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无脑电影

无脑电影

每次从新加坡回来,就会为生长在马来西亚的电影爱好者感到可悲。五六年前马来西亚还有多种电影选择,后来电影类别越来越少,来去不是美国灾难片、浪漫爱情片,就是恐怖片,或卡通片。Marvel Comics的英雄越来越受欢迎,地球每季都要濒临毁灭一次。以前只有农曆七月和阳曆十月才有鬼片,近三年来每个月都有恐怖片,我们的世界是有那么多鬼吗?

002a

戏票越来越贵,选择越来越少。比如说,印象中我从来没有在马来西亚的电影院裡看过Woody Allen 的电影。有一阵子我还以为他退休了呢,原来不过是他的电影在马来西亚没上映。《Kill Bill》系列上时我还太年轻,但印象中也从来没有在马来西亚的电影院裡看过任何Quentin Tarantino的电影。(《Django Unchained》有在奥斯卡颁奖礼后在马来西亚上映吗?)不是每一部提名奥斯卡的电影都会在马来西亚电影院上映,提名柏林电影节坎城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等的电影和其他欧洲电影更是不用说了。西方电影选择不多,不代表亚洲电影选择就多。以前还有日本电影,现在可悲得要等一年一度的日本电影节。后来因为懒得和其他飢渴的人抢票,唯有放弃不看了。(没有多少个马来西亚人知道中美洲南美洲非洲也产电影吧?)

扯远了。

以前我很单纯地以为是马来西亚电检局无理不放行,要知道,以前有一阵子(或者现在还依然是)马来西亚电检局是连吸烟画面都剪掉的,搞到对白完全接不上。

后来越想越不对。再拿Woody Allen当例子,他的电影都没有暴力性爱镜头,没有什么好禁的,为何没有在马来西亚上映?于是我开始怀疑,是不是其实是电影院不肯放映那些电影?

这个想法在上个月见到某电影院高层时获得证实。他说,电影是娱乐,人们在工馀只想放轻鬆看不用思考的电影。谢谢你们把马来西亚人对艺术的鉴赏拉到零,功德无量。倒不如说,因为马来西亚人不用脑(或没脑可用?)的人佔多数,无脑电影容易让电影院轻鬆赚大钱。

无脑电影造就无脑族群(或是无脑族群造就无脑电影蓬勃发展?),马来西亚电影院裡的观众素质开始让我对电影却步。看戏交谈司空见惯。有内容的对话我还会忍著听,可是那些都是无意义的“为什么会这样的?”(看下去不就道了吗?),“看吧,她是他妈妈。”(是的,我听得懂英语,谢谢贴心重复。),“可以叫他不要这样吗?”(好,有机会我帮你转告导演。)……诸如此类的连绵对话。

在马来西亚,看电影是花钱受罪。(好啦,也没有这么夸张啦。)

【西方流行音乐常有讚颂非瘦女的歌曲,早期个人喜欢的是MIKA的Big Girl (You Are Beautiful),写这篇稿时听的是Meghan Trainor的All About That Bass。】

(Visited 91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佩
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居住在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毕业生,副修中文系;苏格兰罗伯特哥顿大学国际市场管理硕士生。先后在媒体、美国商会和啤酒公司任职,目前转而担任某电台市场经理,业余彼拉提斯教练。她喜欢西方流行摇滚和嘻哈音乐,热爱看足球并且是德国足球队的粉丝。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