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过年致命伤

过年致命伤

零售商大概也知道,红彤彤过年衣是只穿一次,或两次的衣服(最多三次啦),所以他们在制造过年衣时并不十分用心,剪裁粗糙不说,材料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严格上来说,近年来很多衣服(我专指女性的)大都剪裁随便材料粗糙,十几二十块就算了,动辄还上百块,把消费者当水鱼。(然后还真的有不少人在买,你耐他何?)最最讨厌是在pasar malam卖的,印着生肖或财神或是什么过年吉祥物的大红t shirt,买了不同尺寸给一家人年初一穿。拜託,你们有点品味吧。

自Yasmin Ahmad过世后再也没有任何广告值得期待了。马来西亚的过年广告更是每况愈下,搞到我时不时要重温Yasmin Ahmad的作品来提醒自己我们曾经做出那么有水准的广告。不要降低自己的要求,不要降低自己对广告的要求。过年广告做不好就算了,竟然还做得烂这才是马来西亚最神奇的事情。今年我不幸被朋友要求看完市场上所有过年广告,看到我几乎吐血。有几个我根本无法看完。我由衷地希望这些烂广告都是低成本製作,不然就当了製作公司的冤大头。

以前我们常听到新年歌唱“新年万象更新大地又回春”,“正月里来迎春花儿开,迎春花开人人爱”,“温暖的春风吹醒了大地”,“白白的雪花消融浇灌百花开”……多少年来我们就一直听着这些不符合实情的新年歌,(没有多少个马来西亚人真正见过迎春花吧?)直到近年来(应该有十年了吧)我们才渐渐有本地自己创作,符合马来西亚的新年歌。只可惜我们爱财如命(或是写词人缺才华),所以一味地发财发财发大财,(可能新年歌手唱功差)编曲过份混杂地轰炸你的耳朵。

所有马来西亚人都知道过年是旱季,没有春暖花开,只有日照草枯。什么枝头小鸟叽叽叫,我们只有牆头冷气呼呼吹。(冷气商抗议:我们的冷气是静音的。)天气热人本来就会比较懒,要我在大热天去见我一年只见一次,而且还不是那么愿意见的亲戚,简直是要人命。因此我一点也不惊讶为何过年时商场总挤满人,星巴克要等桌子。问题是,在家要花自己的电费吹冷气,搞不好还会被不熟的亲戚说我高傲。唉,进退两难呢。

至于过年最普遍的致命伤,那些你不想,或不知怎么答的问题,让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春节自救指南》来给指点你吧。(马来西亚几时才会有这样的人才呢?)

【写这篇稿时听的是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作品。】

(Visited 87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佩
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居住在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毕业生,副修中文系;苏格兰罗伯特哥顿大学国际市场管理硕士生。先后在媒体、美国商会和啤酒公司任职,目前转而担任某电台市场经理,业余彼拉提斯教练。她喜欢西方流行摇滚和嘻哈音乐,热爱看足球并且是德国足球队的粉丝。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