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不纸如此 > 那是我的宝宝,请勿抄袭与杀价!

那是我的宝宝,请勿抄袭与杀价!

你到文创市集买手作艺术品的时候会跟手作人杀价吗?

很多年前,当我尚未投身手作创作时,有一回到槟城参加一场学术研讨会。会后到当地旅游景点观光,在其中一摊位上相中了一个钥匙扣。那钥匙扣是木制的,里头雕了个汉字的“樂”字,我看了爱不释手。于是,就问摊主:“这钥匙扣可以算便宜一些吗?”

几年前逛墨尔本Art Centre周末艺术市集。这里有标明“禁止拍照”,所以只能远远地拍。记得啦,逛文创艺术市集,不管有没有标示,都不能近距离拍手作创意人的作品,除非你征得对方许可。这是尊重手作人知识产权的表现。(图 / 马湘茹)

没想到我只是随口杀价,那短发看起来很有个性的女摊主直接大声起来:“小姐,我这是手工自己刻的,已经很便宜了,我也是要吃饭的好不好!”当时我只觉得难堪,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虽然最后我还是买了那个钥匙扣,但却没去细想为何那女摊主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直到若干年后,我自己开始在网络、市集上兜售衍纸手工卡、小饰物等,我才终于能体会那女手作人的心情。对于手作人来说,每一个完成品都是心血结晶。那里头包含了手作人无数的尝试,他/她的思想、对美的诠释、情感的表现及创作时心情的写照。甚至可以这么说,每一个手作品即使是同一设计,它们看起来仿佛很相像,但其实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

以我自己来说,每一次完成一件作品,要把它卖出去的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心里有些不舍,一方面又为了自己的心血结晶获得赏识,还能帮助有情人传递心的温度而感到雀跃。所以,你可以理解当手作人听到类似:哎哟,怎么这样贵,就这样弄一弄粘一粘写一写我也会、我到书局买张很美的生日卡也不过才几块钱而已…….诸如此类的话语时,我们的心里有多受伤。那感觉就像你十月怀胎生下宝宝后,还被人家嫌弃宝宝长得丑!

几年前初出茅庐,第一次在手作市集摆摊。以后逛手作市集,看见喜欢的作品,如果价钱你负担的了,直接买下;如果觉得不是你心里的那个价,那就静静欣赏后离开就好。千万不要跟手作人议价,那是对他们最基本的尊重。(图 / 马湘茹)

还有一个最令手作人头疼的是,自己辛苦想出来的设计被别人抄袭,然后用来牟利。这情形在西方社会相对较少,因为他们较注重知识产权。即使是模仿别人的风格再融入自己的元素,西方的手作人一般上都会注明从哪里获得启发(inspired by)。有些甚至只不过是要使用你的作品图片放在社交媒体上都会事先征询或知会原创人。不像东方有些“创意人”大剌剌地抄你的设计外,也抄你的文字说明。有些更甚者连照片也懒得拍,直接截取你的来当宣传照。

我身边认识的创意工作者就有不少曾经历过这种被抄袭、被剽窃的事。我本身虽然只经历过一次小case的被抄袭事件,但那感觉真的不好——就好像你生的孩子,别人硬说成是她的。在衍纸界,也闹过一两回比较大的抄袭风波。可抄袭与原创这回事,本来界限也真的十分模糊,有时还真的很难定夺。所谓的原创,不也是站在前人的基础上再推陈出新

后来这么些年下来的观察后,我领悟到,我们很难去管别人要怎么做,我们只有自己精益求精,不断提升自己的水平、充实自己的内涵,等哪一天自成一家,让别人抄也抄不来。另外,与其抱怨群众不了解手作成品的意义、老爱拿它与流水线生产的物品做比较,现在我更愿意花时间去推广、开班授课,让大家自己亲身去体会手作的价值与感动。

走在这路上,其实是辛苦的,也免不了偶有埋怨、失落,但我仍然相信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并可以为这件事而努力,是有福气的!

(Visited 203 times, 1 visits today)
马湘茹
『Paper N Quill』当家的,『9号课室』园丁,是典型的书虫。本来规规矩矩地在实验室里做分子生物学研究,因为一次不规矩的出走而闯入纸世界玩得不亦乐乎。除了玩纸,也喜欢养多肉、写写字。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