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故步自封就是该死!

故步自封就是该死!

马来西亚的猪毛刷事件爆发,我脑子裡只有一个疑问:“卖刷子的人为何不自行主动标明那些刷子是猪毛製成的?”难道他们不懂他们卖的是什么吗?为何不要像服装行业那样,把猪皮製的鞋子用透明塑胶包好并清楚注明。为何非要等到事情爆发了才来呼天抢地似地让事件演变成种族宗教事件?(然后有些烂人唯恐天下不乱,说猪肉贩的钱不哈啦,华人的血和器官不哈啦。)

图片来源:sina.com.cn

有个人建议,不如我们看看印尼是如何处理猪毛刷的。无巧不成书,猪毛刷事件爆发初期,我正是在雅加达。让我们且放下猪毛刷,来谈谈印尼。

马来西亚人,或者说,马来西亚华人对印尼的印象到底停留在哪个年代?是的,我说停留。

这次距离我上一次去雅加达,正好有十年。十年前是去工作,十年后也是去工作;十年前雅加达交通混乱,十年后雅加达的交通依旧混乱。不一样的地方是,大型购物中心多了(哪个城市不是?),每个入口处都如在机场过海关般包包要被检查人要走过扫描器。

三天在雅加达,我坐在车内穿梭雅加达中部和西北部。见过义大利南部那波里的交通,雅加达的交通混乱根本算不上什么;雅加达教我最惊讶的是城市干净人民亲切。(前两天在塞车的联邦大道上有个灵鹿司机把车窗摇下随手抛出一包没喝完的teh tarik在路中央,路中央!)

自马来西亚在印尼工作的媒体高层说,雅加达比吉隆坡安全多了。每一幢楼的大门最少有两个警卫,个个年轻力壮;街上十里内每天有上百人。在街上若真被打劫,一喊,一定有人来帮你,那贼跑不过三幢楼,有人会这样笨来打劫你吗?果真如此,我在购物中心迷路,警卫带我走到我想去的大门;计程车司机用google map之余,拐错弯还不停道歉,单说没关系都说到我口水乾;深夜在凉风习习的路上走着,没有人看我一眼。(吉隆坡你落后十万八千里!)

我有幸参加当地华商总会和中国大使馆合办的晚宴,听印尼华人说印尼华人历史和他们的故事。老年中年一律都说当初被同化是好事,当时若不同化,现在种族问题一定闹不停,国家就不会有发展。放弃华语不可惜吗?“我们是印尼人啊,一定要说印尼话啊。华语,可以沟通就行了。语言补习班很多,不怕没得学。”

和我最谈得来的是两个四十岁出头的印尼华人,他们曾是中学同学,现在是生意伙伴。中学后一个往美国深造,另一个则在德国上大学;分别在异国工作几年后回家乡一起创业。华语?不懂;但英语德语流利。其中一个连华文姓氏都不知道了。“印尼市场很大,单做国内市场都来不及。不是没想过把产品卖到国外,也不是语言资金的问题,有很多人来和我们谈,但我们真的很忙。我们用美国方式做行销宣传,用德国方式做系统管理,公司业绩比我们预期的好,太忙了。“

若当时我问他们会如何处理猪毛刷,他们搞不好会反问我,what is the problem?

【写这篇稿时听的是Magic!的第二张专辑Primary Colours。】

(Visited 165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佩
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居住在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毕业生,副修中文系;苏格兰罗伯特哥顿大学国际市场管理硕士生。先后在媒体、美国商会和啤酒公司任职,目前转而担任某电台市场经理,业余彼拉提斯教练。她喜欢西方流行摇滚和嘻哈音乐,热爱看足球并且是德国足球队的粉丝。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