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专题 > 让我震撼到痛苦的一段文字

让我震撼到痛苦的一段文字

最近我偶然读到一本散文集——周晓枫的《有如候鸟》。这么多年,我是第一次被纯粹的文字力量震撼。

纯粹到什么地步呢?比如,其中有一篇专门写老年痴呆症的。文章里没有故事、知识和道理,文字通常会给我们的东西,它都没有。它就是描述一个人因为老年痴呆症,逐渐人格解体的过程。

看得我惊心动魄,甚至痛哭一场。

这本散文集看下来,我居然有一种被修复的感觉,被磨得非常粗糙的感受系统,突然被激活了。

很多人说,文字的时代要过去了,将来是视频的天下。看来不会。

文字的表意作用、抒情作用可能会被部分地替代,但是文字本身作为一种艺术创造工具,恐怕永远是独特的。

我找到了周晓枫老师,把其中的一小段文字贴在下面,供你感受一下。

还是那句话说得好:凡是已经被创造出来的,都不会消失。

老年痴呆症
图/ 环球时报

♦ 《有如候鸟》节选

有人说,健忘是好的。就像个魔法雪橇,什么恩怨的沟坎都被掩。时间抹平沟壑,抹平她核桃般褶皱里所储存的那些词,那些精微的感知……一切,光滑、寒冷,像冰层,像镜面和锋刃,没有什么往事的棘刺能勾住她,摩擦系数变得越来越低,她从万事万物的表层滑过。

命运,要给她一个虽破碎却勉强成型的未来,还有一份因丧失痛感而带来的另类的自由。是啊,“记忆是一种相聚的方式”,如果某天彻底失去记忆,她将失去约束,也失去她用一生时间慢慢累积的亲人和敌人。

遗忘带来打击,也象征安慰。

记忆的砂纸打磨,多少铭心刻骨的爱恨都变得粗糙而模糊。从某种意义上说,记忆流失,是上苍给予人类的一份特殊礼物,它作用于摆脱那些易于让人沉陷的苦恼、哀怨、痛楚和仇恨——如果记忆不被磨损,这些不快将如影随形,烙印终生。

毕竟,幸福在人生中所占的比例微小,更多时候我们被失意、疾病和灾难主宰。忘记了,能否就此不必偿还往昔的债务,负担瞬间清零?没有储存受挫的经验和教训,忘记了“害怕”,是否谁都勇敢无畏,刀山火海如履平地?

不过,记忆真的提供了那么确凿的保障吗?不错,它是重要的储藏器,可它同样也是个容易变形的容器。某些时刻,有了记忆,我们反而丧失真相。几个记忆卓越的人回想同一桩事却大相径庭,甚至南辕北辙。每个人都言之凿凿,笃定别人撒谎。记忆天然地带有个人偏见,各自的利益和立场,不动声色地渗透进去,从而导致真相的歪曲和迷失。

小时候,她喜欢挤压塑料包装膜上均匀分布的气泡,指端压力下,破裂的小小气囊噼啪作响。她所存储的记忆将被时间压榨,她的人生将失去减震般的呵护。

不过,无论悲观者还是乐观者,多多少少都有自毁倾向,以期缓解和逐渐适应死亡的冲击。所以人们在过程中不断寻找理由,失落的亲情、受挫的爱情、背叛的友情……

受够了这些,就可以释然于最后的劫掠。人人终将陷入遗忘,像服用退烧药之后陷入安详的睡眠。无论忘情水还是孟婆汤,抹除前生记忆,死神最后把所有人都变成阿尔茨海默病患者。

忘掉表达,忘掉爱恨达至忘情,她能否获得唯婴孩才能体会的澄澈?

无善无恶,无概念的困扰;无喜无悲,无利益的纠缠;无生无死,飘浮在冥河,飘浮在丧失坐标系的虚空之中……

她是老胎儿,浑身布满新生的皱褶。往事中的羞耻或荣耀,将葬入马里亚纳海沟那样不可打捞的深处。每个清晨醒来,都是全新世界,像爱情中即将遇到的那个人。

……

文/ 罗振宇    转载/ 罗胖60秒

(Visited 102 times, 1 visits today)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