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不纸如此 > 母亲节,你该用哪种爱的语言?

母亲节,你该用哪种爱的语言?

爱,是一种感觉。

它摸不着,看不见,虽然无色无味,却让人愿意为它牺牲奉献,甚至生死相许。

爱的本质是一种没有实体的存在,但通过各种表达方式,我们却可以察觉并感受到它的流动与温度。因此,我们可以在情人的眼里看见爱的光芒,在母亲的怀里感受爱的热度,也能在陌生人雪中送炭的举动里体会到爱。

这个母亲节给妈妈送上心思满满的爱。(图 / 马湘茹)

可有时候在人际互动和关系里,我们觉得自己明明已经很努力地传达爱,但对方似乎感觉不到,甚至觉得我们不在乎、不爱了。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或许,是我们用错了爱的语言。

爱的语言,是Gary Chapman于1995年在他的著作《The Five Love Languages: How to Express Heartfelt Commitment to Your Mate》里首度提出的。他认为人表达和体验爱的方式有五:肯定的言辞(words of affirmation)、精心的时刻(quality time)、接受礼物(gift giving)、服务的行动(acts of service)与身体的接触(physical touch)

所谓肯定的言辞包括赞美对方、说鼓励的话语;精心的时刻是指优质的共处时光,比如一起去旅行、看电影;接受礼物是指送对方想要、需要或能让他/她觉得你有挂念及想着他/她的礼物,比如情人节的一束花、旅行时带回的纪念品等;服务的行动是指为对方做对他/她而言意义重大又或体恤对方的事,好比帮疲倦的太太按摩、替放工回家的爸爸递上一杯热茶等;而身体的接触则是指拥抱、亲吻、摸摸头等身体的触碰。

Gary Chapman主张每个人在与人相处时,都会有一个主要的爱的语言和其它比较次要的语言。如果我们以对方最主要的语言来与之沟通,对方就会感受到深刻的爱。但这并不代表其它次要的语言就不重要了。在一段关系里,爱不能流动的原因往往是因为双方使用不同的爱的语言来沟通。比如一个妈妈可能希望孩子多花时间陪陪她(精心时刻)而孩子却以为常常买贵重礼物给妈妈(接受礼物)就是表达爱意了。结果是孩子一直觉得自己很努力在表达爱但妈妈却不领情,而妈妈却觉得孩子根本就不爱她、不在乎她的感受,尽以物质来敷衍她。

那么,我们怎么知道对方主要的爱的语言是什么呢?其实只要我们用心去观察对方日常生活里的行为举止就不难发觉——他、她最常或最倾向使用哪种爱的语言来沟通并表达爱,那就是他、她最主要的爱的语言。

爱一个人,不是把你认为好的东西强加对方身上。真正的爱,是觉察对方的需要想要,然后在适当的时候提供给对方。有时,虽然有些事是真为对方好,但如果对方仍未能接受,则也要暂时放一边,耐心引导、等待对方成长。伴侣之间如此,亲子之间如此,师生之间如此,朋友之间也如此。

说回爱的语言,适逢五月母亲节,就给大家示范如何制做简单的母亲节衍纸小卡。我们可以在卡片里头写上感谢的话语,再搭配小礼物或花束送给妈妈。这样既有肯定的言辞,又有礼物。如果能再加上亲自下厨煮一顿给妈妈吃(服务的行动 + 精心时刻)和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身体的接触),那就五种爱的语言统统用上,不怕妈妈感受不到我们的爱。

母亲节小卡的制作流程如下

1/   准备好制作材料:桃红色衍纸条(2 X 6寸长)、粉红色衍纸条(2 X 3寸长)、衍纸笔、白胶水、镊子及卡纸(图一)。可以事先在卡片纸上打印出想要的字样,也可以利用现成的印章盖出字体又或是从杂志报纸上剪下合适的字句。能写一手好字的朋友则不妨自己亲手写字更有意思。

2/   分别制作出各两个桃红色及粉红色的泪滴卷(图二)。泪滴卷的制作可参考附上的影像。

3/   把桃红色及粉红色的泪滴卷分别组合成一大一小的心形(图三)并稍微修饰形状。

4/   在卡片的中心随意地贴上有印花的纸胶带(图四)。纸胶带在较大型的文具店或书店皆有出售。

5/   最后,把两个衍纸心形贴在纸胶带上。同时将桃红色碎纸随意地贴粘在心形四周,让整体设计在视觉上更聚焦(图五)。这样,母亲节衍纸小卡就完成啦!

这个母亲节,不妨亲自动手制作小卡小礼物,送给妈妈,更有心思也更有爱!

 

注:有意购买衍纸工具或材料,欢迎联系“Paper N Quil”脸书专页或 WhatsApp +6016-8992033。

(Visited 254 times, 1 visits today)
马湘茹
『Paper N Quill』当家的,『9号课室』园丁,是典型的书虫。本来规规矩矩地在实验室里做分子生物学研究,因为一次不规矩的出走而闯入纸世界玩得不亦乐乎。除了玩纸,也喜欢养多肉、写写字。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