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这些年我们喝下的“ 尿啤 ”

这些年我们喝下的“ 尿啤 ”

尿啤 其实是对市面上常见的商业啤酒,一种贬义的称号。我们市场上容易购买到的许多啤酒品牌,都是属于 “尿啤”。因为这类酒属于近代市场商业化下的产物,为了经济效益,利用廉价原料,酒体稀释,忽悠营销等行为,生产出这种口味清淡,淡黄色的“便宜酒”。这类啤酒对于“真正啤酒”爱好者,尤其是“精酿啤酒”爱好者来说,都是不能释怀的,所以才会冠以“尿啤”的封号,就是说喝这类啤酒就等同“喝尿”的体验。

 

“尿啤”其实是对市面上常见的商业啤酒,一种贬义的称号。我们市场上容易购买到的许多啤酒品牌,都是属于“尿啤”。因为这类酒属于近代市场商业化下的产物,为了经济效益,利用廉价原料,酒体稀释,忽悠营销等行为,生产出这种口味清淡,淡黄色的“便宜酒”。这类啤酒对于“真正啤酒”爱好者,尤其是“精酿啤酒”爱好者来说,都是不能释怀的,所以才会冠以“尿啤”的封号,就是说喝这类啤酒就等同“喝尿”的体验。

其实尿啤的祖先并不是真的如尿,是后来很多历史因素和人类的普遍味蕾,才造就了这个“如尿饮”的啤酒。这里,由于篇幅有限,就尽量浓缩,有兴趣了解可以联系笔者。

尿啤

 

……尿啤的祖宗18代……

尿啤,其实是属于拉格(LAGER)的一种。啤酒如果按照酵母来区分,基本上分艾尔(ALE)和拉格(LAGER)两种类型。艾尔啤酒酵母属于高温发酵,酒体丰富,可以酿出不同类型的啤酒;拉格啤酒酵母属于低温发酵,酒体清淡,容易入口,不过拉格不如艾尔啤酒可以千变万化。拉格最大特点是清淡、无味、容易入口,易于被一般人所接受,而且酿制便宜。

我们慢慢从浅入深,了解尿啤的三世前身,让你体会我们人类是如何把一个贵族夫人,沦为奴婢。

 

……原始啤酒……

最早的啤酒,其实都是属于艾尔型啤酒的,因为欧洲温带地区,平均温度刚好适合艾尔酵母,而且当时严格来说,其实没有拉格酵母的存在。啤酒的发明,更多其实是“无意发现”

在很久以前人们收割大麦,忘记储存,大麦被雨水浸湿了几天开始被天然酵母发酵,变成了有酒精的大麦水,人们喝了很HIGH,很爽,也就开始仿效天然的方法酿制啤酒,这就是啤酒发明史的简介版。而这些被发酵的麦汁是通过天然酵母,也即是后来被驯化的艾尔酵母。所以严格来说,真正的啤酒都是艾尔啤酒

然后经过大航海世代,欧洲人无意中从南美州,带了一些细菌回来,当中就有拉格酵母菌。这些酵母来到欧洲,与欧洲本土酵母发情,变种成新一代酵母,就如电影X-MEN的裂变,成为新一代畸形酵母。这种酵母在当时的科技,很难被分离,往往是参杂在其他万种细菌之中。后来科技进步,被法国生物学家提炼出纯种拉格酵母,以致后来才有了拉格酵母。而提炼这种酵母的最初心,就是酿啤酒。

那个最先发现拉格酵母的地方,是一家酿酒厂的实验室。实验室专门研究生物学跟啤酒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一家有良心的啤酒厂,还和当时的政府教育部有密切合作。他们成功分离了拉格酵母,愿意分享给其他酒厂,或多或少造就了拉格的蓬勃发展。而那个被分离的拉格酵母就以那家酒厂为名,取名Saccharomyces carlsbergensis。没错,就是后来的 Carlsberg 酒厂

