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人在欧洲 > 鬼城 爱丁堡

鬼城 爱丁堡

爱丁堡 虽然多鬼,却因这两个南美洲美女,怕鬼如我,也不禁再三入城,或到Calton Hill吹风看景色,或坐在酒馆里听酒鬼说故事。

爱丁堡不是我留恋的城市,然而,它却让我念念不忘,很矛盾吧。

我对爱丁堡的介绍是:要见鬼是吧?去爱丁堡。爱丁堡给我的感觉,是这城市的每个角落都发生过凶杀案,每寸土下都埋过一个死人。当地人说Calton Hill是爱丁堡最多鬼的地方,我个人则认为在黑死病流行时病死饿死过几百人的Mary King’s Close里的鬼才多吧。其实若以量来计算,曾经是监狱的爱丁堡古堡里的鬼魂应该最多,其次是大街上的断头台。看,爱丁堡是不是住满鬼?

秘鲁美女律师卡丽娜嫁了个苏格兰帅哥老公而迁居到鬼城爱丁堡,我们在夏天相聚时到爱丁堡公园野餐,躺在草地上聊了一个中午,离开公园时肤色黑了几分,匆匆赶到城市的另一边出席卡丽娜三岁儿子的第一场足球友谊赛。

爱丁堡

卡丽娜的儿子有个秘鲁名字,意思是“王子”,这小王子是卡丽娜的自创儿童餐具品牌的代言人。我不晓得卡丽娜是不是个好律师,我想她也不会有答案,因为她没有机会执业。英国政府不承认秘鲁律师执照,毕竟两国法律不同。无法执业的秘鲁美女律师只好另寻出路,十年内从在银行工作至自创品牌;从工作瓶颈到婆媳问题,差点放弃婚姻,一路走走跌跌,她脸上的笑容和南美洲人特有的热情从来没有减少半分。

和卡丽娜一样从南美洲移居过来北半球的卡洛,是哥伦比亚美女。(美国最高薪电视女演员苏菲亚也是哥伦比亚美女。)卡洛虽然也年轻,但性格比较沉稳。好几个夜晚我们在厨房里谈爱情谈婚姻谈事业谈理想,两人一晚喝掉三瓶红酒,隔天各自准时起身上班。十年后的今天,她已是一个部门主管,管理当初一群看不起她的英国老男人。

我欣赏欧洲男性的一点是,他们普遍上尊重女性的事业。卡丽娜和卡洛的丈夫无独有偶地,视支持太太的事业为己任。当太太在为事业冲刺时,他们主动担当起处理家事带小孩的责任,让太太专心为自己的事业打拼。

爱丁堡虽然多鬼,却因这两个南美洲美女,怕鬼如我,也不禁再三入城,或到Calton Hill吹风看景色,或坐在酒馆里听酒鬼说故事。

(Visited 42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佩
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居住在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毕业生,副修中文系;苏格兰罗伯特哥顿大学国际市场管理硕士生。先后在媒体、美国商会和啤酒公司任职,主業五金市场经理,副業彼拉提斯教练。她喜欢西方流行摇滚和嘻哈音乐,热爱旅行和足球賽。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