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吃风专题 > 黑橄榄 来了,山猪先肥了!

黑橄榄 来了,山猪先肥了!

黑橄榄 的确越来越有名,不但从山里走入寻常百姓家,如今还被外地游客视为具有代表性的砂拉越特产。这些年来,随着研究日多,人们对黑橄榄的认识也越多,就越是懂得开发其潜能。除了直接将黑橄榄加入烹调料理中,许多相关的加工食品也陆续问世,比如黑橄榄油、美乃滋、脆饼等。还有人采用它制作成手工皂,也得到不错的回响。

 

砂拉越有很多风味独特的野生水果,喜欢的人见之垂涎,吃不惯的人不屑一顾,黑橄榄(Dabai)就是其中之一。

黑橄榄是季节性水果,跟榴莲大概是好兄弟,两者的盛产季节通常同时期。然而黑橄榄对产地更为挑剔,只有砂拉越中部地区——如诗巫、泗里街、加帛等地才有条件产出,其他地方则未见踪迹。

黑橄榄
黑橄榄和榴莲的季节通常“在一起”。(图 / 蔡羽)

住在山里的原住民据说很早就食用这种野生水果,并且带到市集售卖,售价则依品种、体积、新鲜度、产地和产量而定,逛市集时可要费点心思查询了解一番。由于黑橄榄不耐存,通常一两天后新鲜度就大减,因此在市面上的价格滑落也很快。

我曾经趁黑橄榄盛产季节,到诗巫中央市集采购,几乎每个蔬果档口都有在卖,还有很多原住民的小地摊也摆上三五种甚至更多的黑橄榄。有些小贩很健谈,会略微解说不同品种的黑橄榄之间的差异,或者递上亲手腌渍的黑橄榄让你试吃。

 

……肥腻腻的奶油口感……

不记得是在什么情况下,第一次吃黑橄榄就觉得肥腻,那时没有特别喜欢,但还可以接受。忘了又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年的黑橄榄盛产季节我务必要找来吃,而且一吃就停不了口。它和榴莲一样,有一种魔力,一上瘾就戒不掉。

看见网上有人点评黑橄榄的口感类似奶油,倒是挺贴切的。咬破薄脆的黑色果皮,那灰白带点浅黄色的果肉吃起来的确有像奶油,而且还带点微咸微酸,很特别。

黑橄榄
调入酱油和盐或糖是黑橄榄一般的吃法。(图 / 蔡羽)

黑橄榄必须稍作料理才好吃,方法很简单——将新鲜黑橄榄洗干净,在热水中浸泡约10分钟,待果肉变软后,可以直接吃;又或者调点酱油,再加点糖或盐一起吃都行。若用来下饭配粥,黑橄榄特别令人开胃。至于热水浸泡那个工序,我家试过以密封装罐在烈日下曝晒,一样可行。

此外,炒饭时加入黑橄榄,也是地道的砂拉越吃法。还有人脑筋急转,将黑橄榄用于制作千层糕、三文治、沙拉或冰淇淋等,都倍增舌尖风味。

 

……营养丰富的小黑……

有一种流行的说法,认为越是深色的食物,营养就越丰富。我不确定这个说法有多准确,但是根据砂拉越农业局与大学、私人企业的研究,黑橄榄证实拥有很高的抗氧化功效,是个很有营养的水果。我记得老一辈人也有这样的说法——看见树林里的山猪肥了,就是黑橄榄的季节到了。

黑橄榄
黑橄榄在福建话里叫 O-kana。(图 / 蔡羽)

黑橄榄属于热带橄榄科,其果树可以高达40至50米,而且雌雄异株。黑橄榄的果实呈椭圆形,但有些较长,也较为大颗,坊间说法是长形的比较好吃。

Dabai 是马来人的叫法,福建人叫它 O-kana,字面即“黑橄榄”,有说其中文名称正是由此而来。

 

……黑橄榄的前途光明……

日前在街边档口购买黑橄榄时,有一组年轻游客走过,其中一位女生喊住同伴,指着档口说:黑橄榄啊,旅游手册说在砂拉越必吃

黑橄榄
黑橄榄已经引起许多游客的注意。(图 / 蔡羽)

黑橄榄的确越来越有名,不但从山里走入寻常百姓家,如今还被外地游客视为具有代表性的砂拉越特产。这些年来,随着研究日多,人们对黑橄榄的认识也越多,就越是懂得开发其潜能。除了直接将黑橄榄加入烹调料理中,许多相关的加工食品也陆续问世,比如黑橄榄油、美乃滋、脆饼等。还有人采用它制作成手工皂,也得到不错的回响。

根据媒体报导,就连黑橄榄的果核原来也有大用途,比如可以制成烧烤食物用的炭,据说烟少而且带香味;果核内的核仁,也是另一道好吃的零嘴。

(Visited 131 times, 1 visits today)
蔡羽
『一起吃风』企划总监。右手执笔,集文化人、媒体人、研究人、设计人于一身,对文化产业有独到见解;左手从商,累积多年经验,对市场具敏锐触觉。

类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