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阿娘的怀旧,手作的幸福。

阿娘的怀旧,手作的幸福。

很多人到了某个年龄,会经常思考一个问题:我为了什么而活

年轻时我们有梦想有冲劲,有与人一较高下的拼劲,而后入世渐深,开始为了生计奔忙,开始感叹身不由己。某个时候,也许突然发现自己掩不住的白发,或者感觉到体力和精神下降,又或者意识到人间无常——是的,人为了什么而活?

心里有了这个疑问时,也许青春早已成了春泥,然而这是好事,意思是你将开始真正意识到生命的意义,开始朝比较自在、比较愉悦的方式过活。

“现在的我不会再想着拼命赚钱这件事,反而觉得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日子就充实了。”

沈秀容说着这话时,眼神有点远,或许心里想着的是汲汲营营的那些年月。她当过朝九晚五的打工族,也曾经摆过食档开过咖啡店,和普罗大众一样,为自己和家庭拼搏。

这些年来,也许儿女也长大了,她选择比较轻松的工作,腾出大半天时间给自己。

“时间突然多出许多,开始时也不太习惯。为了打发这些要命的闲暇,我开始动手制作手工包包。”

由于开始时只是玩票心态,有时间就拿出针线玩几招,有事时就把这些东西束之高阁。

直到我爸得了失智症后,眼见他一天天退化,很多事情即便想做也做不了,我突然感到生命有限,还能自在做点喜欢的事就是一种幸福,这才积极做起手工包,不想再浪费日子。”沈秀容说。

那以后,她做得很勤快,经常看见她在个人脸书分享她亲手缝制的包包,看得出来花了很多时间进行设计和创作。好东西很快就引起注意,很多朋友开始向她订制包包,她也愿意花费心思为朋友们设计独一无二的包包。

沈秀容不止做手提包包,也用手上的材料做文具包、暖壶包等。就设计风格而言,她走的是简约风,而且具有环保概念。比如她就不止一次,采用旧式的糖袋裁剪成手提包,可谓独具匠心。

说起制作手工包包的心得,她说:“我生来粗枝大叶,常常T恤配牛仔裤,所以我偏爱用棉麻料子做包包,贪它耐脏又可清洗。但是这些布料或是一些周边配件在我居住的地方是买不到的,所以不得不上网选购。”

她接着说:“手作原本就不在我的生涯规划中,在不经意间介入,我也乐于接受且享受,一切随缘,不刻意追求。”

尽管如此,我还是可以感觉这位手作包达人其实在进行创作时,是相当龟毛的。她聊起制作手作包的过程,从一开始的布料颜色搭配、款式设计、图样绘制,到绣图时色线的选择、文字图案的大小、摆放的位置等都做深入的考量。她说,多一根线少一根线都会影响美观。

“手作包,对我而言就是一件美术作品,哪怕我是孤芳自赏,也乐趣无穷。”

手工和量产的不同,是手感。而手感连接着的,是一个人的生命。就像沈秀容的手作包,无论式样、色调乃至包包上的用字,都透露着她当下的心情。她要的是小日子,而且怀旧的小日子,那个充满人情味的小日子。

这些年,有些朋友亲昵的唤她“阿娘”。朋友为她架设的手作包包脸书专页,也冠上“阿娘”。她本人其实也挺喜欢这个温暖的称呼,她洒脱的说:反正也真的是阿娘一个

 

♦ 预告:温暖牌新专栏『阿娘の宅』即将登场,敬请紧跟慢活时光!

(Visited 243 times, 1 visits today)
蔡羽
『一起吃风』企划总监。右手执笔,集文化人、媒体人、研究人、设计人于一身,对文化产业有独到见解;左手从商,累积多年经验,对市场具敏锐触觉。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