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吃风专题 > 硕莪 ,可以吃掉的树。

硕莪 ,可以吃掉的树。

硕莪 树是砂拉越马兰诺族(Melanau)心目中的“神树”,从他们的日常饮食习惯、表演艺术到祭祀活动,都离不开硕莪。马兰诺人将硕莪树桐去掉外皮,辗碎后用水洗刷,从碎屑中提取淀粉,再将它经过筛滤、烘烤等工序,制成可以食用的硕莪粉。

硕莪树是砂拉越马兰诺族(Melanau)心目中的“神树”,从他们的日常饮食习惯、表演艺术到祭祀活动,都离不开硕莪。马兰诺人将硕莪树桐去掉外皮,辗碎后用水洗刷,从碎屑中提取淀粉,再将它经过筛滤、烘烤等工序,制成可以食用的硕莪粉。

马兰诺有很多传说故事跟硕莪有关,其中一则说的是在很久很久以前,获取硕莪粉不必那么麻烦,只需将硕莪树桐搁在长屋的走廊上,硕莪粉就会自动流出。

硕莪
准备运往加工的硕莪树桐成排绑在河边。(图 / 蔡羽)

有一次,有一对兄弟跟着父亲到森林里去砍硕莪,回程时要走上一段路,将树桐搬运到船上运回村子。在炎热的天气下,这对兄弟不堪搬运之苦,竟发起脾气,狠踢硕莪树桐以发泄。

他们的举动触怒了硕莪树神,决定给予族人惩罚,从此以后硕莪树桐不再轻易流出硕莪粉,马兰诺人必须采用繁杂的工序提取。

这个流传在部落的神话故事,显现马兰诺族对硕莪的“崇敬”。硕莪粉这个“神奇之粉”,究竟有多神奇?它是如何食用的?

Sago
硕莪糊是非常耐饱的食品。(图 / 蔡羽)

硕莪糊

硕莪糊(Linut)被比喻为马兰诺族的日常“米饭”。早期,马兰诺人从不吃饭,而是以硕莪取代米饭,常见的做法是将硕莪粉加入温水调成糊状进食。

黏乎乎的硕莪糊一般沾着叁巴酱吃,也可以佐以其他菜肉,是非常耐饱的食物。更重要的是,硕莪糊糖分低,对身体不会造成负担,因此马兰诺族过去很少出现胖子。

硕莪
硕莪粒可以搭配任何食物进食。(图 / 蔡羽)

硕莪粒

这是用硕莪粉搓成粒烘干后的食品,咬在口里爽脆易碎,可以配菜配咖喱当饭吃,也可以当零嘴吃。

马兰诺族有一道经典美食是鱼生(umai),经腌渍带酸辣的生鱼片很开胃,马兰诺人习惯佐以硕莪粒入口。据说生鱼片具刺激性,而温和的硕莪粒则可以在肠胃里起调节作用。

硕莪饼
烘烤中的硕莪饼。(图 / 蔡羽)

硕莪饼

硕莪饼(tebaloi)是马兰诺族有名的传统食品,如今也被作为砂拉越旅游产品大量生产,加以精美包装推销给游客。

走入沐胶地区的硕莪饼传统工坊,在高温的木屋里见证硕莪饼的制作过程,饼香填满偌大的空间,体格娇小的马兰诺女生不断在烤炉后翻烤硕莪饼。这种饼干是以硕莪粉加入椰浆、糖和蛋混搅而成,也可以添加其他口味,如班兰香叶(pandan)、火龙果等。

硕莪
硕莪椰丝饼是非常道地的马兰诺小食。(图 / 蔡羽)

硕莪椰丝饼

顾名思义,以硕莪粉加上椰丝煎烤,就制成带点咸香的硕莪椰丝饼,马兰诺人叫它tetebeh,马来人叫它tumpik,在马兰诺社区是非常普及的食物。

吃硕莪椰丝饼,还得配上特制的蘸酱,那就是在砂拉越非常受欢迎的亚答糖(gula apong)浆,这样一沾一入口,口味立马多了层次感。

硕莪
硕莪粒又被称为西米。(图 / hk01.com)

西米露

硕莪粒又称为“西米”,是的,大家熟悉的西米露里那些口感Q弹的小颗粒,就是由硕莪粒熬煮而成。

硕莪粉或硕莪粒可以百搭在糕点和甜品之中,因为它不抢味,又可以创造口感和咬劲。想想,在大热天时来一碗蜜瓜西米露,除了享受冰凉的感觉,还可以追咬齿间的西米,难怪很多人喜欢西米露!

煎蕊
人们熟悉的煎蕊也是硕莪产品之一。(图 / 蔡羽)

煎蕊

在各种冰品中,煎蕊(cendol)是很常见的食品之一,在新马各地都很流行。砂拉越的煎蕊,早年的做法是采用硕莪粉加入班兰叶制作而成,吃起来特别有咬劲和弹性,而且有一股清香。

在砂拉越古晋花香街,有一档祖传三代的阿勇红豆冰,至今仍沿用旧法制作煎蕊。无惧炎热天气,端着碗在繁忙的路边吃古早味的红豆煎蕊,很多游客对他们家的煎蕊赞不绝口。

硕莪
肥美的硕莪虫,如今也是砂拉越著名的“食物”。(图 / 蔡羽)

硕莪虫

是的,你没有看错,谈硕莪美食,绝对不能错过肥美的硕莪虫!肥美多汁的硕莪虫主要栖息于硕莪树根部,据说一棵腐烂的硕莪树可以找到上千条硕莪虫。从泥土中掘出不停蠕动的硕莪虫,将之清洗干净,可以生吃,也可以煎炸爆炒,重点是入口的时候摘掉虫虫的头部。

如果你选择生吃,就可以感受硕莪虫在口里爆浆的滋味,那是带有奶油口味的感觉。不过要提醒一句,有些人会对硕莪虫敏感,这点要稍加留意。

(Visited 117 times, 1 visits today)
蔡羽
『一起吃风』企划总监。右手执笔,集文化人、媒体人、研究人、设计人于一身,对文化产业有独到见解;左手从商,累积多年经验,对市场具敏锐触觉。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