其实,如果了解医学历史,应该知道巴斯德消毒法(Pasteurisation),一种现代医学消毒的基础方法,在医学界贡献了划时代的壮举。其实,这个消毒法的发明,是啤酒界的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故事。当时就是这些家伙为了研究如何分离拉格酵母,发明了这个可以提炼萃取拉格酵母的方法,无意间为医学界带来了无比重要的贡献。开玩笑的说,当今世界任何人只要和医学有任何一丁点关系的,其实你们都和啤酒脱不了任何关系。

 

……拉格的三生三世……

自从拉格啤酒酵母被提取后,欧洲开始大量酿制这种淡啤酒,后来在捷克 CZECH,拉格酵母成就了她的万世辉煌。当时捷克酝酿了一种淡型顺口,清香润喉的拉格啤酒,叫 PILSNER 皮尔森。从这里,发展了后续的现代商业化拉格。可惜的是,这些现代化拉格,都与她的祖先皮尔森差太多,是一代不如一代。

话说回来,让拉格成为当今世界啤酒主流,贡献最大的莫属美国了,原因有三点:

(1)18世纪欧洲大移民:18世纪,欧洲人大量移民美国,带来大量的酿酒技术和设施,成就了当今美国的酿酒文化。

(2)美国禁酒令:美国在1920年颁布了12年的禁酒令,不能进行任何酿酒活动。物极必反,恰恰让酿酒行业在这段时间暗地里蓬勃发展,才演变至后来出现的超大型酒厂。

(3)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永远是靠战争致富这种说法,在这里可以引证。当时美国参战,刚好是过了禁酒令的第2个年头,美国啤酒厂急需生意量,偏偏又遇到世界战争,所有当时几家大酒厂就联合成立合作社之类的东西,支持美国军队,推广爱国文化,潜意识上将爱国情怀链接到啤酒身上。当时他们的合作工会叫 Brewery Industry Foundation,开启了大量潜移默化的广告宣传: Morale is a Lot of Little Things,大意是“快乐来自于小行为”。而小行为就是喝酒,下图是一部分当时的广告:

尿啤

 

……尿啤的隆重登场……

通过以上三点,人们开始了解啤酒就是拉格啤酒,而后大型啤酒厂不满现状,又开始酝酿另一场世纪“幻觉”。

他们了解美国人喜爱运动节目,又了解美国人喜欢喝啤酒,是不是可以酿一种啤酒,可以一直喝,很爽,又不会让人不省人事的酒?结果一家酒厂就大量炮制一种非常淡的啤酒,加上大量广告宣传,给人印象就是要喝这种酒观看球赛才会爽的假象。结果这家酒厂发了祖宗都不认得的财富,它就是MILLER,亚洲地区也许很多人不认识,因为他们不屌你,人家发家致富很忙,还管你?

反而是BUDWEISER大家耳熟能详,但BUDWIESER 是后10年才尾随MILLER的步伐,推出BUDLIGHT淡啤酒。也许由于他们财力雄厚,反而后来居上了MILLER。下图是MILLER早年忽悠大众,说游戏就是要喝酒,喝酒就是要爽,又微醉

尿啤

就是这么多的历史沉淀,世界才开始大量酿制这种清淡容易入口的啤酒——基本上这种啤酒就是微量酒精、颜色迷人、泡沫纵横、低温畅饮的饮料。我是恨之入骨,又若离若爱的。爱在它相对的超便宜,恨在它难以下咽。人生啊,爱与恨,永远扑朔迷离。

(Visited 62 times, 1 visits today)
张城铰
旅居新加坡期间,在2013年接触并了解精酿啤酒,加入当地精酿啤酒会,并开始自酿啤酒,参加相关的比赛。2015年,考获美国精酿啤酒师初级文凭。如今,继续悠游在啤酒的世界,推广啤酒的知识,与朋友分享好酒。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