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人文专栏 > 投降

投降

前几天和同事两人开车到新加坡出差,出境马来西亚海关时被挡了下来,说我欠高等教育贷款被禁出境。当下愣了好几秒,脑筋完全转不过来。后来事情顺利解决,当然花了点时间。

我记得在我愣了几秒回过神来后,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是:“What?”当时我已经被引到海关办公室,室内有四个海关人员。其中一个回我说:“这是我们系统上显示出来的资讯。”再接了一句大意是我若不满或不信可以到他们总部询问。

003a

海关办公室内有四个海关人员,一个明显是上司或级别最高的官员,懒洋洋靠著椅背一副无关紧要地坐著,嘴角带著轻蔑的笑意,冷眼看著我。几分钟的交涉过程,他就那样轻蔑地笑冷眼地看著。直到那个一直在和我对话的那个官员转向他,询问是否应该带我到另一个不同的部门查证,他说:“Baik juga, bagi dia puas hati.”(好吧,让她甘心。)不甘愿地从他坐暖了的椅子上起来(他不胖喔),领我到另一个部门去。

到了那个部门他说了来意,那几个坐在相近位置上的官员全部当场笑了起来。丝毫没有隐瞒他们对我,或对这件事情的轻视,都把这件事情当笑话来看,而且完全没有一丝尊重。最后也不过再次打开我刚刚已经看过了的页面,指著说:“看,你的名字在这裡。”(告诉你,当下我只安静地看著那个官员的脸想著我下一步该怎麽做,连眼角都没有瞄到他的电脑荧幕,哼。)

要知道,愤怒到了极点,是不会发火的。尤其是对著常常没事就引起你的怒气的那些人或事。

有好几年因为工作关系常与不同部门的政府官员开会,其中接触比较多的是海关人员。不是在坐在移民局或关卡那些,而是坐在总部,制服肩上有好多划,胸前总有几颗星那些。一样的坐姿,一样的语气;一样的笑意,一样的冷眼。

为何当下在新山海关我没有发火?因为他们的动作语气于我都太熟悉了。和他们开谈,是与虎谋皮。而我,在好几年前已经投降。人生苦短,我不再把时间浪费在不值得的人事物上。

【写这篇稿时听的是加拿大The Strumbellas的Hope专辑,特别推荐Spirits和Young & Wild。】

Save

Save

(Visited 144 times, 1 visits today)
阿佩
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居住在吉隆坡。马来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毕业生,副修中文系;苏格兰罗伯特哥顿大学国际市场管理硕士生。先后在媒体、美国商会和啤酒公司任职,目前转而担任某电台市场经理,业余彼拉提斯教练。她喜欢西方流行摇滚和嘻哈音乐,热爱看足球并且是德国足球队的粉丝。

类似

One thought on “投降

Comments are clos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