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Derry料理异想空间 > 疯潮中筑起蜂巢

疯潮中筑起蜂巢

蜂巢蛋糕 ,虽然它的难度并没有很高,但是在于它的材料挑选是必要严格执行的,才能使得整体的口感、观感与质感的结合呈现更具时尚品味。

自2020年3月18日行动管制令开始以来,马来西亚进入全新的疯潮时代,无论是生活的节奏或健康的隐忧都成了几近崩溃的状态。人们开始学习如何从逆境中开启隐藏在内心深处另一个不敢面对的自己。

在疯狂的极限中,绝对可以创造出无限的挑战及可能性,就如很多人因此在社交软体上成了厨神、料理王,甚至美食翘楚等,其实还有数不尽的称号。当然,我也不例外,我做了我完全没兴趣且未曾想要动手去做的疯潮中“蜂巢蛋糕”。曾经对这种蛋糕有种悬疑的残念,我一直都被那个未被证实的假象给思维洗牌了。

蜂巢蛋糕

人家常说,这种蜂巢蛋糕一定要到半夜时分才能做,因为这是一种不能被思绪绑架并带有迷信包袱的蛋糕。一旦一次做不成,你就一直不会成功的,甚至一世就好像被诅咒一样做不好。

我这号人物就属人来疯。在这管制期间被关得几乎都在刷优兔(YouTube),意外发现原来这款蛋糕是史上最简单不过的蛋糕,只在于你会不会安分守己地去操作它的程序而已。感觉之前无谓的担忧都是多余的,于是隔天马上开始“筑巢”行动。

蜂巢蛋糕

我备齐了所有材料,在毫无悬念之下就跟着步骤去尝试完成了第一阶段;到了第二阶段将静待超过一小时的面糊倒入模具,准备焗烤。殊不知,在焗烤中的面糊好像火山爆发似的狂流出模具,我开始质疑,怎么优兔(YouTube)里美丽的姐姐示范时不会那样嘞?但是我内心挣扎是很想把整个托盘的蛋糕就丢掉,可是现实的我还是住手了。时间滴答滴答的过了,莫名的香气扑鼻而来,咦?好像很不错哟……终于,可以将蛋糕拿出来,怎么那么香?我就将流出来如岩石状的蛋糕残渣给切开,然后待全部蛋糕放凉后,有种紧张的气流在敲击我的心脏。

蛋糕切开的那一刹那,天啊!眼前见到的是如蜂巢洞穴版美丽的线条。我成功了吗?我成功了吗?我立刻切了给周边的人试试看。他们很惊讶对我说,“怎么可以那么Q软弹牙?” 当下我的内心立即被注射了一支强心针那样幸福,开心得说不出话来了。哈哈哈。

惨了,接着我身上的那股冲劲突如其来地往上冲到脑。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接着第二天再来第二次,紧接着第三天也在做。更开始研究如何将味道发挥到淋漓尽致,而且在视觉上让人看了也可以心旷神怡。

蜂巢蛋糕

说回这款蜂巢蛋糕,虽然它的难度并没有很高,但是在于它的材料挑选是必要严格执行的,才能使得整体的口感、观感与质感的结合呈现更具时尚品味。我从不认识它,直到可以和它做朋友,还当起了好朋友。这证明了当初不是我不能,而是我选择不要罢了。勇敢踏出第一步,成功只差那一步。

我爱上了品食、烹调和烘培,大部分知识几乎是从优兔(YouTube)或谷歌(Google)上搜索后,再拿捏不同食谱中最佳的可能性,包括技术上层面的理论,再综合起来塑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特调的食谱。每一种材料无论在于时间,气候,温度,湿度及质量上的处理,都是需要注意的小细节,反复练习决然是必须的

(Visited 168 times, 1 visits today)
陈通霖
喜欢研究创意料理与烘培食谱,因为奇葩的个性经常就地取材,也不理常规的烹调方式,打破传统自创新味蕾。勇敢让舌尖踏出每一步,尝尽前所未有的新激情。味道没有规则,感官才是王道。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