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话说快餐是这样变慢的

话说快餐是这样变慢的

友人曾在大学时期课余在餐厅当侍应生,从此一生对餐厅服务要求特别严苛,尤其对侍应生的专业。你可能会想,侍应生有什么专业?不就找个中五辍学生或连马来语或英语都说不好的外籍员工来递菜单就好?你若曾经到过一抬头就有人来到你身边问你需要什么的餐厅,或起码一抬头就有人和你四目交接,你就会理解,在你挥了三十秒的手后还没有人看你一眼是如何的不可被接受。与此同时,我为你没享受过一抬头就有人来到你身边问你需要什么的服务的人生深感遗憾。

图 / eatthis.com

马来西亚铁路(KTM)的电动火车(ETS)开跑后,马上成为我往来槟城的交通工具,造访吉隆坡中央车站(Kuala Lumpur Sentral,简称KL Sentral)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在星期五下班后赶到吉隆坡中央车站到电动火车开动前往往只有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可以吃晚餐。你可能会想,一个小时很充裕,可以吃碗面兼喝杯咖啡,还可以上个厕所。我想你没拜访过高峰时段的吉隆坡中央车站,并看过那里排队排到大厅的麦当劳。我只能说我由衷地为你没有在挤满人的时段里赶过路的人生感到幸运,真的。

我们话说回来只有不足一小时的时间,到处满座的餐厅,不晓得在卖什么的小食档,排队排到大厅的麦当劳,难吃的Subway Sandwich,和人也很多但看起并不爆满的肯德基,选择当然就是肯德基了。是的,有三次(包括最近一次)我选了肯德基(更多时候我选择不吃)。每一次都后悔,但我实在不想去挤麦当劳(而且我也觉得他们食物不见得好得了多少。),也不想在任何一家餐厅坐下点餐后,呆坐四十钟后取消离去,更倒楣的是食物上了你只能随便扒两口就走,而且还烫伤舌头。

那么,肯德基有什么问题呢?不,肯德基没有问题,是我有问题。多年前我在英国留学时每个周末都站在麦当劳柜台点餐,和友人的情况一样,我对快餐服务速度和品质有异于常人的高要求。快餐,名副其实,你当然要快才是快餐呀。还需解释吗?我能理解在高峰时段我们都必须有多点耐心,但这并不表示你可以在这头悠闲拿饮料,和同事聊两句,走到另一头取个盒子,挑炸鸡,和另一个同事再谈笑两句,然后想到拿袋子,再把所有东西放进袋子里

在吉隆坡中央车站晚餐高峰时段的肯德基里,那三次我光顾时都只有四个柜台是操作的,有另三或四个是没操作的。那四个操作的柜台都有十几个客人在排队。我看着刚刚上述动作,重复十几次,每重复一次我就想如果他能够少聊两句,就可以省十秒。若每个客人可以少等二十秒,排在第十三个的我就可以提早四分钟拿到我的食物。四分钟在一个有朋友谈笑有红酒在手的餐厅里等食物时并不久,但独自背着背包在一个拥挤的空间里排队的情况下,四分钟,很久。

我想我和友人的要求并不高(咦,刚刚不才说高要求和严苛?),我们只希望服务生做好本份。你若是侍应生,你的责任就是把关注力放在客人身上好好应付客人需求,请别站在一个角落和其他同事聊天或望着时钟发呆。对于快餐店,我们就是要快,没别的(当然请你也不要给我一隻炸老鼠。),请别悠闲地拿食物,这在赶时间的客人面前是无法被接受的。仅仅如此,很难吗?我们要求的,不过是请你们尽本份而已。

【写这篇稿时听的是赵传为马来西亚电影《海墘新路》演唱的主题曲《感谢你》。】

(Visited 96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佩
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居住在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毕业生,副修中文系;苏格兰罗伯特哥顿大学国际市场管理硕士生。先后在媒体、美国商会和啤酒公司任职,目前转而担任某电台市场经理,业余彼拉提斯教练。她喜欢西方流行摇滚和嘻哈音乐,热爱看足球并且是德国足球队的粉丝。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