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游客就必须被当肥羊来宰吗?

游客就必须被当肥羊来宰吗?

十二月的其中一个长周末,我去了马六甲。

我们这些居住在巴生河流域(通常人统称吉隆坡),上下班都在车龙中慢驰的人,最怕就是上车塞车下车塞人(其实谁不怕?),奈何年假日数有限,有时想出游也只好和大伙一起挤在路上。

会到马六甲去其实是和几个特别要好的旧同学相聚。我们四人当中有两人住在马六甲,两人住在吉隆坡。上一次的聚会在吉隆坡,这次去马六甲也不为过,而且,我们都想念satay celup和cendol了。

基於已经为塞车做好心理准备,加上有当地人在引导,在交通方面其实还蛮顺利的,心情也相当愉快。只不过隔个五六年再回来马六甲,马六甲商业化得……令人发指。吉隆坡朋友不断以“游客嘛,游客嘛……”来安抚自己。

原本以为四个人当中最精明的应该是我(真不要脸),给果被人砍得最厉害的就是我。我们走过鸡场街的一个小巷口,飘来一阵烤鱿鱼的香味,原来有现烤鱿鱼。我忍不住要了两种不同的烤鱿鱼(想说晚上可以配啤酒),付钱时才知道那少少的100克竟然要20令吉,两小包结帐共40令吉!

虽然知道是被砍了,不过生气指数还不是太高。最气人的是后来在一家零食店发现同样(但不是现烤)的鱿鱼100克才卖7令吉50仙,心里就不平衡得不得了了。结果当晚的啤酒夜并没有烤鱿鱼(因为心理不平衡,不想见到那两包小东西。),朋友念经似地在我耳边“游客嘛,游客嘛……”,念足两天。

人挤人,小食店要排队,餐馆上菜要等很久都是预期内的事,但食物/东西的天价却没有在我们的预算内(包括两个当地人)。比如闻名的cendol虽然牌子上写著4令吉一碗,结帐时却是7令吉一碗,比如用完即丢的雨衣8令吉一件(8令吉买一个比垃圾袋还薄的塑胶?),当然没忘记100克20令吉的现烤鱿鱼。

幸好,幸好satay celup 店主还是老实的,虽然我们排队时间长了点,价钱比起五六年前也涨了点,不过并不会砍人,而且店面也干净了许多,我们都吃得非常满足。(后来我们都把用完即丢的雨衣晾乾收好,这么贵,要小心多用几次。)

【写这篇稿时听的是Jason Marz早期的歌曲,推荐的是I’m Yours及他和ColbieCaillat合唱的Lucky。】

(Visited 221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佩
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居住在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毕业生,副修中文系;苏格兰罗伯特哥顿大学国际市场管理硕士生。先后在媒体、美国商会和啤酒公司任职,目前转而担任某电台市场经理,业余彼拉提斯教练。她喜欢西方流行摇滚和嘻哈音乐,热爱看足球并且是德国足球队的粉丝。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