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绘本里的爱情与人生

绘本里的爱情与人生

有人问,绘本是不是只给小孩子看的?没有给大人看的绘本吗?其实我第一次接触到绘本时,我已经是个大人了。那时候我接触到的是几米的绘本,只是当时我并不知道这类书是被归类成为“绘本”这么一个词。

几米那时候红得很,他在十多年前推出的作品几乎每本我都会买来收藏。当时《向左走,向右走》甚至被拍成了电影。红到这么不清不楚之下,我还是不认识什么是绘本,直到十多年后,我才可以把绘本和几米链接起来,也才知道几米同时也有画绘本给孩童们看。

所以绘本并非是儿童专属的书籍,甚至在绘本世界里你也可以找到非常浪漫的爱情故事,可以看到非常引人深思的人生哲学。这些书,在孩子的手中或者只是一个故事几个画面,但是来到有过不同人生经历的大人手里,所产生的共鸣度又大为不同。

《我等待》这本意大利作者David Cali,整本书除了一根红色的毛线贯穿整个故事,就是画在白纸上的黑色简笔画,字数最多的一页也只有区区的12个字,这么简单单的一本书是给孩子的童书吗?这书,孩子就算懂得书上的每一粒字,也无法体会里头的含义。

所以,我常说,不要以绘本的字数多或少来定义这书是给多大的孩子看,未必越少字越简单的绘本就是适合幼儿的绘本。《我等待》说的是一个人生,我们人从孩童时代就开始等待,等待成长、等待爱情、等待死亡、等待新生命的来临,如果你不是有了一定的人生历练,这书很难会和你共鸣。

记得,我买这书的时候,年纪还不算太老,看了就觉得书很不错,很特别如此而已,就将之搁在书架上生尘。若干年后,在一堂课上听到老师念这本绘本,眼泪竟然失控地落了下来,久久无法平复。这以后,我每一次翻开这本绘本,每一次都有不同的领悟。

作者笔下的爱情是深刻而真实的,从一开始主角得到了他所等待的爱情,快乐地步入教堂,再到有了孩子,和那一页“……等待对方先说对不起。”那条混乱纠结的红线捆绑着两个不愿先低头的人,不就是我们生活中的写照吗?

到后来,从“等待医生说不要紧”的心情转入“等待她不再受苦”,那不也是真爱的表现吗?有多少个爱情能等待到这最后的时刻呢?男主角所爱的女人比他先离开了,固然是令人哀伤,可是她所得到的爱却是令人羡慕的。

另一本,让我觉得非常浪漫的绘本是西班牙作者Chema Heras所创作的《星空下的舞会》,故事中有两个可爱的老人家,老爷爷听到村子里响起音乐,想邀请老奶奶一起去参加舞会,可是老奶奶却以自己不再年轻貌美为理由而不愿意去。

故事再发展下去可爱的老爷爷竟然用了“花言巧语”把老奶奶觉得自己不好看的地方,皱皱的皮肤、干干的嘴唇、白白的 头发都形容到无比美丽,让老奶奶最后终于愿意和他一起去参加舞会。老奶奶在舞会上和老爷爷共舞的时候,甚至还深情地望着老爷爷,把头靠在他胸前,赞回他像月亮一样好看。那画面,多浪漫啊!

其实,在这一页(老奶奶把头靠在老爷爷胸前)的画面上,画家还画了许多老爷爷和老奶奶平日相处的小细节,生病时候的看顾、一起下厨、帮对方擦背等等……这些小日子,在文字上是没有写出来,可是你一看那些画面,就知道这两人是深爱着彼此,也因此能在年老的时候相依相偎,这种爱情,是一种境界。

还有一本让我觉得很凄美的绘本爱情故事《最珍贵的礼物》,美国作者O.Henry笔下所刻画的一对贫苦年轻夫妻,为了给予对方最想要的圣诞礼物而牺牲了自己所爱。妻子把自己最宝贝的长发剪去,换了钱买了一条表链给丈夫挂他三代传家的金表;而丈夫却把自己最心爱的怀表卖了,换了一组妻子想要了很久却买不起的发钗组合。

在故事中,妻子说了那么一句“我的头发也许计算得出数量,可是我对你的爱无法计算。”这两人的爱,真的是羡煞多少世上的人儿啊。这种爱,已经超出境界了,是没有境界的爱。

所以,绘本是只有让孩子们看的书吗?不是的,绘本是0岁到100岁都可以看的书,只要你知道去挑哪一些来看。

(Visited 350 times, 1 visits today)
豫悦
专修大众传播,曾经是记者、专栏撰稿人,最后却选择不务正业,成为身份错综复杂的女人——三个孩子的妈、两个非营利组织的志工、一间绘本馆的掌柜。脱离不了关系的是孩子、绘本与阅读。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