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人在欧洲 > 鲍岑 有监狱和芥末酱

鲍岑 有监狱和芥末酱

鲍岑 监狱已被改造成纪念馆,墙上挂着的“曾经被关在此监狱的著名政治囚犯”照片,我一个也不认识。大大小小的说明里只有我看不懂的欧洲语言,无奈。不过其中一张照片里的人有着阳光笑容,看起来年轻又帅。我指着那张照片问朋友,这是谁?

朋友说,既然参观了奥斯维辛集中营,我们顺便到Gedenkstatte Bautzen(中译:鲍岑监狱)走走吧。所谓顺便,是开了三个多小时车入境德国东部一个小镇,参观的是二战时期的政治监狱

鲍岑

Bautzen是个宁静的小镇,路上没什么车,镇上也不见高楼大厦。鲍岑监狱已被改造成纪念馆,墙上挂着的“曾经被关在此监狱的著名政治囚犯”照片,我一个也不认识。大大小小的说明里只有我看不懂的欧洲语言,无奈。不过其中一张照片里的人有着阳光笑容,看起来年轻又帅。我指着那张照片问朋友,这是谁?“啊,这是Julius Fucik,记者,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他为何被捕?“他在纳粹占领捷克斯洛伐克时反纳粹政府。”噢。He was a good writer,朋友轻松补说。

后来我才知道Julius Fucik死后在1950年被追颁国际和平奖(不是诺贝尔和平奖),他在监狱里完成的《绞刑架下的报告》(Notes from the Gallows)是全世界共产党党员必读物,也算是世界级的文学作品

鲍岑

从鲍岑监狱出来,我们到Bautzen镇上扫货,买的是德国最好的百年芥末酱品牌。所谓扫货,是买了两大箱超过20瓶芥末酱。朋友在忙着把不同口味的芥末酱搬到柜台的同时和店员解释说,这个牌子在西德超市买不到。店员直说不可能,德国人都只吃Bautz’ner。我心想,那买不到Bautz’ner芥末酱的西德人都不吃芥末酱了吗?

Bautz’ner芥末酱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或它是否是芥末酱的“古早味”?我的那瓶还在冰箱里还没开瓶,目前无可奉告。

(Visited 23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佩
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居住在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毕业生,副修中文系;苏格兰罗伯特哥顿大学国际市场管理硕士生。先后在媒体、美国商会和啤酒公司任职,目前转而担任某电台市场经理,业余彼拉提斯教练。她喜欢西方流行摇滚和嘻哈音乐,热爱看足球并且是德国足球队的粉丝。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