的沙丁鱼,灵机一动就把它倒进锅里一块煮,结果发现这种搭配的味道非常好。这是整二十年前的事,今天还是喜欢在咖喱快熟面里加入沙丁鱼和鸡蛋,而每次吃着这道自创的快熟面,还是会想起那年的团圆饭。

我相信,快熟面的煮法还有很多个人的选择。记得有一回咖啡馆聚会,聊起“快熟面岁月”,大伙都兴致勃勃的谈着自己的经验,有趣事也有感触,当然还有很多私房食谱。这次的聚会给了我一个想法,快熟面的简单易煮,更快解决肚子饿的问题,还让不会下厨的人能为自己准备一餐,若有时间加入一些心思,还可以拥有一道属于自己原创,符合个人口味的特色面食,看起来快熟面真是一个伟大的食品发明。

一般人认为,快熟面(或称方便面)的发明人是日本人安藤百福。我在网络上搜寻资料所得,原来在安藤百福之前,“快熟面”已在中国风行。

据文史专家介绍,最初的雏形就是明末清初扬州大厨发明的“伊府面”。这种美食曾风靡当时的扬州上层社会,一度扬州厨师们人人会做面食。

清代扬州有位爱吃面食的知府,名叫伊秉绶,他家里的厨子投其所好,善于烹制面条。

当时,伊秉绶经常招待一些志趣相投的朋友,夜晚还常常宴请朋友。由于当时的物质条件有限,外出吃夜宵显然不太现实。在这种情况下,伊秉绶的家厨根据扬州油炸面的制作工艺,用刀将面皮切成条状,晾干后,盘成一定形状,最后再放入温油中炸成金黄色。

后来慢慢做出了名气,人们品尝过这道伊家秘制的面食后赞不绝口,纷纷效而仿之,这道味鲜色美的面条就这样在圈子里盛行开来,并冠名为“伊府面”。

据悉,“伊府面”不但可炒、可焖,也可以煮成汤面。而且到了要吃的时候,还可以现场加工。不过这道面好虽好,却不是当时普通百姓能够消费得起的。虽然原材料普通,但是由于配料丰富,工艺考究,所以一般只有达官贵人们才有能力去消费,老百姓很少问津。

后来,伊知府告老还乡,回到福建老家,这道美食也随他到了福建,如此一来,“伊府面”的美名越传越广,并传入了民间,经过历代高厨不断改进,“伊府面”的制作工艺日益娴熟精湛,并成了后来盛行的方便面的雏形。我们今天认为快熟面是由日本人发明的,也许因为是他们发扬光大的原因吧!

对于快熟面的经验,在十年前又有另外一番见识,就是香港茶餐厅里有卖的豪华版快熟面,一份可以卖到十多块钱,我首次光顾茶餐厅时,还真的不敢相信快熟面能够这样卖,而且还是茶餐厅里的热卖项目。

有一次,我在一份台湾杂志看到一个关于快熟面的创业故事,也让我大开眼界。那是两位年轻人,选择在大学附近的商圈,开了一家小吃店,主打的是各种品牌不同口味的快熟面。

他们的经营模式很直接简单,顾客自己选择要吃的快熟面,然后再选择要加入什么食材,例如鸡蛋、火腿、鱼丸、青菜或各种配料,从最普通到豪华版的海鲜类,总结价钱后就帮你烹煮。

在我住的城里,有很多咖啡店也有卖快熟面,一些也提供加料的服务,但是还没有见到这种,顾客可以选择各种品牌和口味的快熟面服务。至于两位台湾青年的创业路发展到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快熟面都存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也许你很喜欢吃,或许不喜欢,也可能因为健康问题不吃。不过,这种食品的销量还是与日俱增,品牌和口味也因着市场竞争而百花齐放,成为超市货柜上一道壮观的风景线。就如前面所说的,简单易掌握,可以随性变化的特色,价格大众化(虽然市场有价格不菲的品牌),其实就是消费者的基本需求,而快熟面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开创了这个商机,并把快熟面变成一种生活化的选择。

我有我煮快熟面的方式,相信你也有,欢迎你来分享。

(Visited 280 times, 1 visits today)
陈柔
『慢活时光』编务总监。文化人出身,却曾经走转多个江湖——搞过传销、办过咖啡馆、进过媒体业、投身印刷产业,靠着过人的观察力,时常提出洞见。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