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彳亍潮湿的记忆   

彳亍潮湿的记忆   

 或许我该勇敢一点/ 或许只差那么一些

有时我在猜想你话里的感觉/ 我到底是不是那个主角

 

刚好来了一些雨点/ 刚好你也靠近一些

发挥我自私又绅士的优点/ 让我的大衣成为我们的屋檐

 

湿漉的街/ 同步的鞋/ 太像电影浪漫情节

虽然不在巴黎/ 只有斑驳墙壁/ 沉闷雨天竟有秋天花园的诗意

 

雨别停歇/ 街再长些/ 下一个雷声我就坚决

告诉你我想你已不能停歇

可是你太专心看着雨景/ 我的声音都成了配乐

 

以后若是还有六十年的岁月/ 我会买间房子住在这条雨街

每次下雨都是纪念

雨夜
图/千库网

依稀记得那个夜晚,听《雨街》这首歌时,外头恰好下着雨,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我正趴在床上翻阅几米画册《向左走,向右走》。歌曲的意境似乎从想象飘了出来,进入画册,画册内的图像倏忽动了起来,雨也哗啦啦下了,记忆开始潮湿,渗透画册的每一页。

雨滴拍打在伞上,从不想得到滋润的表面滑落。雨把我下班步行到巴士站的时间给缩短了,它带领我的思绪展开无尽的翱翔旅程。我曾想,可否撑着伞的同时也拿着一本书阅读,那么,思绪不会飘得太远。可是我却太疼惜书本,深怕它感冒。

瞬间,我的思绪被硬扯回来。一个女生在我毫无防备之下偷袭了我伞下的私人空间。她看似二十多岁,微卷的长发被不大却细密的雨水淋得有点儿黏腻。她微笑,轻松得好像熟稔我的朋友,用英语告诉我要“搭脚儿”去路口,也没问我是否方便就对我说谢谢,我亦爽快地笑着点头,向她说不用客气。

那一小段路,我与她都没有打扰周遭柔美的雨声,直到我向左走,她向右走,以轻快的步伐跃出我的伞庇,再以“谢谢”作为萍水相逢的结语。

与每个人擦肩而过的感觉总有一抹淡淡的美,不论是愉快或不愉快。有时我记起教过我的中小学老师和补习老师、失去联络的同学、一些很久没见面的朋友、未能成为老友的朋友、前同事、为公司做打扫的谢世阿姨、巴士站聊天的朋友、轻快铁车厢内见过的某个面孔……这些人都是一路来延续我故事情节的角色,堆砌我想法、形成我观念的元素。或许这就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向左走,向右走》画册的男女主角兜兜转转后,圆满落幕;《雨街》歌词中的浪漫故事则是一种缺陷美。前者是命运开爱情的一个玩笑,不由得人掌握;后者是勇气或许能改变的结果。

当我关上画册,起身关灯,准备睡觉时,我下意识地望出窗外,希望能望到雨街,可惜雨街从来就不是属于这扇窗的风景。我想,《雨街》之所以浪漫、深刻是因为雨街成了“我”现实生活中永远的纪念。

 

歌曲:《雨街》

个人口味(5颗星为满分):3颗星半

作词:李志清

个人口味(5颗星为满分):3颗星

作曲:李志清

演唱:黎升铭

专辑:《盗墓手》,2006年

Save

(Visited 213 times, 1 visits today)
豪迈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巧言令色,鲜矣仁。喜欢用文字说话;喜欢听歌词、说电影、偶尔在大庭广众唱唱歌。虽是马来西亚人,却竭尽所能地追求标准华语。曾在利物浦拿了张毕业证书,目前卖字糊口。

类似

2 thoughts on “彳亍潮湿的记忆   

Comments are clos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