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人在欧洲 > 炎日下的 奥斯维辛集中营

炎日下的 奥斯维辛集中营

奥斯维辛集中营 在波兰南方,是个漂亮的地方。到处都是葡萄园、葡萄酒庄和啤酒花园(种啤酒花的农地)。波兰南方最大的城市是Krakow,波兰第二大城市,曾经是波兰首都。从Krakow到奥斯维辛集中营车程约40分钟,炎日下一路经过大大小小的葡萄园和啤酒花园,怎么看都不像是开往一提起就令人心情沉重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说到鬼,这世上比奥斯维辛集中营(Oboz Koncentracyjny Auschwitz-Birkenau)有更多鬼的地方,大概没几个了吧。在二战期间,纳粹军在这个集中营“有系统地”杀了超过100万人,90巴仙是犹太人。

奥斯维辛集中营在波兰南方,是个漂亮的地方。到处都是葡萄园、葡萄酒庄和啤酒花园(种啤酒花的农地)。波兰南方最大的城市是Krakow,波兰第二大城市,曾经是波兰首都。从Krakow到奥斯维辛集中营车程约40分钟,炎日下一路经过大大小小的葡萄园和啤酒花园,怎么看都不像是开往一提起就令人心情沉重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奥斯维辛集中营

夏季的游客比我们想象中的多,都是西方人,我倒是成了上千西方人中唯一的亚洲人——还是个超级无敌怕晒的亚洲人,把自己包得像怕被狗仔队认出来的大明星(头巾+大墨镜),竟然引来一群死洋仔举起手机拍我!朋友调侃,我们也要合照一张,人多失散时可以站在大门问人,今天看过你的人应该都对你印象深刻,虽然他们未必知道你长什么样子。

站在奥斯维辛第二集中营入口处,望着看不到尽头的集中营,朋友问,你要走完整个营地吗?我反问,很远吗?“嗯,好几个足球场那么大。”“应该可以吧。”“那你自己走,我在冷气咖啡厅等你。”“……”

奥斯维辛集中营

奥斯维辛集中营阴森吗?在欧洲历史上最热的夏季摄氏38度艳阳下,鬼若不躲起来,会化成灰吧?历史当然是沉重的,尤其是当时营内都是无辜的老百姓。所谓卧房里,能够肩并肩睡着是最好的情况,人叠人睡着才是日常生活。冬天没有发被,每早醒来总有几个人是晚上冻死的。若有人逃跑,营内所有大人小孩没有食物没有食水地罚站在室外,直到逃跑的那个人被抓回来为止。夏日冬天下雨下雪无例外。往往直到逃跑的那个人被抓回来时,罚站的那群人里往往又死了好几个。

还没听到用活人来做实验的毒气室,我已经投降了。我干嘛站在摄氏38度炎日下听让人心情那么沉重的历史?于是脱队绕了一圈集中营,回到入口处已是两个小时后的事。看到朋友一脸得意的喝着咖啡,不禁问他干什么来?“买了几张漂亮的明信片。”昨晚放着漂亮的Krakow古城明信片不买,今天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买明信片?看来热昏了的是你,不是我。

(Visited 49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佩
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居住在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毕业生,副修中文系;苏格兰罗伯特哥顿大学国际市场管理硕士生。先后在媒体、美国商会和啤酒公司任职,目前转而担任某电台市场经理,业余彼拉提斯教练。她喜欢西方流行摇滚和嘻哈音乐,热爱看足球并且是德国足球队的粉丝。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