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新与旧的对话

新与旧的对话

那天8度,电车旁的两排枯树从我身边划过,风景停在一个离我家不远的电车站。抓紧寒衣走进风景里,目的地是墨尔本天主神学学院(Catholic Theological College)。

21世纪之际原本坐落在郊外的天主神学学院搬迁到了市中心里,而这个地点当时住了另一所建筑 -大教堂学院(Cathedral College))。大教堂学院以新歌德式(Neo-Gothic)风格闻名,这种风格始於1740年代的英格兰,并在19世纪的复兴运动传至澳洲。尖拱的窗口,花窗玻璃,细长柱子,十字平面等都是新歌德建筑的特色。

图/大教堂学院 (Cathedral College).1930.10 Jun. 2017

我明白在这样一间被时代遗留下来而风格强烈的古建筑上,要创造出相等份量却不相同质感的新建筑真的好难。要取代,要融合,或是要对立都需要谨慎地考量。建筑大师 Gregory Burgess接下了这个重任,并完美保留了cathedral college最具代表性的新歌德面貌,再以他独特强烈的个人风格为这块土地,为这所古建筑,为新的天主神学教堂打造一个划时代的重生。

我终於走到了。入口是一条时光隧道,穿越了古代与现代之间走进这个学院的今生前世。蓝石(bluestone)是墨尔本最常见的建筑材料之一,在维多利亚淘金时期极为盛旺。但因为这种深灰色的石头异常坚硬也很难处理,所以通常只用作为地基或承重墙的材料。这当然有例外。Cathedral College(左-古建筑)就是其中一座用蓝石砌成的歌德式建筑。

相对的,设计大师 Gregory Burgess在Catholic Theological College (右-新建筑)用上了海蓝色的瓷砖墙,比例上的相辅相成,颜色上的相应相称,再用一座玻璃桥作为桥梁连接两个时代,突出却又不突兀。

通过入口,眼睛收进了一座旋转楼梯,一座让我惊叹得无法言语的旋转楼梯。

听过vesica pisces吗?那是一种镜片,由两个相同大小的圆形交叉,呈黄金比例;也因为形状上的相似所以被称为鱼的膀胱。这个图腾是基督教早期使用的象徵 – 耶稣鱼,并在大量在教堂建筑中频繁使用。神话说鱼是基督教里的神圣生物;而历史告诉我这个图腾是歌德式风格建筑的特色之一。

而在我心里的设计灵魂之所以那样震撼,是因为Gregory把这个图腾化成这所新学院里旋转楼梯的天窗,连接了上与下,过去与现在,建筑与宗教,人与上帝,用透过这个图腾的光洗涤在阶梯间徘徊的人,更让这个新学院和连接的古建筑产生强大的共鸣。

神来之笔

一楼的丹尼尔曼尼克斯图书馆 (Daniel Mannix Library)是这所学院的中心,里面住了很多的手稿和丛书。为了避免书被阳光的紫外线直接照射而损坏,它们多数都被排在这间图书馆的中间,而边际都成为了书虫流动和阅读的地方。

就像是一本本被翻阅的书页,这些新图书馆里的窗口从旧的歌德式建筑,以骄傲的弧形衍生出新的生命和张力。随着光线的缓缓流动,每一扇窗口都框住了对面的旧建筑她不同的面貌,还有故事。

图/新建筑 (左) 与旧建筑 (右) 的对话

新旧之间的庭院是这所学院里画龙点睛的重要空间。在这里看一本书,或者是坐上半天,就好像处在一个异次元空间里,看看时光变迁,感受这里的今生和前世。

一双眼睛在同一时间收进了这样的今古交错,新的天主神学教堂展现出了现代的精神,旧的大教堂学院保留了岁月的光华。

今与古,新思维与老灵魂,彼此对话。

(Visited 163 times, 1 visits today)
章帆
马来西亚砂拉越古晋出生,2015年毕业于墨尔本皇家科技大学建筑设计系,现任全职设计师/自由影像叙述人。小时候常常画家里的墙于是长大了就画出别人的家;不擅长说话所以拍照,故事无声亦可以美好。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