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吃风专题 > 砂拉越博物院公园 里的悠闲下午茶

砂拉越博物院公园 里的悠闲下午茶

夏日小屋 其实是中国凉亭式的建筑,周围园林环绕,绿意盎然,不太确定建成于什么时候或做何用途,从1960年代以来,夏日小屋 一直是 砂拉越博物院公园 人潮聚集之处。小屋外还长着一棵美丽的老树,枝干向四面八方延伸成一把绿伞,把小屋整个拥在树荫下,即便艳阳灼人,小屋里却偷得一片清凉,加上可口的冰品美食,那可是热天里的一大享受。

 

砂拉越有不少社区小公园,有者是超过百年的老公园,郁郁葱葱之间,藏着古朴风情。如果说炎炎午后,要找个好地方喝杯下午茶,那么位于古晋的砂拉越博物院公园(Museum Garden)是个不错的去处。

 

~ 夏日小屋 ~

砂拉越博物院公园
树荫下的夏日小屋。(摄影 / 蔡羽)

年少岁月里,很常到夏日小屋(Summer House)吃冰,也特别喜欢那边的峇拉煎米粉和烧包。记得当时经营生意的是两个姐妹,大姐不苟言笑看起来很严肃,但手艺很好,食物的味道都很到位。两姐妹退休后,夏日小屋也换了人,依然卖冰品,但已经是另外一个故事。

夏日小屋其实是中国凉亭式的建筑,周围园林环绕,绿意盎然,不太确定建成于什么时候或做何用途,从1960年代以来,夏日小屋一直是砂拉越博物院公园人潮聚集之处。小屋外还长着一棵美丽的老树,枝干向四面八方延伸成一把绿伞,把小屋整个拥在树荫下,即便艳阳灼人,小屋里却偷得一片清凉,加上可口的冰品美食,那可是热天里的一大享受。

 

~ 音乐亭 ~

砂拉越博物院公园
在音乐亭欣赏一场露天音乐会。(摄影 / 蔡羽)

距离夏日小屋咫尺之遥,有个稍微隆起的小土丘上有一座音乐亭,那可是老一辈古晋人回忆里重要的一页。

音乐亭的设计简单,线条俐落,却是1960和70年代重要的露天表演场所,最常在这里表演的其中一个单位,就是当时闻名的警察乐队。周末或假日的演出,吸引各族民众聚集在音乐亭周围,或站或坐在草地上欣赏乐队的演出,度过一个慢悠悠的午后时光。

 

~ 英雄纪念碑 ~

砂拉越博物院公园
纪念反帝反殖英雄的纪念碑。(摄影 / 蔡羽)

1980年代末,砂拉越政府决定在博物院公园打造一座英雄纪念碑,以纪念几位反帝反殖的英雄人物如石隆门华工领袖刘善邦、反对砂拉越让渡给英国的马来少年英雄罗斯里、反抗白人拉者的伊班英雄仁答等。

这座纪念碑在1993年竣工,并在当年7月27日开幕。圆柱型的纪念碑高高耸起,前方有一道长长的水池直达公园的入口处,当年吸引很多民众与游人到那边拍照留念,俨然成为地标造景。

 

~ 百年古墓园 ~

砂拉越博物院公园
公园内的古墓是重要的文化遗产。(摄影 / 蔡羽)

博物院与其公园的这个山丘地段,原本是古晋华人最早的墓园。19世纪中叶,由潮属大佬刘建发带领的潮州帮是最大的华社族群,他们选定了此处作为坟场。1878年,第二代拉者计划设立博物馆,选中有关义山地段,就以不远处大石路(今敦阿邦哈志奥本路Jalan Tun Abang Haji Openg)一哩半的地段交换。

博物馆在1890年完工,由于当地的坟墓并不稠密,因此英国人就将博物馆周围空地辟为墓地公园。到了1982年,国际知名铭刻家傅吾康教授与陈铁凡教授还曾经抵达古晋进行铭刻考察,在博物院公园发现9个百年古墓,年代最久远的是清朝咸丰己卯年(1855年)立的墓。

英雄纪念碑的建设,导致许多受工程影响的坟墓必须另行处理。根据记录,该年共挖掘了51个坟墓,而后重新安葬成15个坟墓,安置于公园一角,继续作为这座城市的历史注脚,并由古晋华人信托委员会负责管理。

 

~ 八角亭与林氏祖坟 ~

砂拉越博物院公园
八角亭与西河林氏的祖坟。(摄影 / 蔡羽)

夏日小屋一旁,有一座八角亭和西河林氏的祖坟古墓,立于公元1883年。据说这是当年林姓族人下南洋时,带着故乡的五谷和土,抵达古晋后草建祖坟,将五谷乡土置于坟内,期盼祖宗英灵长随左右。1988年,砂拉越西河林氏公会翻新祖坟,并且建亭美化,成了博物院公园内的一道风景。

有趣的是,经历漫长岁月后,有关祖坟上方长出两株大树,正好暗合林姓“双木为林”的意思!

(Visited 95 times, 1 visits today)
蔡羽
『一起吃风』企划总监。右手执笔,集文化人、媒体人、研究人、设计人于一身,对文化产业有独到见解;左手从商,累积多年经验,对市场具敏锐触觉。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