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被绘本掴了几巴掌

被绘本掴了几巴掌

和绘本厮混了一些日子后,我发现有些绘本作家其实相当擅长于指桑骂槐。明明你眼前摆着的是一本儿童绘本,怎么念着念着你就觉得自己脸上被掴了个大大的巴掌。

《阿虎开窍了》是这类绘本里的佼佼者,故事说着一只什么都不会的小老虎 – 阿虎,不会读书、不会写字、不会画画、不会说话,甚至吃起东西来都邋里邋遢。阿虎爸爸觉得非常担心,老盯着阿虎看牠什么时候学会这些东西,可是阿虎妈妈却让爸爸不要担心,她认为阿虎只是比较晚开窍罢了。

阿虎妈妈还说,若老是盯着阿虎看牠开不了窍。阿虎爸爸只好忍住不再光明正大地盯着阿虎看,换成了在远处偷偷瞄着阿虎,耐心等候阿虎的开窍。

有一天,阿虎终于开窍了,牠会读书、牠会写字、牠会画画、他甚至会说完整的句子,牠说了一句“我都会了!”

把书合上的时,我心中不禁莞尔。多少时候,我们也像阿虎的爸爸那样,担心孩子这个不会那个不会;这个学不好,那个做不好。于是,我们就开始很紧张地要去“帮助”孩子成长,拼命紧盯着孩子,希望他能“快高长大”最好能一夜之间什么都会了。可是,我们却忘记了,长大是需要时间的。

多少时候我们能像阿虎的妈妈那样豁达,给孩子充裕的时间去开窍,对自己孩子有信心,相信他不是不会只是还没会罢了。

我在阅读这本书的时候,很自然就把阿虎和我们现实生活中的孩子做一个联想。看着2岁开始上娃娃班开始认字卡的孩子,看着3岁开始拿笔写字的孩子,看着5岁就要为进入小学一年级而去补习的孩子,看着一个星期七天被上学、补习和才艺班排得满满的孩子……我们大人,到底在做什么啊?

常常听到那么一句话,“怕孩子会赶不上”,到底是赶不上什么呢?若你继续和说这句话的大人谈下去,对方也可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只因为大家都在赶,我们若不一起赶的话就好像哪里不对劲了。

看来,我们都要好好跟阿虎爸爸学习,心里虽然焦急,也不要表现出来,学习放手去让时间来帮我把孩子带大,让孩子在他自己所预备好的最好 时机来开窍,而不是我们来硬硬把他给撬开。

这本《Leo The Late Bloomer》作者为美国童书作家罗勃•卡鲁斯和画者荷西•阿鲁哥,其实还有另一本书 – 《毛头小鹰》也是让家长读了会有被扫了一记耳光的感觉。这本书说的是一只小猫头鹰,爸爸想要让牠当医生或律师,而妈妈则很想要牠成为演员或剧作家。

而这只小猫头鹰也很配合,牠讨爸爸的欢心,也讨妈妈的欢心。最让人拍案叫绝的一页则是,牠独自演了一出精彩的剧,甚至同时饰演了两个不曾见面的角色 – 医生和律师,既符合爸爸的期望,也不让妈妈失望。

不过这书的结局却有了令人出乎意料的转折,小猫头鹰后来长大了,并没有踏入牠父母所期望的行业,反而选择了成为一个勇敢的消防员。

《毛头小鹰》这本绘本读起来也似乎有着画家荷西•阿鲁哥(Jose Aruego)的身影。他本身出生在菲立宾一个政治背景极深的律师家庭,在家人的期待下拿到律师执照,甚至正式执业。然而,在只做了三个月的律师之后他毅然远走美国纽约,注册成为一名设计学校的学生,在这个他真正喜欢并愿意全心投入的行业里,发展他的理想,一生创作了80多部图画书。

除了这两本书,还有一本我不得不提的是大卫.麦基的《冬冬,等一下》,故事说一个小男孩想告诉他父母外头有一只怪兽要吃他可是父母都没空理他,甚至正眼望一下都没有。最后小男孩被怪兽吃进肚子里了,走进家里还被只顾忙着自己事情的父母当成了小男孩,叫他喝了牛奶上床睡觉。

这书读着的时候是觉得很好笑,但是如果真正去仔细思考我们做父母的真的就笑不出来了。反思自己一天内到底用了多少时间忙自己的事情,又用了多少时间真正去陪伴、聆听孩子。

另外一本有异曲同工之处的绘本《卡夫卡变虫记》,故事灵感来源于著名作家卡夫卡的《变形记》。说着一个小男孩有一天忽然变成了一只甲虫,他告诉了大人却没有一个人相信他,只有他的一个好朋友相信这件事。直到最后他选择躲起来(自我封闭)的时候,父母才开始紧张。

当然故事的结局不像原著那样令人悲伤,却也足以让我们这些身为父母的在阅读之后,心里不由自主地“哎呀”了一声,脸,又感觉像被人扫过了一巴掌。

豫悦
专修大众传播,曾经是记者、专栏撰稿人,最后却选择不务正业,成为身份错综复杂的女人——三个孩子的妈、两个非营利组织的志工、一间绘本馆的掌柜。脱离不了关系的是孩子、绘本与阅读。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