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吃风专题 > 人物 > 杨妈妈纯手工胡椒 ,都会女子从职场到农场的故事。

杨妈妈纯手工胡椒 ,都会女子从职场到农场的故事。

杨妈妈纯手工胡椒 的诞生,源于杨彩宁选择推出职场,走入农场。她是一个胡椒控,随身包里一定带上一罐胡椒,几乎任何一餐包包里的胡椒都有出场亮相的机会。还记得有次跟她吃饭,她劈头就问:“你知道好的胡椒是怎样的吗?”

这个故事有点戏剧性——没日没夜忙碌的一个都会女子,突然发现不能这样过日子,决定放弃眼下的工作和生活方式,来个大转身,走入她曾经不屑的农场,与心爱的胡椒树打起交道

杨彩宁坐在我面前说起这段经历,听得出来语气带点激动,眼角有点湿润。因为这个故事的背后,隐藏着亲情的牵绊。

杨妈妈纯手工胡椒
杨彩宁是一位随身带着胡椒的胡椒控。(图 / 杨彩宁提供)
杨妈妈纯手工胡椒
砂拉越胡椒闻名世界,而你知道怎样才叫好胡椒吗?(图 / 蔡羽)

“过去我在活动策划公司上班,老板相当信任我,而我也很勤力打拼。由于工作繁杂琐碎,我经常需要超时做工,开始时不觉得如何,长年累月下来就开始反思自己要的到底是怎样的生活。”

对她而言,忙碌除了是精神和身体上的负担,还有一个耿耿于怀的是无暇陪伴家人。每次接到父母的来电,谈话节奏是快速的,而且往往三言两语之后挂断。再加上父母住在砂拉越三马拉汉省的雅沙再也,距离市区比较远,杨彩宁平时很少回家跟他们相聚。

带着胡椒趴趴走的胡椒控

雅沙再也(Asajaya)属于海口区,有很多农场,杨家农场就是其中之一。农场主人杨爸爸——杨和新在农场里种过不少作物,早年更是栽种火龙果的先驱,媒体因此登门访问。农场里有一片胡椒园,那可以说是杨家农场的命根。

“父亲受到一位朋友的启发,学得一手养土、护土的技巧,自制堆肥、有机菌、鱼精对土壤和植物进行天然护育,拒绝使用农药,结果发现农作生长的效果特别好。我自小爱吃胡椒,就是因为觉得我们家的胡椒不同,特别有味道。”

杨妈妈纯手工胡椒
长得肥美浑圆的杨家胡椒。(图 / 杨彩宁提供)
杨妈妈纯手工胡椒
在烈阳下曝晒的胡椒粒。(图 / 杨彩宁提供)
杨妈妈纯手工胡椒
由于土质肥沃,杨家农场的作物都特别丰美。(图 / 杨彩宁提供)

杨彩宁确实是一个胡椒控,随身包里一定带上一罐胡椒,几乎任何一餐包包里的胡椒都有出场亮相的机会。还记得有次跟她吃饭,她劈头就问:“你知道好的胡椒是怎样的吗?”

作为椒农的孩子,她坚持好胡椒不但吃起来香辣,闻起来还必须带呛。要做到这点,除了胡椒品质要好,处理过程还要拿捏精准,而且确保胡椒的纯度。

日常,杨彩宁聊胡椒,仿佛聊的不是农作物,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只要话题带到这里,她就滔滔不绝了,为此还上了电台,深入解说砂拉越胡椒的种种。

点击购买杨妈妈纯手工胡椒

身边的人对她说:“你既然这么热爱胡椒,为什么不推广胡椒呢?

这句话是当头棒喝,也是促成杨彩宁辞职的临门一脚。辞职后的她回到自家农场,开始参与家族的农务,从栽种胡椒开始,到采收与加工生产过程,真正从头认识胡椒的A到Z,她的父母就是最好的老师。

此时,在职场累积多年的营销和管理经验派上用场,她和父母经常聚在一起讨论——父母继续从事耕作和加工,后来加上弟弟帮手;她则为杨家农场的胡椒进行包装和行销,“杨妈妈纯手工胡椒”这个品牌由是诞生。

胡椒不止暖胃还暖心

我问杨彩宁,从职场转战农场这段时间,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我和父母家人终于可以常见面了,而且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为同样的事情而努力着。从来没有哪个时候像现在这样,我觉得我们家人真正融和在一起。我现在和父亲通电话,有时也会打情骂俏一下,我觉得很过瘾。”说着时,她脸上堆满笑意。

过去数千年来,胡椒都是重要的香料、草药和食材,用途很广,食用的话有暖胃驱寒等效果。这道温暖的食物,来到了杨家厨房,对杨彩宁而言更有非凡的意义,多了一份暖心好味道。

蔡羽
『一起吃风』企划总监。右手执笔,集文化人、媒体人、研究人、设计人于一身,对文化产业有独到见解;左手从商,累积多年经验,对市场具敏锐触觉。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