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精选 > 熊伴     

熊伴     

电影中,临危的父亲拨了通电话给女儿,对不曾买布娃娃给她的事儿深表歉意。电话另一端是一个已长大的女儿,一个很简陋的儿时自制布娃娃仍躺在她的枕边,陪伴她入睡。

我的家境不富有,小时,买稍微昂贵的玩具是属于奢侈的行为。我还记得,每每父亲带我到同一家百货公司逛,我都会从同样的架子取下同样的泰迪熊抱一抱,然后不舍地放回原处。随同的亲戚见我爱不释手,父亲又不肯买下,最后便索性买了送给我。从此,这只泰迪熊就陪着我长大。

泰迪熊
图 / 泰迪熊梦工厂

到英国去深造时,我特地带了一只小熊过去。我把它放在背包侧面隔层,露出半身。我总觉得一身泥黄色的它拥有最纯朴的可爱笑脸,所以很引人注目,我身边的同学都管它叫“小黄”。有些同学说我很可爱,把小熊都带来了;有些同学感到奇怪,这么一个大男生,怎么把小熊随身携带。起初,我特地带它去英国,纯粹只想体会不说话的伴陪我出走的感觉。当它每天坐着凝视我穿上鞋子出门去上课的时刻,我忽地感到它别无选择而必须挂着的笑脸突显了它的孤单。它每天静谧地坐在床头边看着我入眠,令我仿佛感应到它的体温,这是我们在异乡作客互相依靠着对方取暖的方式吗?

在网上看过这么一个有趣的报道:一项调查显示,英国约三分之一的成人都抱泰迪熊睡觉因为如此能令他们感安慰和平静。其中,百分之二十五的男性在离家时也携带泰迪熊,因拥抱泰迪熊能给他们如家一般温暖的感觉。更有酒店的消息指出,很多商人在退房时把泰迪熊落了在房间,纷纷拨电回去寻找它们。

大部分人在童年时都有一个幻想的玩伴,它可能是一个实物,譬如玩偶,也可能是一个虚构对象。它属于一种贴心的陪伴,也属于一种心灵的安全感。我仍记得儿时生病,我总是把泰迪熊抱得特别紧,那个脆弱时刻,我只想有一个与我同甘共苦的伴来安抚内心的不安。或许,有很多大人都难以想象泰迪熊或其他能拥抱的玩偶对于小孩有多重要,以为它就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玩具,它与小孩甚至大人的接触其实起着极微妙的作用。

突然想起在家乡的泰迪熊。只可惜,人会长大,泰迪熊不会。

文 / 豪迈  转载自《星洲日报 • 星云》 20151225日。

(Visited 47 times, 1 visits today)

类似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