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主页 > Author: 阿佩

我偏爱的 赫尔辛基

赫尔辛基

赫尔辛基 和阿伯丁一样,灰灰的,冷冷的,空气却很清新,整个城市没有灰尘,正合我意。忙碌的大街对面的商场外挂着4层楼高的彩色广告看板,某个知名化妆品牌卖腮红。模特儿是个有胡子的漂亮男生,脸上不止上了腮红,还有睫毛眉毛口红粉底,仰着脸冷傲表情仿佛表态 I don’t care about your opinion。我很后悔没有拍下那广告。 多年前看了一部芬兰电影,说的是芬兰北极圈没有日光的长冬里的少年自杀故事。自此开始向往芬兰。半年没有日光?Cool,适合不爱炎日的我。但芬兰是多么的...

文明国里的 种族歧视

种族歧视

That’s bad,我说。是呀,卡洛说,瑞典人可以很友善,但要他们真正接受不同肤色的人其实并不容易。如果这样的事情一再发生,总有一天他们会变得不友善。 在Stockholm酒吧搭枱看球赛那天,认识了卡洛。他父亲从智利移民至瑞典,他则在瑞典出生长大,西班牙语瑞典语英语流利。 卡洛在大学念的是社会学,自毕业后一直无法找到工作,最后他只好在一家连锁餐厅当厨师。我说当厨师很好啊,一技之长。但他不喜欢当厨师。那怎么办,我问。我们坐在半山露天咖啡厅看着海港,那海的颜色和希腊的完全不同...

瑞典 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二之二)

人在欧洲

我喜欢 瑞典 小镇的宁静和干净,喜欢北欧历史丰富,是一个不一样的文化。只是我受够了亚当和詹姆斯,我只爱榴梿树。 如果你以为我只去过 Stockholm 就判定瑞典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你错了。这是我和德国朋友花了一个星期到瑞典其他市镇(乡下)自驾游后的共同结论。 这一个星期里我们去了 Ostersund、Uppsala、Sigtuna 和一些忘了名字的小镇,还特地查过 Lonely Planet 挑选景色最美的公路。结果自离开 Stockholm 后沿路两侧都是树。树也不是不...

瑞典 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二之一)

瑞典

不知道 瑞典 人是真的无聊,还是他们比其他国家的人更懂得珍惜身边事物,单单在Stockholm就有超过70间大大小小的博物馆!我必须说,能办这么多主题不重复的博物馆也是一种本事,搞不好这就是因无聊而激发的创意。 瑞典是一个很无聊的国家,真的。若不是朋友移居 Stockholm,德国朋友没到过北欧,我想我不会重游这个城市。 说来这已是一年前的事,事逢足球世界杯赛事,订机票时没看好世界杯赛事行程表,我在小组赛德国对韩国,瑞典对墨西哥当天抵达 Stockholm,当时德国友人还在...

鬼城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虽然多鬼,却因这两个南美洲美女,怕鬼如我,也不禁再三入城,或到Calton Hill吹风看景色,或坐在酒馆里听酒鬼说故事。 爱丁堡不是我留恋的城市,然而,它却让我念念不忘,很矛盾吧。 我对爱丁堡的介绍是:要见鬼是吧?去爱丁堡。爱丁堡给我的感觉,是这城市的每个角落都发生过凶杀案,每寸土下都埋过一个死人。当地人说Calton Hill是爱丁堡最多鬼的地方,我个人则认为在黑死病流行时病死饿死过几百人的Mary King’s Close里的鬼才多吧。其实若以量来计算,曾经是...

鲍岑 有监狱和芥末酱

鲍岑

鲍岑 监狱已被改造成纪念馆,墙上挂着的“曾经被关在此监狱的著名政治囚犯”照片,我一个也不认识。大大小小的说明里只有我看不懂的欧洲语言,无奈。不过其中一张照片里的人有着阳光笑容,看起来年轻又帅。我指着那张照片问朋友,这是谁? 朋友说,既然参观了奥斯维辛集中营,我们顺便到Gedenkstatte Bautzen(中译:鲍岑监狱)走走吧。所谓顺便,是开了三个多小时车入境德国东部一个小镇,参观的是二战时期的政治监狱。 Bautzen是个宁静的小镇,路上没什么车,镇上也不见高楼大厦...

炎日下的 奥斯维辛集中营

奥斯维辛集中营

奥斯维辛集中营 在波兰南方,是个漂亮的地方。到处都是葡萄园、葡萄酒庄和啤酒花园(种啤酒花的农地)。波兰南方最大的城市是Krakow,波兰第二大城市,曾经是波兰首都。从Krakow到奥斯维辛集中营车程约40分钟,炎日下一路经过大大小小的葡萄园和啤酒花园,怎么看都不像是开往一提起就令人心情沉重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说到鬼,这世上比奥斯维辛集中营(Oboz Koncentracyjny Auschwitz-Birkenau)有更多鬼的地方,大概没几个了吧。在二战期间,纳粹军在这个集中营“有系统...

巷尾的 老酒馆

老酒馆 ——十年前在那个时间点上,来自不同国家的我们在阿伯丁巷尾那家老酒馆里遇上。虽说不上是莫逆之交,友谊倒是如细水长流。十年后独自旧地重游,酒依然那么香,坟场也还在,quiet beer只好一个人伴着回忆喝了。 当你重复观光同一个城市,或在那个城市逗留过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一定会有固定光顾的餐馆或超市。在苏格兰阿伯丁,有一家在巷尾的老酒馆,是我的心头好。这家传统英式老酒馆门面低调,内部没什么大手笔的装潢,有球赛的日子支持其他国家球队“倒英”(苏格兰人视英格兰球队为敌),没球赛的日子听歌看BBC

每个人都喜欢 布达佩斯

布达佩斯 於我而言,就只是一个有皇宫有教堂和刚好有条河经过这座城市中间,而这条河,不是蓝色的。   我想,如果我有看过布达佩斯的夕阳照在他们在多瑙河岸边的皇宫,或许我会喜欢这个城市。但很遗憾的,我在布达佩斯住了三个晚上,黄昏时我都刚好不在河边。所以布达佩斯於我而言,就只是一个有皇宫有教堂和刚好有条河经过这座城市中间,而这条河,不是蓝色的。 我在布达佩斯火车站等候买往布拉格的火车票时,和身边的乌克兰女生聊了起来。她问我喜欢布达佩斯的什么,不喜欢的又是什么。当时是我在布达佩斯

美丽的 苏菲亚

美丽的 苏菲亚 ——当中我有走开吃了个晚餐看了场球赛,给他买了杯咖啡。到晚上八点多他过来,说他下班了,吩咐我不要忘了拿背包。我有点舍不得他离开。虽然我们聊不多,也不深,但看他勤力工作让我感动。我算了一下,他也做足12个小时了吧。我给他抱抱,跟他说再见。明天不见到你了,但我会记得你。   苏菲亚(保加利亚的首都)并没有在我的行程里,但阴错阳差我到了这座城市,并逗留16个小时。 我在清晨七点多抵达苏菲亚。早上的火车站很繁忙,我走进一家在火车站内的当地便利店,要了一杯热咖啡,才

Top