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斗鸡场上的叉烧包

斗鸡场上的叉烧包

我不曾看过“斗鸡”的场面,但我却相当熟悉有关“斗鸡”的那些事。

“斗鸡”又称“打鸡”,是一种博弈,把两只性情凶猛的公鸡放在一起,它们就会激烈地互相啄咬起来,场面是相当的血腥激烈,两只鸡斗得难分难解,势不两立,斗完后鸡冠流血,啼叫无力,直到分出胜负。

斗鸡在进行前,赌客以金钱博甲鸡或乙鸡会胜出,胜出的一方就会赢钱。斗鸡也是我成长岁月中一段不可或缺的记忆。

爸爸原是经营杂货店,为了多赚些钱,于是便和“斗鸡”扯上关系,开始踏上这条辛苦的路。爸爸不是靠斗鸡来赢钱的,他是载送斗鸡赌客去斗鸡场,赚取车资而已。

斗鸡的地点一般上都会在偏僻偏远的乡野进行。所以爸爸把赌客载到斗鸡地点后,不能马上返回,必须在斗鸡场呆上一整天,待斗鸡活动结束后再载送赌客回去。

图/pei chinese grocery

爸爸说斗鸡非常得残忍,有时候还非得要斗到不死不止,一场斗鸡下来,鸡血满地,鸡毛漫天那是必然的场面,所以他从不参与。为了打发在斗鸡场漫长无聊的时间,他便带了些饮品在现场,结果反应很好,从此爸爸便开始了他的斗鸡场的生意。爸爸带去摆卖的东西越来越多,除了饮品还加上食品,叉烧包就是其中一种。

这斗鸡场的生意虽然好赚,但是还得看天气而定,天气好生意好当然不在话下,反之亦然。

爸爸还会遇到更倒霉的时候,斗鸡在当地是属非法活动,警察常会进行扫荡围捕。通常斗鸡活动一个星期只会进行一至两次,为了避开警察的耳目,每次都会在不同的地点进行。有时候也会走漏风声,警察闻风而至进行扫荡行动,赌客争相走避,弃鸡而逃,唯一敢留在现场就是“只卖不赌”的爸爸。等到警察撤走后,那些赌客逃得逃,被捕得被捕,当天的生意只能以惨淡经营收场。如果碰到没得商量的警察,所有的食物都会被充公,血本无归。

生意好与不好,看爸爸的脸色就明白了。生意不好时,我的心情就像爸爸阴霾的脸色一样,闷闷的。接下来的日子,吃的尽是在斗鸡场没卖出的食物,其中就包括叉烧包。

看到我百吃不厌的叉烧包,我的心情立刻好了起来。这对味的叉烧包,一看外表就知道是纯手工的,每粒包子的摺痕都不一样。第一口咬下去时,嘴巴里即溢满了带有些微微炭焦味的叉烧酱汁,下来吃到便是瘦中带肥香中带焦的叉烧,就在一咬一嚼中,包子皮和饀料合而为一,那时候你才知道什么叫做好吃的叉烧包,什么叫做无憾。那一刻,心情能不美吗?

我始终认为叉烧包要好吃,首先叉烧必须烧得好,得烧出叉烧味来,否则就不能称为叉烧包了。其实,斗鸡场上的叉烧包的味道,不知不觉中已经自动储存在我的味蕾中,并成为我日后判断好吃与不好吃的准绳。

我对这味的叉烧包很执着,不单单是它好吃,更多的它有爸爸在斗鸡场上摆卖时辛苦的影子。

(Visited 193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娘
她喜欢文字,闲来写上几笔;她喜欢美食和烹饪,有时化身厨房里的女王;她是手作包包达人,在针线之间遨游手工和创意天地;更重要的是,她怀旧,她享受当下的小日子,享受随心所欲的生活。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