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说故事的人

说故事的人

在开了绘本馆之后,接触到了一个以前在我世界里是没有接触过,也没有想象过的一个行业,那就是故事人。很难想象,在我们这个时代说故事怎么也能成为一种行业呢?可是偏偏这个行业在国外已经盛行多时,近几年亚洲各地故事人的数目也有逐渐增加的迹象。

真的要考究起来,说故事在东方其实也颇有渊源。在中国古时代,有我们比较熟悉说书人或讲古人,是一种口头讲说的表演形式。给我们的印象就是一手摇着折扇,一边摇头摆脑说着故事的书生。

在日本的旧时代其实也有一种说故事的人,叫做纸之居,是一种用箱子来说故事的方式。解说者站在箱子旁边,打开箱子就像一个播放一场电影,随着故事进展开始抽换图片,说起故事。

据说,那个时候是卖糖果的小贩,为了吸引小朋友来买糖果,就在脚踏车上,放了纸之居来说故事吸引人潮。而且故事还往往不说完,到了高潮紧张的部分就打住了,希望小朋友们为了追故事结局会再来光顾。如今,纸之居在日本已经成了刻意保留的文化之一,甚至设立了协会来传扬这种说故事的方式。

而来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说故事的人又是长什么样子的呢?现在世界各地都有着不同的故事人,有的是对儿童说故事的,也有专为成人甚至企业说故事的。在马来西亚全职的故事人或许还非常少见,但是在国外这些故事人几乎都是全职在说故事,当然除了说故事,他们也提供训练,教导人们如何说故事。

不止有故事人,世界各地还有很多的故事节。故事人是讲故事的,那么故事节是做什么的呢?就是很多故事人聚集在一起说故事的节庆!暂且不说欧美国家,其实在东南亚如泰国、越南、印尼、新加坡等国家都几乎有固定的故事节,甚至马来西亚也有每年定期举行的槟城国际儿童故事节(PINK FESTIVAL)。

去年印尼的国际故事节(Festival Dongeng International Indonesia)就让我眼前一亮,那个气氛好像是赴一场嘉年华会,连续两天都看到很多家庭都带着孩子在现场待上一整天,坐在地上听故事,甚至随着负责串场的带动员翩翩起舞。

有人说,故事是开启智慧大门的一把钥匙。所以,故事人的存在绝对有他的角色和地位。在我见过的故事人当中,并没遇见一个故事人是因为说故事而变得大富大贵,但是我所遇到的故事人都让人很容易感受到他们对生命的热诚和对说故事的全情投入。说故事,就好像是一个能让他们燃烧发光的途径。(甚至遇到了一个韩国的故事人,为了要实践到世界各地说故事的梦想而把自己的屋子给卖了!)

曾经我问过大马一位资深的故事人,为何不当个全职的故事人呢?他说,马来西亚暂时还养不起一个全职的故事人,所以他只好兼职说故事,因此,他每天都过得很忙很忙。工作日忙正业,非工作日就忙说故事的副业,几乎全年无休。

我问他,是什么动力让你如此乐此不疲呢?他说,因为孩子发亮的眼睛。后来,每一次遇到故事活动,我都会非常留意孩子们听故事时的反应和表情,真的是会让人心情发亮,觉得再怎么累都值得的那种感觉。如果你有机会看到,你就了解我在说什么了。

故事人

这几年在推广绘本的道路上,我和故事节也沾上了一些边,也开始在自己的家乡推广说故事活动,甚至办起了故事节。对我们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陌生的活动,但是一路走来我几乎还没遇到一个不喜欢故事的孩子。

看孩子们随着故事人投入到故事当中,时而掩嘴窃笑,时而神情紧张,时而拍手大笑,时而面露愁容;真的是非常赏心悦目的画面。

暂且不讨论故事可以如何激发孩子的想象力,可以如何吸引孩子进入阅读等等好处,我简单的认为,只要能让孩子透过听故事得到快乐就非常足够了。所以,爸爸妈妈们如果你有遇见说故事活动,遇到故事人,记得带孩子去听故事哦!

又或者,爸爸妈妈们也可以成为家里的说故事高手,不一定要照书读,甚至可以天马行空,随心所欲地编故事给孩子听!我担保,孩子都很照单全收的!

(Visited 213 times, 1 visits today)
豫悦
专修大众传播,曾经是记者、专栏撰稿人,最后却选择不务正业,成为身份错综复杂的女人——三个孩子的妈、两个非营利组织的志工、一间绘本馆的掌柜。脱离不了关系的是孩子、绘本与阅读。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